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12

馬代靈異事件

要講這個靈異故事,要先看看我在馬代最後一站住的超級豪宅。

臥室的部分。那張大床是兩張Queen Size bed的尺寸,我試過從左邊滾到右邊,可以連續翻身五次。

下圖那張圓形沙發床我根本沒躺過。

書房連接著臥室。


浴室的部分,由幾個部分構成:洗手台、淋浴間、廁所和walk in wardrobe。

還有一個可以同時讓四個人泡澡的大理石浴池。

客廳。

戶外泳池前的小飯廳。

泳池。

泳池後側的戶外淋浴,這裡又可以直接走進浴室。

把照片放完出來,我發現這超級豪宅好像不止兩千尺吧?這格局明明是一家大小來度假滿室溫馨的場景,卻偏偏讓我一個人住!結果呢.........

靈異事件點發生呢?

下回分解。哈哈哈。

感謝的

回想這一年多來的出發,都是目的地選我,而不是我選目的地,那也確實美好。可想而知,生活多了許多驚喜。

目的地/隨遇而安

把加拿大的Montreal加入下半年會出發名單中,發現,我有幾個目的地,卻暫時沒有出發日期。可是,我如此篤定,沒有忐忑,沒有患得患失。換作以前,有了出發日期,沒有看到機票沒有看到行程表,都還在患得患失,不敢高興得太早。現在,不管有多少成數的落實,都一派淡然和淡定。其實多少也是因為,我並沒有執著於要到哪裡去,這些目的地,不是我精心策劃、扭盡六壬得來的,都是隨緣中來到我的生活,我恰好又是時間上具有彈性的文字工作者,便可以隨時出發。我非常非常非常感恩這些機緣和機會,如果沒有成行也絕不會失望啊,我其實也很喜歡呆在香港,有紀律地創作和工作、和好友相聚吃飯、出席我喜歡的媒體飯聚..... 過這樣的平常日子,也是開開心心的,感覺充實又美好。是真正的隨遇而安了。這種心態上而不是口頭上的安然,也是經過歲月的凝練而來。有什麼比得起心間的自由和自然?時時想要出走,何嘗不是一種被出走念頭套牢的桎梏。看過天地的大美,我回返內心,頓然有悟:其實我不用飛出去,才能釋放自己。


14.6.12

內觀

看到Len在fb上寫這段:

“我写说想到要带着鲁安玩中级森林泰山,我会怕,
写完了,又写如果玩悬崖跳伞会怕;
真的写完了,
发现其实我是不怕的。
说自己会怕,是一个很旧的习惯,
这个习惯 ’绑架’ 了我,说出与目前我的心境不相符的话来,
然后感觉怪怪的,一直怪怪的,
说谎了似的。
几小时后,心里一个声音清晰的浮现:
你并不害怕,你只是习惯了害怕。
我并不害怕。
这是最update的说法。
不过当然,像悬崖跳伞这种事,我还是觉得不要随便去想比较好。

这个故事教训我,要常常让新的事物进入自己的生活经验范围,
否则我的言行,将得不到机会更新,
心灵成长的展现会受到妨碍。”

想起不久以前有過異曲同工的小小醒覺。

話說出外吃小火鍋點餐,點的食物,份量以兩個人來說是剛剛好,
我心底卻很自動地反應:不夠飽的,多點一分牛肉吧。
同伴說:應該是夠的,怎麼不夠?
剎那間,我問起自己:為何每一次,做飯、點菜,都會有一把聲音跟自己說:不夠飽,不夠飽,煮多點,吃多點......
我是真的不夠飽?還是習慣了“覺得不夠飽”?
而我的飽肚標準在那裡?
自我回答:七分飽對我來說不是飽,要開始有撐著的感覺,才覺得是飽。
自我對話到這裡,我心力叫起來,怎麼會這樣!
又剎那間,心中明澄,這個“不夠飽”的恐懼,是從父母那裡過來的:父母從小家貧,常常吃得不夠,飢餓是家常便飯。到他們有了自己的孩子,最擔心的,就是我們吃得不夠飽,過量食物是成長時期常有的事。那個恐懼,根深蒂固地存在於整個家庭,紮根成為代代相傳的潛意識反應。 

找到自己多年來無意識行為的剎那,我如釋重負。

的確,不用多點一分牛肉,那兩個人的份量,是剛剛好的。
想起這樣的內觀,令自己不斷活在更新中。

內觀是斷除習性反應---癢了就騷、痛了就叫、委屈要舒展......都是人之常情。但感官知覺無窮無盡,對愉悅的追求,以及對痛苦的逃避使我們身心陷於矛盾的無力當中。內觀帶來的解脫,是體驗感官和肉身的無常,解除習性反應。我得承認我其中一個習性是要面子,要面子令我自我感覺良好,甚至沾沾自喜。行為上的習性反應,最顯著的就是“覺得不夠飽”,總要有過量的情況出現,才覺得是“夠”。剔除習性要多久?我沒有概念,相信是因人而異。有的人在得到那個click的當下,就已經解脫;有的人也許需要一段時間的繼續覺察調整。我不知道自己的資質是那一種,但我想在對主體的體悟和感受的觀察中,我會發現。
 

13.6.12

性取向

林以諾將同性戀以吸毒者、天生殺人狂,癌病和入屋爆竊的賊人相比,這種說法有多令人厭惡?只要大家將其講道中提及同性戀的三個字變成基督教的話,便會發現有多討厭,什至荒謬。”(轉載littleoslo)

林以諾是一名牧師。他發表對同性戀看法的片段可在youtube上找到。

為何仇恨同性戀?仇恨者內心的恐懼和無知是什麼?

年紀越大,越不在意性取向這樣的事。那個不在意是到了,連帶對同性戀的正面歧視都沒有了:那就是,不再刻意強調支持、維護同志,因為我真心覺得,他們沒有不同,總不可能一邊覺得同志是平等,一邊又以“爭取平等”的心態看到他們。而我,我也永遠也知道自己fell in love with a person, not a gender。

Walking fine-dining

這是上一篇提及跟來自南法酒莊Chateau d'Angles兩父子飯聚的wine dinner,選址於米芝蓮二星的明閣,以中菜配搭來自酒莊的多款紅白酒、甜酒和香檳,聽著侍酒師Zachary深入淺出講解每一道菜和每款葡萄酒配搭之間的心思及化學作用,大收賓主皆歡之效。畢竟,若不是來到香港,法國人也較少有機會以中菜配搭葡萄酒。


 葡萄酒配中菜在香港已經不是新鮮事,但要配得出色,兩者能夠互相融合與提升,的確不容易。但當晚在明閣中餐廳的晚餐,配酒師Zachary就做了完美示範:很大膽,很創新,效果也很出色。舉例:以頭盤來說,我們吃的是“龍皇配金甲”,那就是香煎石斑塊釀蝦膠。西式吃法,海鮮一定配白酒,但Zachary為我們配了酒莊出品的2010年Rose,效果竟然出奇地好,吃了魚,再喝酒,酒變得清甜了,魚肉的鮮味更突出。原來,中菜的海鮮可以配Rose 或者紅酒,關鍵在于醬油。中式做法的海鮮,下了醬油調味,醬油的味道,能夠提升Rose/紅酒的醇厚度,令酒味變得更順滑、香甜。而西式做法的海鮮,不會有醬油,所以難以配紅酒。這道“龍皇配金甲”配Rose, 真是看到了中西合璧的完美演繹,連法國人兩父子都大贊!


不過,最最難忘,還是莊主老爸分享說,他們酒莊每年一度,會搞一個“邊走邊吃邊喝”的行山trip,每一次都有鎮上的六七十人參加,帶備了多款多瓶美酒和不同食物出發,走一個小時,停一下,吃餐前小點,喝酒;再走一個小時,又停下來吃前菜,喝酒;接著是主菜、甜品.....如是走走停停,吃吃喝喝走完整個行山路線,大約6個小時。我一聽,驚呼這不是walking fine-dining嗎?好有趣呀!好有興趣呀!希望能有這樣的體驗!真的懂得生活情趣,才能想出這樣不拘一格的品酒享受方式。世界之大,真要感謝這些美好的緣分與相遇,打開我的思域,讓我知道一些從未想過的可能性。

12.6.12

酒庄与浪漫

由于新世界酒在国际间的需求不断上升,跟女友饭聚之际,谈起她正部署,考虑买下纽西兰一处的酒庄作为投资。我天性有几分浪漫,听到酒庄这样的事,便想到用双脚踩烂苏维侬葡萄,葡萄汁溅上身的情景,然后葡萄园中央有一座砖头砌成的平房,有天井,外墙攀着紫藤等攀沿植物,房子漫天漫地被葡萄气息包围......想起个多月前,跟来自南法酒庄的两父子碰面吃了顿精致又愉快的晚饭,席间我不改大剌剌个性,扰攘着说要到你们的葡萄园打工呀!你们要收留我呀!两父子忙不迭说好好好!于是我还是一贯思维地跟女友嘟囔,说要去你的酒庄打工呀!採葡萄呀!她笑说可以可以,然后加一句:“酒你不要吗?”我傻笑起来,对呵,大概别人都要她送酒来尝尝,我却是想要去打工。

11.6.12

忘了在哪看到这句:承认自己感觉受伤並不可恥。

真是精句。对男性尤其是。

明信片

曾經一度在出遊時熱衷寫明信片,心中有想要遙寄的對象、滿懷想要分享的思緒......

在內心的變化中,漸漸這個儀式不再重要。想起,又方便的話,便寫,有時候是根本沒有想起的。

是這個儀式不再重要,不是人不再重要。

在宜蘭的時候,走進一家精品雜貨店,哇,店裡的明信片琳琅滿目,設計都很別緻,而且店家有代寄服務! 我細心選了一張,寫了,寄給爸爸媽媽。

想起跟季節同遊牛津的時候,一起寫明信片,他第一張抬頭便是:親愛的爸爸媽媽.....我看一眼,刻下“五雷轟頂”的一擊。怎麼老是記得取悅朋友,忘了自己的父母,其實也需要被取悅。

至此,每一次都寫給自己的爸媽。

常常覺得啊,做父母,心情是很卑微的,子女一個笑容,足以讓他們樂上一天。再多做一點,便能感動到哭了。這種易於滿足,跟愛情非常不同。截然不同的情感。

過去馬爾代夫的trip,沒寫任何明信片。每一家resort的禮品店都有明信片出售,酒店也會代寄.....只是那些風景照千篇一律,看著覺得乏味,每一次心裡都說:“我拍的更美!”就不為寄而寄了。

發現,沒有scaffolding的其中一個轉變是:是會跟一些習慣說再見的。(也未必是再見,只是更隨性隨心了)

還在嫉妒我嗎?

你還在嫉妒我嗎?
那也不過揭穿了,
我擁有的,是你想要的,而你還沒得到。
又或者,
我得到的,是你不敢承認要的,於是倒映在你眼中,格外刺眼了。

嫉妒是人之常情,
正常,
同時,
也可以借機正視一下自己。

10.6.12

疲累也有分幾種

下雨的星期天,扎扎實實地睡了十個小時醒來,睡去了過往兩個禮拜多連環出差奔走:台北->上海->馬爾代夫的疲累。儘管疲累,卻是正面和快樂,令心靈注入滿滿正能量的疲累。很感恩。這樣的疲累,多多也不怕,呵呵。祝大家的星期天美好。

“對我好”

已經過了一段時間,但只要想起第一次領略到你對我好的悸動,心底還是無限悸動。

我知道,我會記得。

以前,以為最感人的是“我愛你”,現在才知道,其實是“有我在”。

謝謝你讓我放心幼稚、放心不得體。

謝謝你讓我知道,我並沒有不自量力。

++++

《無間道》裡,劉嘉玲有一句對白,是很多女觀眾很喜歡的:“做女人的,其實很簡單,只要那個男人對自己好,就乜都得。”

真的很簡單,只要你對我好。

++++

著名的網路作家寫:“青春未完,找的是什麼都好的男人;人世下游,才知道要找的是對我好的男人。“

++++

同一個作家,她寫:“ 對你有興趣很簡單,對你好比較難。再多的喜歡也比不上珍惜,再大
的誠意也還要勇氣。”
 
的確。誰沒年輕盛放過?遇見過好多對我有興趣、喜歡我的人。正如我也喜歡過某些人,對某些人有過興趣。人世中經歷,方才領悟,對一個人心動,多麼容易。難的是,對我好,珍惜我。簡單地說,真情可貴。
 
++++
 
忽然想跟一個人說一些再也沒有機會說出口的話。沒有及時說出,也是因為我後來才能明白。
 
在某些磨合中,我其實心底很清晰,我直接了或間接地,過繼了怎樣的壓力給你。 我能覺知但我控制不了。
 
你講過,我是個對自己要求很高的人,連帶對別人也如此。那時候其實我很想說,不是的不是的,我對許多人,比起對自己寬容。 但我不懂怎麼說出口,更不懂為何我對你沒有那份對他人的寬容。

現在才明白過來,我當時是個對自己高要求和苛刻的人,而我對你也如此,不是因為不包容,而是因為我愛你如己。我就只懂得用對自己的方式對你,那是我最真摯的愛,儘管不完善也不完美。原諒我那時候對自己的愛也諸多挑剔,以致連累了你承受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