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12

失去

看到Len貼上《上班族媽媽的一天》的漫畫,
我腦海閃過:
為什麼我毫無動機想要成為一個母親?
答案直接跳出來:
我不想失去目前的自由。

結論

D人唔知自己想點又拖埋你落水,係會好嬲的!

5.7.12

依然生氣

依然還是生氣的,
對於深深的失望,
對於感受到的莫名其妙,
感受到的不負責任。

以前,會介意自己生氣,
無關優雅與否,
而是某個程度上,
生氣代表自己在乎,
在乎令人覺得脆弱。
結果連生氣也不敢,
不見得強壯了多少。
那就敢敢生氣,
姿態不好看沒關係,
辛苦也沒關係,
狠狠生氣一回,
痛快就可以了,
清理清理。
然後呢?
然後當然還是要生活的,
在所有感受的升起浮沈之間,
日子還是要過的。
還是會有其他事會令自己快樂和發亮的。
所有的感受都是訪客,
叫什麼名字都好,
過門都是客,
不可怠慢。


堅嬲

有種莫名其妙被人耍了一頓之感,
乜都你講曬,想點就點,
鐘意就返來揾你,
唔鐘意就“我好累唔想同你傾”,
咩事呢?
要腦殘兼自尊賤過地底泥先至可以繼續做朋友。
我放棄(其實已經放棄過)。
佛都有火要鬧多句撲街。


香港啊

有時候,在香港生活的壓力會被自己不小心忽略掉。做事的節奏掌握在一定的效率之內,拿著手機在地鐵就是上網回復電郵。然而,相比其他朋友的忙碌,我顯得清閒,開cafe的R說我簡直是半退休狀態。發現自己無論在那個城市生活,都在不刻意的狀態下,活出一種無法被同化的格局。我想,我就是這麼清晰自己要什麼的一個人,總找到一個屬意的方式和姿態,過自己要的生活、保持一種生活品質。壓力不是沒有,只是再也沒有故意去淡化,就不特別濃重,所以會被忽略。香港啊,六年了。還會住上一段日子的。

4.7.12

自作多情

讀者跟我傾訴被朋友取笑自作多情的難堪。嗯。我想說,自作多情,也是人之常情(是啦,什麼都賴人之常情啦),我也試過,也被人“取笑”過,然後呢,在無人能體恤下,還要為自己的自作多情道歉(咩事呢!),實在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承擔力。其實啊,自作多情是表象,想深一層,要明白的是,會把訊息放大,說穿了,也不過是透露了心深處對愛與被愛的渴求,也是人的本能。這個自己,其實需要被憐惜,怎麼可以嫌棄?有一天我超越了這份難堪,走回去擁抱這個自己,就忍不住哭出來。我只是喜歡被愛而已。我們都要懂得跳過表面去看看自己。全世界都可以對這份感覺不人道,但一定要懂得對自己慈悲。

紐約嗎?

原來Montreal飛紐約很近。
8月尾9月頭的紐約是什麼天氣?
想起紐約有好幾家餐廳是我想吃的,可以安排試菜。
有酒店贊助。
可是要弄簽證。
紐約嗎?

3.7.12

人非草木

好朋友說,我是非常少數,會對於愛上一個以外的對象而不感到罪惡/羞愧的。(文嫦又要跳出來說:因為你總是自我感覺良好呀!)(為什麼我會如此自我感覺良好?我也不懂。也許我出生時,助產護士也對我很溫柔地說:你很美麗、你很強壯、你帶來很多歡樂.......?)

作家友人深雪說:“人非草木,動情是正常得不得了的。”我想說,即便是草木也有情感(有很多跟草木對話的人都能證實這點吧!),何況,是一個每天生活在感受當中的人?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千絲萬縷地存在,生活和生存,都脫不了跟他人的聯繫與互動。我們就算沒有見過面,可是天天在網上閒聊幾(十)句、看看部落上的文字、交換一些想法,都會變成習慣,都會產生感情,更不用說在現實中,遇到一個分外投契或者對你很好讓你感動的人,動心和動情都很自然不過的。拼命打壓自己的感情,還有人道可言嗎?好幾年前,曾經對一位於道德和愛情間掙扎的朋友講過一句:“他(那位第三者)對你那麼好,又跟你更合得來,妳不愛上他,妳還是個人嗎?”結果釋放了她。我說的,都是人性化的答案。不是所有的事,特別是感情,能以是非黑白來界定。就算有對與錯,都要看看你的標注放在哪一把尺上?放在道德標準上是錯,但放在忠於自己的層面卻是對的,你會說這是對,還是錯?

穩定的感情關係會有其溫馨,此外可能有機會遇到令你心動的對象,其實,別急著審判自己的感覺,就好好享受那再動情的美麗吧。輕鬆一點。人,其實可以輕鬆一點也勇敢一點面對自己的情感需求,以及人性的複雜性。不要以為複雜就是負面和困難的,看得透、面對得了,複雜是一種強大的力量,也可以隨時變成一種簡單,而不是偽簡單。而我說的這一切,也不過是一種自我瞭解。

愛很簡單

愛很簡單,人性很複雜。

漸漸地,因為一再被感化,所以回歸了,愛的簡單。

譬如,如果我看到你的自私,我不會因為你的自私而嫌棄你,我就連你的自私一併愛了。當然也關係到,我能看到你的自私,那是因為我身上也有類似的特質。我能愛自己,便能愛你。

關於傷害與受傷之間,是永遠,永遠沒有最好最完美的相處和處理方式。但有一天,如果你能體會,你能看見,傷口的溫暖,從中瞥見的愛,遠勝形象潔癖,孤僻冰冷的“完整”,便能明白,傷害的意義。(不知怎地,想起亦舒說過的一句:我倆的感情再多瘢痕,也遠勝泛泛之交無懈可擊的客套。)

我感謝為我放下身段的人。身段那麼低,卻讓我看到你的頂天立地。

對人,我總是真心的,雖然執行起來不完美也不完善,那就是我人性化的一面。人,總有自己的習氣脾性。我很感謝每一個跳過我表層的,人性中的坑坑洞洞,看到我的真心,與我相愛的人。

我喜歡好友J說的“真心遇上知心”,形容一段相遇。靈魂的相濡以沫。有些感動,無法形容。

人世變幻無人能測,重要的是,我曾經擁有這樣的感動,那是生命重要的養分。感動的滂湃和甜蜜也許很短暫,但那個感懷會常常回來。這也是愛的感化:因為體會過一些很難得的感動,我成為一個懂得珍惜和感恩的人。






防水相機

有那麼多不能錯過的海底美景,應該是時候給自己物色一部可以防水的數碼相機了。

2.7.12

消化

有時候,也不是馬上就能感知到本身受傷的感覺,需要一些時間消化,撥開面層的枝葉,讓埋藏在土裡的主根慢慢浮現,才意識到:當時我會這麼說,這麼反應,原來是因為,我感覺受傷了。一個人感受的體會層次,還真的不簡單。

體貼

親愛的Len公開“徵禮”,友好們紛紛響應,有人來遲一步無法作出“貢獻”,Len的回應是這樣的:“绍康啊,我很真心的问一声,如果我说不用了,因为不想你花钱,你会不会觉得我不够爱你? 不看重你? 如果你会我就跟你要东西,如果你不会,我就说我希望你把钱用在自己身上就好了。”這樣的回應很體己,所以觸動了我。不禁感慨,要有多體貼自己的感受,才能這樣體貼他人?

我會對號入座,正正是因為,在某個點上,如果你跟我客氣,你說不想我花錢,我真的會覺得你不夠愛我,不看重我的。如果你願意跟我要東西,我反而覺得你重視我的付出。這是我很後來才明白的自己,當我明白了這個自己,有人要對我慷慨付出的時候,我就樂於從命了。因為我知道,我如何接受,對對方來說,便是如何領情。記得10年前,我兼職教補習的時候,一位學生的媽媽對我講過:“不要以為去愛需要學習,我們更要學習的是,如何接受愛。這個比起去愛更難。”那時候我還年輕,似懂實則不懂,真的要來到今天,我才能全然明白,那一天,這位媽媽說的,learn how to receive love. 

1.7.12

尊嚴

從自尊這回事想起某人曾帶著沾沾自喜對我講過,他和愛人吵架或意見不合的時候,最喜歡一聲不響地掛上電話,顯示不在乎等對方焦急地打回來,很有從中顯示自己處於上風、得到滿足的意味。感情的事一個願打,一個願捱,人家的感情相處模式我不便置喙,當時想到的倒是,我面對如此不太尊重自己的溝通,挑戰尊嚴底線的對象,到底有多不在乎自己的感受,才能忍得住自尊折損的受傷感打回去繼續糾纏?因為很能體貼自己的自尊感,所以在覺知範圍以內,都會儘量給予他人尊重,特別是是非黑白這樣的事,可以的話,都不堅持自己立場的對錯,讓對方有台階可下。體恤過自己自尊受損的難堪,尊重別人,就能從心底出發。有多尊重自己的感受,便有多尊重別人的。

身體的反應

跟好友談及,怎麼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歡(這裡的喜歡,是指非友誼的喜歡)一個人?我笑說,這件事,也是可以信任我們身體的反應。身體上很想多親近對方,小如牽手、摟抱、撫背、親吻等等,大如性幻想,都是很直接地告訴我們,對方在自己心目中的位置是什麼。比起我們迂迴的頭腦直接。有一天,當我發現我對某人再也沒有“身體上的反應”,便知道,對對方的喜歡,已經不是那麼一回事了。

我們的愛情觀

我和Eric有時候談及愛情,觀念都是一致的:人世間的變化無人能說,可能是無常,可能是有一天我們其中一方愛上了別人想要離去,所以,當我們還是相愛的時候,就好好珍惜一起的日子。”生離死別,從來不是我們主宰支配掌控的,如果真懂得在命運跟前謙卑,那股珍惜,是打從心裡做出來的。

是開心的

今年分別上過《飲食男女》和《明周》book B,是開心的。開心是因為,這兩本是我非常喜歡+推崇的雜誌,感受比較強烈。我的確試過曝光於某些報紙/雜誌是沒特別感覺的,就當作工作的一部分,所以,如果那是開心的,會分辨出來。而且,那個感覺是奇妙的,我從前沒有想過有一天我“長大”了,我會有機會登上我喜歡的雜誌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