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12

只講紀律的愛是執行,不是付出。懂得留給所愛的人自主空間,能包容自由,反而才是最大的愛。約束、管制、訓示,都是權力的表現,跟愛無關。(素黑)

的確。很多關係,只是一個牢籠,而不是愛。

哎喲

竟然要過了那麼久以後,才能搞得清楚,當時的感受是這樣反應的:我被嫌棄了----->我被放棄了----->我失去你了。

而真正令我傷心的,是“我失去你了”。

我只是不想失去你。

11.5.12

上海的八部半

之前完全沒有跟朋友提過,但我其實很想在上海時,去吃米芝蓮三星意大利名廚開的餐廳8 ½ Otto e Mezzo Bombana。

忙完一輪,今早正想找公關訂位,沒想到,短訊進來,朋友說:21號晚上,跟你去吃 8 ½ Otto e Mezzo Bombana,已經安排好了。

哇,這又是我的念力嗎?還是心有靈犀? 但無論如何,看到短訊那一刻,真的開心得笑出來!

膽小鬼

好像《那些年》裡頭的對白,在某些/某個人面前,我也是個膽小鬼。

害怕被拒絕。害怕被嫌棄。害怕被拋下。

每當被觸動了這個恐懼,反彈會很大。

我知道但我還是會。

因為我還是會怕。

有水準



看過廣東話和英文版本,還是福建話的最好。
不知道是哪家廣告公司的作品?值得嘉許。
從來不會盲目支持“本地創作”(認為創作只有好壞高低之分,不需要弱者心態來自我標簽爭取支持),而這個“本地創作”,實在要大力鼓掌。

對話三則

看到朋友跟法國丈夫的對話,有種法式浪漫在裡頭,想起我和Eric的對話,常常也是很好玩的,但也帶著港式色彩。譬如:

幾個月前,我很坦然地跟他說為了增加我外遇的魅力,我要減肥10公斤變索女。

他的反應很大,不是為了我要外遇,而是:你有冇搞錯?!係你最肥既時候我陪住你,你變索女竟然唔係為佐益我??????”

+++++

才子友人黎公子在what's app的group chat上問我:" Agnes, you have so much love and flirt to give, bb 如何自處?(p/s: 香港朋友們都跟我叫Eric做bb,可是他們也會叫我做bb,讚我的時候就叫我叻叻b!我把大家搞得很低能!!!)

我的回答:“BB有他的生存智慧......”哈哈哈,這是真的。

+++++

我問開cafe的友人 R,說我接下來頻頻出差,無法到cafe幫忙,他會不會想念我?(p/s:他的cafe人手短缺,這一個月我偶爾會去幫忙。)

他馬上笑着說:“呢一刻已經開始挂住了!”坐在旁邊的G 小姐馬上說:“Agnes,以前我地唔會咁講野,你有冇發現自己出現之後,搞到大家講野都好似係度flirt緊!” 嘻嘻,那就好,調情多有趣呀!OK,我把這個視作自己的貢獻!

10.5.12

吃醋

已經到了可以坦然吃醋的歲數/階段。愈發覺得,吃醋,如果不太過(並非病態的佔有慾的吃醋),又能適當的表達,也是一種生活情趣。我是個愛吃醋的女生.......


悲劇女主角

讀到Len寫這個,是很有共鳴的:“......自然的认为生命是困难的,
一切都必须经过痛苦的挣扎,经过羞辱,才能得到。"

所不同的是,她經歷的是成長教育帶來的生命觀,我的是一種幻想式的悲劇情意結,而且獨獨運用在感情上。喜歡在悲情中認定自身。希望藉著感情經歷,為生命製造不平凡,在痛苦、掙扎中得到存在價值,並美其名為“愛”。沒有經歷沒有波折沒有戲劇化情節的快樂愛情,叫自己不屑:這麼平凡!
喜歡在悲傷中活出一點生命的重量。

直到有一天,徹底看穿自己吊詭的心理機制,看到自己跟情感命運的把戲,霍然開竅。看到“想象力”是怎麼擺佈自己的命途。然而,也不是沒有得著,因為如此嚮往轟轟烈烈,如此不甘平凡,一路走來,有過的跌宕,的確有令我的生命內容精彩起來。

終於不必在悲情中認定自身,因為我找到了自己的身份。

爆發點

關於憤怒,來到這個歲數,才能參透,
根本沒有所謂“完美”或 “達致平衡”的爆發點,
它要爆發的時候,是不會看通勝,擇時日地點的,
更不會寫好台詞等那一刻來臨照讀無誤。

它要爆發便爆發,但要爆發總比抑壓好。
爆發了,至少會流動,
別要批判自己爆發的方式,
至少我是這樣想。
就好像溫柔有溫柔的方式,
憤怒也自有它的方式。
面貌不同的表達。
反正,
隨著經歷,
你會不斷在內省中不經意地調整了自己的爆發方式。
前提是,放手讓自己去經歷爆發這樣的事。

以前我不懂的,
一個人如果可以肆無忌憚地向自己表達憤怒,
其實是一種親密和信任。
直到有一天,在自己的憤怒混雜悲傷混雜委屈之中帶來的極度反彈的動作,
看到了,
我不是為著我認定的理由而生氣,
憤怒的事情其實來自因為內在的舊傷被觸動了。
在不夠信任或不夠親密的人面前,我做不到那種跳過思考層面的醜陋動作。
於是明白了,
底下的底下,藴藏的是愛。
而我當時不明白,我的憤怒,我的醜陋,是一直埋藏得很深很深的脆弱。

明白了這點,就忽然覺得,你如果為了表示不滿在我面前大力關門澎澎澎澎聲的,也是一種親密。

如果有機會,我想跟你說:雖然你表達憤怒的方式不是我喜歡,也會傷心,但愛依然是愛,還是愛你的。愛不會因為見識了誰的陰暗面而減少,也不會因此對你的觀感不同。

我也是這樣接受自己、愛自己的。







我要的幸福

後來發現在老早就萬分確定自己的人生方向,然後現在活著自己要的人生面貌:沒有平庸的可能,才華是基本配備,顛覆是必要的態度,風格是日常的調子,享受是必需而不是奢侈。

學會的

你從來不會說自己乘搭的是頭等艙,而是含蓄地說:“......單人廂,長途飛行也可以睡得舒服。”

那超級大明星明明是你的朋友,你知道我心儀已久,故意要介紹我認識的,可是打後你每次提起,都用上“我們的好朋友”這樣來說,“我們”。對於這個,我是很清醒的,人家也是看佛臉的,我怎會不懂。一點也沒有飄飄然,只是愈發尊重你。

待人處事的涵養和體貼。

9.5.12

反問

近來和朋友談起hold a grudge的話題,
有時候,連我們也不明白的,
為何會hold a grudge很久很久。
我也會的。
但近年我會反問自己,
我有沒有傷害過別人?
我心底深處知道自己傷害到別人,那內疚是怎樣的?
我面對到自己內疚的感覺嗎?
我可以在徹底面對內疚感以後釋放自己嗎?
然後就是,
當別人跟我表達他被我傷害,我可以認同嗎?
還是我依然第一時間想要保護自己?

推己及人,
關懷自己,和關懷別人的層次,
都不再一樣。
有多允許自己,就有多允許別人。
有多體諒自己,就有多體諒別人。

在這些年來的傷害與被傷害中,我學得最好的,
是擔當、承擔。

其後

想要努力地用心地愛一個人,表現出來的,一定未必能完善完美,甚至可能有點笨拙,但情感肯定是真摯的。愛上一個人,愛一個人,當中也必有自己需要經歷的課題。走了好長好長一段路,在一個覺醒的剎那,驚覺可能忘記保留一點自私,才叫別人的人性中的不稀罕而傷害。開放的心,如最終沒有被善待,但經歷的、領悟的,還是自己的。困難、衝突、誤解、摩擦......如一直只有一個人有心去解決,也真的太累了。淚流到終於明白,會珍惜自己的,不用一直解釋得接近哀求。做完了一份屬於自己的功課,只想好好享受被寵愛被照顧。背山面海寫作的房子,我來了。

8.5.12

快6年

接受一些雜誌訪問,都會問起我在香港住了多久?原來也快6年。也許是我自作多情?但確然覺得自己已經是這裡的一分子。希望,這個城市滋養我的,我可以慢慢回饋。


融入一個高壓、高速、高消費、高競爭的地方,有多難?有一天早上,乘坐半島酒店的直升機服務翱翔於維港上空,俯瞰時清清楚楚地認出尖沙嘴地形,驀然想起其中有我偷偷流過淚的街角。想起來也像是好久以前的事。這6年非眨眼閒過去,卻是不知不覺中。如同案上的一杯茶,匆匆閒已由燙熱趨暖,微溫變涼,總是無聲。

事業的掙扎,當然有過。跟不上腳步,協調不了的思維,被微微排擠看低,那些在人群中的迷茫失措.....如果我不是一個有夢想的人,生命定然容易得多。

不確定在這裡埋藏了多少的感受,可以確定的是,在明白的人跟前,就會缺堤。遇上一位早年生活十分艱苦,但如今事業極度成功的朋友。有一次絮絮聊起我在香港初時的掙扎不快樂,沒想到在他一句安慰之下,我得到前所未有的體貼和釋放。這種力量不是人人都有,他有,因為他經歷過。經歷真美麗,走得過去,你的力量如此不同。而我也在勇敢地經歷,我會有我的美麗。

夏至

剪了新髮型,人又瘦了一圈,在新開的marimekko店搬回一堆新衣。

上半年在城市與機場快之間游走過去,

而下半年城市名單已經暫時列出在等著,

(又)倫敦,土耳其。也許京都。

臨時殺到的不知道會有哪些。

夏天剛至,好像已經感覺到在忙碌中抬頭,驚覺夏天又過去了的剎那惆悵。




祝君好

過於壓抑,最後流露出不屑或不在乎去應對。
不是不想要,是你得不到。
而你得不到的,卻是你最想要的。
所以,大半生在逃避中。

祝好。


7.5.12

當時

想起一件事。曾經有一次,在常規人滿的地鐵,我拖著十級疲累的身軀和背著一袋沈甸甸的東西,恰好有個位子可以坐下,便毫不猶豫地坐下了。過了不久,有個孕婦站在我面前,我勉強睜開千斤重的眼皮看一看,發現她也沒有盯著我看非要我讓位不可的樣子,而是怡然自得地聽歌。那天的意志力實在撐不起疲累的身體,我只能體恤自己的需要,就繼續閉上眼養神,沒有讓座。後來是不是有別的人讓座呢?我忘了。表面看來,我是個自私又麻木不仁的乘客?大肚婆站在面前也不讓座。但有時候,我也只能這樣無力地卑微地照顧自己,而無法顧及別人。

覺悟

如果一而再,再而三從一個人身上感覺到不被尊重、不被珍惜,
為什麼要質疑自己的感覺呢?
It must be something wrong.
即便可以以愛之名守候,但畢竟也是強求了。
好像著名佔星家Jupiter說的: “每一段關係,必然是符合你這一個階段的能量,被你這種能量吸引回來的。你有「操控」的課題,自然吸引一個操控狂回來; 你看不起自己,自然有會貶低你的伴侶; 你活在夢幻當中,自然喜歡上一個遙不可及的人。重點是,當中必然有需學習和經歷的課題。”

的確。必然是有不夠愛護自己的成分,才能罔顧那些不被珍惜的感受。愛別人之前,先深愛自己。是時候醒過來了。

6.5.12

不干預

讓思想干預感受很容易,不干預反而難。

譬如,寂寞的時候,會告訴自己做些什麼,來制止寂寞下去。
譬如,低落的時候,要自己做些什麼,振作起來。
譬如,悲傷的時候,告訴自己別要悲傷了,去狂歡吧。

可憐的自己,從來沒有被真正聽見過擁抱過陪伴過。是怎麼了,是什麼樣的恐懼,把你和自己隔開,相距了千山萬水。

要不要勇敢一點,讓感受是感受。苦要苦到盡,痛要痛到底,要是寂寞來襲,就盡情寂寞。把路走下去,免去在同樣路上終生徘徊的辛苦。

7:34am

很驚訝,那麼早的來電。原來,你一下機就給我電話了。
被重視的感覺總是甜美。
旋即想到,要是家人給自己這樣一個電話,感受上會理所當然得多。哎,人性呀。
旋即又想到,生活美好的感覺,元素之一是可以跟家人以外的人,建立深厚情感關係。

很有愛

這一年來,聽過最多用在我身上的形容,便是“很有愛”。是的,不是友愛,是有愛。
好像也是一個不錯的讚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