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12

你是化為血肉之軀的夢境。有些人的出現,有些事的發生,令我驚覺,原來現實可以比起夢想中的更美好。

傷口

都說珊瑚刮傷的傷口難癒合,果然。在馬代浮潛時被珊瑚刮傷了,回來三個禮拜,傷口還在爛著。也不懂跟夏天的潮濕有沒有關係。

繼續整理

那個受傷的感覺:因為我是主動那個,所以永遠吃虧,出了什麼差池,還要自我檢討,還要想想自己的不是,還要懂得道歉,承擔一切。因為對方是被動的,所以總能把自身放在一個最沒有侵略性的位置來說明自己的清白無辜。

真的是這樣嗎?

然後我問自己,在意的是什麼。








一個人的幸福

獨處,人生重要的幸福之一。(胡至宜)

難怪常常在獨自一人時,心裡也有靜謐的幸福感。我很慶幸自己多麼多麼喜歡和享受獨處。作伴的人,我希望是陪到裡面的那個我,不是只是外面的我,那麼了解自己,反而培養了自我陪伴的樂趣,有時是放空,有時是向內心深處前行。

26.6.12

忽然我又明白了,也許,你不能體諒和了解我的心情,
因為你從來不曾那麼投入愛一個人。

說起勇敢愛,絕大部分的人,都不及我的一半啊。我是典型“頭可破,血可流,愛情不可不追求”的人,呵呵。用這樣的精神來做學問,博士學位都拿幾個了吧。
阿管說:“到最後,你才明白,讓你感傷的從來不是什麼難過的事,而是曾經的快樂。”

我心裡蹦出一句:“到最後,你才明白,讓你痛苦的不是別人,而是那些不敢被自己承認的情感。”

我明白自己為何會蹦出這句,那是多年前曾經因為自卑和怯懦被否定的自己,敦促了我以後,愛人都要勇敢一點,再勇敢一點。不代表會成功,不代表有結果,但至少,回頭一看,還是對自己充滿自豪的。

25.6.12

是這樣的

世上真的serendipity這樣的事。話說之前生著悶氣,對於某人對親近的人表現出的難侍候與社交臉孔的反差極大納悶著,就讀到了許添盛醫師在《對自己慈悲》一文中的這句話:“ ......因此,亲密关系才是真正的修行,只有在亲密关系当中,你的[龟毛](台語,即是難侍候的意思)才会跑出来,当你回到亲近的人身边时,你的人际面具才会真正的卸下来。看看你自己是如何对待周遭亲近的人,那即你对待自己的方式。”

所以,如果:
他從來沒有容許我委屈,因為他也沒有容許自己委屈
他沒有容許我犯錯,因為他也沒有容許自己犯錯
他對我吝嗇,因為他其實對自己也吝嗇
他對我沒有很坦白,因為他對自己也不坦白
以此類推,反之亦然
因為,
我曾經對自己很苛刻,所以對親近的人也非常苛刻

這樣一來,我懂了。 
自己沒有能力愛護好自己,怎麼有能力愛別人。
還是從自己做起的事啊。





24.6.12

壯舉

飛12個鐘,煮一餐飯,值得嗎?一如既往,答案就是:喜歡便值得。人生太短,及時說愛,及時相愛。

你有所不知

不認識我的人,以為我總是複雜----但其實我最簡單。對自己最誠實,便最簡單。沒有過多的內心角力和掙扎和矛盾。一切清晰、直接、明澄,所發生的,便是核心頻率的共振。

西寶國小

那時候在花蓮,參觀森林小學西寶國小,我們即場扮起小學生來上課。那是一個午後的下雨,空氣都是青草香和濕氣,清且輕的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