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12

週六雜記十大快來讀

1. 從馬代回港後一直渴睡,雖然手頭上有好些稿在趕死線,我還是縱容自己每天睡一兩個小時的午覺。累的不是馬代的行程,累的是整整兩個禮拜,台北->香港->上海->香港->馬代—>香港的風塵僕僕。別人一年分三次去的地方,濃縮在兩個禮拜內完成,也算是壯舉。

2. 收到季節的生日卡,收到文嫦的禮物,謝謝。文嫦很厲害,很多人說我看起來什麼都有(其實不是),送禮很困難,文嫦顯然不是在這個角度思考的。她總是想到辦法送禮物給我。季節的字體和文字一如既往,充滿童心。他的赤子之心。

3.看到季節寫的生日卡,想起不久之前我倆有些慪氣事算是吵了一架,但我竟然怎麼也想不起起因。哈哈。好友J先生曾調侃我:“誰沒有跟你吵過架?”所指的是,我都跟身邊的最親近的好朋友開過火的。的確的確。如果你要撩交嗌,找我准沒錯,我是絕少會閃縮的,一定迎擊。淋灕盡致地開了火再說,男女都一樣。奇蹟(!)的是,開過火的情誼,沒有因此消逝,而且進入另一個層次的親密。可以做得成我的密友,心臟都很強(你們快來對號入座)。

4. 香港好友中,開過火的其中一位是E小姐。不過,漸漸發現我的率性有改變原本很壓抑的她。有時候我心直口快講了令她不開心的話,她會在整理後跟我表達不滿,表達她的感受。這是以前的她不會做的。 我其實非常非常感激和感動這樣的坦白。這樣也令事情簡單得多。

5. 相愛是會吵架的。我已經懂得珍惜吵架、爭拗、磨合以後依然留在身邊的人,陪伴著進入另一個層次和階段。不能留下的也沒辦法,不能强求的。

6. 平日對朋友慈眉善目滿口愛有什麼困難?困難的是,受到傷害侵擾誤解攻擊以後,能跨過自己人性中報復心、耿耿於懷、計較、自我........還有因過去背景和經驗帶來的陰影、感知影響,繼續愛。

7. 昨日在友人陳陳安排下(感謝!),跟京都Hyatt酒店的總經理和公關總監一起午飯,這次大家第一次會面。公關總監美津子小姐端詳我一會說:“我在飛機上看到雜誌的Jimmy Choo story,那個作者就是你吧?!”我笑說是啊是啊。感覺奇妙復美妙。我知道上得了飛機,可以把作品帶得很遠,動人的是,那些遠的,因緣際會來到眼前,變得很近。我很感謝這些生命中發生的感動,我很感恩。謝謝你,我愛你。

8. 京都,極有極有極有可能就是這下半年“忽然殺出來”的一個目的地。住宿已經沒問題。機票贊助談好了便可成行。好想去!

9. 驚覺身體活在當下,思緒卻活在未來。馬代回來以後,在洽談的其中一項,是明年1月到南非Cape Town。我一直有種回不過神來的感覺,那就是,2013?2013?我們在講著2013了?我的行程排到2013?

10. 有年輕人問蔡瀾,我想這樣這樣做,請問先生這樣做明智嗎?蔡瀾俐落地回答:“喜歡就是明智。”好一句回答!真得我心!!喜歡就是明智!!我的人生一直豐盛多姿,愛得精彩,也不正是因為做了明智之選嗎?yeah yeah yeah!


8.6.12

給當年的我們

“其實我一直都想親口對你說
你愛我也不容易吧
但是你並不問代價
抱歉我原來還沒親口感謝你
給我力量不懼怕”

Have I told you lately that I love you?

感謝你的出現,給我的生命,帶來無可估量的質變。

再不相愛就老了。

7.6.12

禮物

今年生日超級大豐收,收到厚禮之豐盛昂貴,叫我不好意思放出來炫耀(?!)。還有父母知道我頻頻出遊需要盤川(哈哈),包來了兩個裝了充裕美金的大紅包作生日禮物。心裡快樂無比,紅包呀禮物呀這些物質的體現都是愛呀。

至今依然持著爸爸給的白金附屬卡過日子,有些朋友知道了會覺得這份寵溺不可思議,有些長輩看不過眼甚至會斥責說不應該。但其實哪有應該不應該的?這是我和爸爸之間相愛的方式啊,花的又不是你的錢,什麼時候輪到你置喙?有時候回家,爸爸會輕責:“你呀,買那些很貴的東西不捨得花自己的錢,就來刷我的卡!”話是責備話,語氣卻是歡喜的,眼神充滿笑意,我就順便撒嬌說:“你給我都是想我這樣花,不是嗎?”然後我會去抱一下爸爸。我知道,我們都捨不得把這條臍帶剪斷的。

好友J先生說我是個嬌縱的女孩子,年歲增長,人成熟獨立了,這份嬌縱卻越來越明顯(!)。其實母親也寵我,但她會對我有所需索,而父親則是不求回報的類型。我的嬌縱絕大部分也是這樣被父母“培養”出來的,另一個好友J小姐曾經笑說,我在所愛的人面前那份孩子氣,根本是個“父親的小女孩” 。

因為得力於父親,所以從來接收他人的厚禮,都會直接感受到被愛,那麼理所當然。然而,人人有異,對於另一些人來說,厚禮可能是壓力而不是心意。 曾經試過一心一意送了心裡認為很合適的禮物給對方,沒想到對方收下以後表現出來的壓力和虧欠,叫我不知所措,更叫我難過。那其實也不是什麼天文數字的東西,價值也在我的賺錢能力以內,但觸發的尷尬牽扯,叫我有種“好心做壞事”的難堪。不明白的是,為何我大大方方地送,你不能大大方方地要呢?那明明也是你喜歡的,為何表現出來那麼抗拒呢?理智上我能理解自己的好意不能強加在別人身上,理智上我也能明白對方表現的“有所虧欠”何嘗不是一種本質的善良,但我無法否認自己的難過,有一次在開車時想起,這股難過襲來,就這樣流了一臉的眼淚。是委屈的。晦氣時當然也有過“就當我從此收起真心誰也不給”這樣的想法。折騰一輪覺得自己也無需堅持大方,如果對方要還就由他去,他還得不再有心理掙扎,感覺舒服就好。

從中反思的是,”推己及人”這樣的事未必適用在送禮上,因為對方的接收能力未必如我。我只能在另一些有同樣能力的人面前做我自己,有選擇性地付出,而不是盲目地灌溉。這是我後來的選擇。我呢,我永遠都是“父親的小女孩”,對於物質的寵幸,是多多益善的,我相信宇宙把這個訊息接收得很清晰,嘻嘻。










拿掉

一切物件和偶像,其實某個程度上都是幫助我成長,讓我學習和模仿,好像幼兒教育說的scaffolding----scaffolding是棚架,比起鋼骨水泥建得快,如果建築已起到第六樓,scaffolding已經去到第七樓---就好像成長當中,總有一些人,總是走快幾步,走在前面,讓我傾慕仰望學習,讓我跟著。

但從來沒有人告訴我們,來到一個地步,就沒有scaffolding,沒有偶像,沒有模仿對象,只有自己---其實是好事, 因為個人成長已經ourgrow了這些東西,從此以後的成長不是模仿得來,或由別人扶著帶著我走,而是自己決定方向和走路方法,一步一步地走出來。

進入了這樣一個拿掉了scaffolding的階段,身邊皆是讓我學習的人,也沒有讓我學習的人。當我在誰身上取得共鳴,得到感動,有所啓發,我會明白,那是我也擁有類似特質的一種響應,我永遠可以回返自己,提取本身冰封或潛藏的力量,而不是依附在對方身上不斷擷取營養、借力。很多時候,我們本來的能力,都是被自己視而不見的。Spirituality的作用,就是讓我們超越這個層面啊。

這樣並非否定別人,而是因為找到自己---需知道每個人都不一樣,每個生命都獨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所以,成長要的是正視自己,決定自己的路,而不是拼命吸收他人的二手經驗來自我堆砌。這樣很好,因為沒有scaffolding,沒有誰需要追隨,所以每一個當下,我都知道,我已經成為了我想要成為的那個人。而我在不斷更新的當下中更新。這樣有一點不好,那就是,沒有了依賴和模仿和追隨,難免是會失落的啊。


6.6.12

金錢

金錢本身有極大能量,不畏懼力量的強者越能擁有,也要有極大智慧才能駕馭它,否則它就是你的主人。(黎堅惠)

力量的運用,總可以創造無限可能性,當然包括財富的擁有,這是我近年親睹、體會的。

真的

開始只是對慾望坦然,現在卻會慶幸自己是個有物欲的人,那代表我還挺容易被取悅,挺容易開心起來。這何嘗不是一種簡單。


走在熙來攘往的銅鑼灣,眼前是人潮,耳邊是車聲、人聲和紅綠燈轉色的聲響......大太阳底下恍神一下,那個印度洋的海底世界,離我真的遠了。

兩兄妹?!

人在馬代的時候,友人what's app來這張照片,說:你同陳陳呀,好像兩兄妹!哈哈哈,我看了,笑了出來,是真的!

友人陳君,我們暱稱他做陳陳,是香港著名的飲食旅遊作家。他有江湖地位和影響力,見多識廣,但為人非常謙虛厚道,這點令我折服。時常,在我不熟悉的業界朋友和公關面前,他會很主動地給大家介紹我:Agnes呀,在馬來西亞好出名架,煮野食好叻,我好榮幸成日有機會被邀請到拒屋企食飯.......”美言說話,當然少不了聲色之詞。我很感動於他對我的善意扶持,或多或少都製造了機會讓我融入了這裡的媒體圈子。一直以來,還有一個這樣不問回報對我好的,就是友人E小姐了。至今還是有大馬的朋友問我:“香港人冷漠,你住得習慣嗎?”我每次都是不懂怎麼回應,因為,我似乎沒有遇過對我冷漠的人。我在香港遇到的友愛,不比我在馬來西亞少。

+++++

之前到台北出差五天四夜,也是第一次跟陳陳在同一個media trip一起出差。有時候吃飯,我們分開兩桌來坐,可是,幾乎每一次,我們吃到好好吃的,都會不約而同隔著桌子喊起來:“陳陳/Agnes,你吃左個XX未呀?好好味hor?!”幾次下來,同行的媒體朋友都取笑我們,是非得要這樣跟對方講過了,那個味道才算完整了嗎?呵呵。

他是我平日飯局的核心人物,這些下意識直接想到對方的反應,也是在飯桌培養起來的分享默契。年深日久,漸漸成親厚。很家常,像鄰里,給對方喊一下話,確認他也吃了,他也喜歡那個味道,就安心了。

+++++

以上的contributor's page是刊登在這裡。

陸續有朋友在fb上給我留言,說他們在Cathay航班上看到我做的feature:Walking in Jimmy Choo's shoes,真開心啊。這是我上半年極度重視的其中一項工作,看到成績了,自然有成就感。

這項工作已告一段落。感謝所有的機遇、際遇、發生和把握。新的收獲會陸續有來。

4.6.12

第十天

马代第十天,发呆的时候想,在这个年头,有一千万身家,可以过悠哉闲哉的退休生活吗?通货膨胀那么厉害,既有的财产要如何增值,确保想要的生活素质可以一直维持?


I am drenched in your love.....

"Is it too late to ask for love?
Is it wrong to feel right?"

如果音乐的穿透力是违法的,你应该被判死刑。

网中

我最喜欢马尔代夫我住的这间“豪宅”里的这张海上大网,中午我请公关小姐躺下去做模特儿给我拍一张照片。

晚上,我躺在上面看星星,发呆,吹海风。完美的惬意。

今夜,静静躺在网上,对着星河灿烂,想起我写作,爱用“原来”。原来这样,原来如此,原来那样。仿佛,很简单的真相,最浅白的道理,非得要那样历经千山万水,才能看到,才能懂得。

如果你看过《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The Alchemist)。很多人喜欢书中的一句:“When you want something, the whole universe conspires to help you.”

但我最喜欢的是书中带来的寓意,牧羊少年出发去寻找宝藏,可是,原来(对,原来),宝藏就埋在他出发点的脚下。

有些爱,就是因为这样,被错过了。

因为错过,我学会了,体贴遗憾。

人生不可能没有遗憾。

出发来马尔代夫前一日,把之前存了一些日子准备有天也许有机会寄出的杂志,都送去回收了。

人生,在某些时候,便是要学习接受 “已经没有机会寄出了”。

又,连贯我内心一部分很深的情感,原来,当我发现你在这段情感中是不适者,我会主动说再见。这样的再见,不是因为绝情,而是保护和成全。当然对方不会知道,他怎么想,也是不重要了。我会希望,那些我尽了力也无法做到的,有人帮我做到,有人照顾你,令你快乐。我会庆幸,你过得比我好。

 

6月

在马代的旅途中踏入六月,2012年就这样过了一半。

下半年的旅程精彩可期。然而我最期待的是在不久以后,我想见的人会到香港来。那并没有很复杂,却又不是很容易解释的快乐。总是遇见无常,能够珍惜及把握的时候,就一心一意地珍惜和把握吧,人与事。绝大部分时候,事情结果的天渊之别,其实在于一念之差。一念之间,已是天与地的分别。

然而,这一念的成熟拿捏,也许是经由许多痛心的失去中学习而来。一切并不偶然,包括珍惜的能力,都需要时间,需要累积。

我感谢我遇过的人,我生命中失去过的爱,他们酝酿了今天的我,给予来跟我相逢来爱我的人,一个“对的时间”。




3.6.12

睡前小記

來到了另一個島。這次來馬爾代夫,痛快地玩了五個島,中間體驗過所有水陸交通,我笑跟朋友說,來12天,做了馬代專家,以後有誰要去需要咨詢,可以找我。

抵達沒多久,是黃昏,眼前美景如詩如幻,我以為天堂就在身邊。一如雲小姐在fb上的留言一樣:“ If there is heaven on earth, it is this, it is this, it is this.”

這是我在馬代的最後一站,一早知道這終站是終極豪華---一般的島嶼,都會有60-100間villa,這個島,全島只有30間villa,隱私度、服務專注度和空間感的充裕,可想而知。雖然也是一早有了“心理準備”,可是踏入我下榻的5號villa,還是差點心臟病爆發,覺得太誇張----根本是兩千尺的豪宅,而又是我一個人住!空間感和人丁單薄的對比之下,那個大,又顯得更大了。


雖然豪華,但品味的陳述恰到好處不浮誇,設計師的功力。


我第一時間跑去問房價。我住的這個villa,收費是兩千美金一晚。我聽了,噢一聲微微笑了一下。晚餐時間有個空檔,用手機發電郵,說起感想:“兩千美金一晚,住一個晚上,就是許多人存許久才能存到的數目.......就好像,一棟幾百萬的房子,對有的人來說是九牛一毛,有的人一生連一片瓦也买不起。這個世界充滿對比........“


這段日子以來,不時給某位朋友發這樣的電郵,說的是生活中的美食、瑣碎事、一些想法。只因為他跟我說一句:”我喜歡看你寫給我的電郵,你可以常常這樣寫來嗎?如果你沒空,cut and paste 專欄的文章也可以。”於是,我就寫了,想寫便寫。他會給我打電話。聊一些心底話、生活瑣細,簡單美好。心的溫度,心的親密,心的信任,心是知道的。

而我徹底感覺被珍惜。這是我在情感中非常重視的感覺。

生命中的甜美,也不外是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