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13

在舊的內心對話、思維模式裡鑽,鑽得自己夠辛苦了,

忽然間,問自己:這樣的「感受回應事件方式」不是出現過無數次了嗎?

為什麼?

為什麼每當別人「這樣」,我便很理所當然地墮入「那樣」的回應/感受格式?

為什麼?

反問自己的剎那,有條經絡,開始通了。


6.1.13

很少做夢,所以昨晚(其實是今早)的夢,記得了。

在夢裡跟你和好。

我把你的手拉到臉龐,輕輕摩挲。

那手心的溫度。

這是從來沒有處理過的在乎吧。

深不見底的愛和疼惜。

原來那裡頭還有愛和疼惜。

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