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1.12

其後

對於人與人之間的投射、反射,越來越圓熟通透之際,

我很認同『我看見的你是我自己』,

但同時察覺到,

如果想要為自己脫罪,

也很容易對別人的指控當作『你看見的我是你自己』,

無需為自己負責。

其實啊,其實,

他看見的我是他自己,沒錯,

不代表他看見的『我』,並不存在。

如果我抗拒他說的『我』,並且很聰明地: 『Cheh!他把我看成這樣,因為他自己是這樣啊!』來自我開脫,更證明,那是事實。

因為有這樣的我,才讓他有所投射,才讓我對他的投射有所反應。

發生什麼事不是最重要,別人說了什麼也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是自己當下的反應。察覺那個反應,會瞭解自己多很多。
在機會和人情之間,不是不知道怎麼做選擇,只是有時候是身不由己。

+++++

心神恍惚地過了一個禮拜。

+++++

很多事情發生以後,回頭一看,發現,自己依然是「如果我愛你,我只希望你過得好」,這樣的人。

+++++

擁有文字才華真好,能將統統無形的,變作有形。

擁有見識真好,能將很多人視為稀奇的,視作平常。

擁有自信真好,因為我只在乎,我怎麼看自己。

+++++

不管我怎麼透過文字坦蕩地剖析自己,你看到的我,永遠都只是局部的我。

一個人的全部,是無法透過文字全然呈現的。

相處上的我,會完整一點。

+++++

活得誠實一點,真的會自在一點。

+++++

享受物質,但我其實並不需要通過擁有物質才能快樂。

同樣的,我享受成功/成就,但我其實並不需要透過擁有成功/成就才能快樂起來。

所以,我活得很實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