25.4.13

生命脆弱,每過一天都有每一天的珍惜和感恩。如果大家真有領略生命脆弱,還會把力氣花在無謂的流言傳播、是非糾纏與人事鬥爭嗎?愛自己想愛的人,做自己想做的事,有夢有理想,把實踐的姿態活出來,過程已經是收獲與得到。如果真的明白時間有限,把心力集中在你真正關心的人與事,那麼你在生命所得到的,都是精華。幸福的簡單,就是這麼來的。

21.4.13

紐約夢

住過星級豪華酒店不知凡幾,但數到念念不忘的,還是在紐約下榻的The Carlyle。

落地玻璃外的曼哈頓市景,無論晨昏,無論天色如何變化,都是一片繁華若夢。

這是一個有夢境襯托的房間。

太冷靜?

不懂為何,完全投入不到大家謾罵楊紫瓊的情緒裡頭。她在政治晚宴上力挺某人,我真的覺得,她有選擇的自由意志。她說的話,我在想,搞不好,在她的地位,她眼中看到的實境,就是如此「歌舞昇平」。(因為她擁有的身份位置,是社會結構金字塔的頂端,再亂也不會亂到她頭上去)

另外,令我大大不解的是,為何大家那麼投入她所演的角色?那就只是一個角色。她在宣傳期講的話,是一個演員對角色對故事的信仰、心得,不代表她現實就是如此。也許,我不曾對她扮演的這個角色有過任何個人投射吧?在這之前,沒有因為她演了昂山她代表這個角色講的話而感到驕傲,是以今天,也沒有任何希望破滅的憤慨。如果憤怒底下,是擔心她的影響力,令選情有變化,那倒是可以理解。那為何不針對這個擔心發揮一個選民的正面力量繼續為自己支持的政黨拉票,而是把力氣放在反攻她身上、把關注集中於挑出她的角色和現實的反差呢?

Closure

如果可以面對,內心的確有許多功課要做,許多糾結需要梳理。至於先處理哪一樣,很難歸類「緊急」與否,憑感覺吧,更多時候,是萬枝同根,在層層疊疊情緒、感受之下,是來自一個源頭。只是,要找到那個源頭啊.......談何容易。關於內心的澄明。

有些功課完成了,是怎麼知道呢?是回頭一看時,千舟已過萬重山,那樣的輕盈,自在,和感恩、飽滿、愉悅。

同一件事、同一個人.....心中再次連接、碰觸,所有的情緒,真的已經過去。曾付出的情感、需要割捨的情感,統統在後來回歸身心,滋潤自己。

只是也有好些來不及好好說再見的,我覺得,所有的感傷、悲哀、痛苦、糾結、不甘、眼淚,來到最後的最後,還是需要一個closure。那是給自己的一個儀式。

所有的儀式,代表一份尊重。尊重曾有的交集與發生。

事件、對象是誰,已經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所帶出的,自己需要處理的生命課題。

於是自己在心裡,來一個「告別式」。珍重地,說再見。

再見也好,再也不見也好,都是再見。

有你的風景已經過了,我下站了。

謝謝你。

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