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12

愛情

真美麗。到了60嵗還是要嚮往的吧。

離散

投身中國電影市場發展之前,陳可辛香港時期的電影,可歸納為一種帶有離散氣質(diaspora)的作品。這裡說的離散,得設計一個較寬鬆的定義,它不限於源自地理分隔的心理及創作狀態(如身在異鄉的作者書寫對原鄉或漂泊生涯的情懷),而可稍微擴展成一種離散心態——某种因不在場而引發的懷念與鄉愁,當中的角色是漂泊的,時間是錯過的,基本上沒有家庭,就算有的話,家庭關係須通過行動來修補。他們愛那個城市,是因爲已經不在那個城市;他們愛那段時光,是因爲已經過去不能重來。不僅是人在異鄉,也是角色脫離了傳統家庭的束縛,重新把角色感情維繫的,是友情、愛情——漂泊路上的人唯一可互相依靠的東西。這是陳可辛作爲香港導演時期隱約的作品風格特色。

作者:李昭興,摘錄自《陳可辛,自己的路》

+++++

嗯,只想說,陳可辛電影的離散氣質,的確迷人。黎小軍和李翹的永垂不朽,也不正正是這種漂泊中無處容身的情懷,離散的宿命麽?


佛面

轉載Len:

" 在应酬的场合,介绍你一个网络媒体老板,
你就开口谈网络,不然谈媒体;
介绍你一个家庭主妇呢?
就考验你临场变通把握语机的水平。
以后介绍我的时候,亲爱的朋友们,
就说我是个家庭主妇,别追加任何过去的资料,
然后我眼神殷勤,一副等人开口的样子,
你们负责看戏。

可是你要知道,这同时也考验介绍人的社会地位,对方要是​仍落力应酬,看的就是佛面了。

所有需要特殊语言应酬的场合都是我心目中的应酬场合,​然后分等级,以现场有多少富人权贵来分。权贵越多,想攀​附的人越多,介绍的技巧越受看重,家庭主妇这头衔一出,​看我老公是谁啦,或真的看介绍人有多重要啦,否则会看到​很冷的表情。这是最重型的,最轻的呢,是好朋友聚会,跟​来两个陌生人,应酬的话便也还是得说。"

+++++

這一段話Len寫了也有一段時間了,看到的時候深深觸動。就把文字存了檔.....

因爲在之前就親身體驗了一次這樣的夢幻經歷。 話説不久之前因工作跟某位人物頻頻接觸,想來上輩子救了很多螞蟻(?)累積了福報,大人物對我一直愛護有加。有一次,他跟我說要介紹國家龍頭企業的老闆給我認識,我當作他開玩笑,沒想到,他認認真真地去安排了飯局,閉門在貴賓房吃了個四小時的晚飯!

我是誰呢?我不過是顆小馬鈴薯,人家掌管幾百億生意坐下來跟我吃個飯,看的當然是佛面了。面子真的給到足,非常客氣,先是問我對他的集團有沒有認識?然後叫人拿來集團刊物,一頁頁介紹他們的生意:發電廠、地產、建築、商廈、電訊網絡......最後的部分是遍佈全世界各地的豪華resorts,令我眼前亮了起來,然後呢,原來連大名鼎鼎的東方快車也是屬於他們集團的,我眼前一亮再亮。大老闆大概也抱著給臉給到底,送佛送到西的心態,就熱情說:“以後你想住我們那個地方的那一家酒店或度假村,儘管開口好了,住多久都不是問題!” 我頓時~~~~~有點腦充血的興奮!媽呀,那個東方快車的歐洲route我看中很久啦,媽呀,我的念力要這麽犀利嗎?

四個小時的晚飯吃得很愉快.....是次經歷至今對我來説依然充滿夢幻之感。就這樣,不費吹灰之力.....下半輩子的豪華度假住宿都有人埋單?!這些物質還是身外物,就算沒有這樣的offer,我的日子還是快活得緊的,反正因爲工作,享受的機會從來不缺。我真正感激的是“佛面”,以我們懸殊的地位來説,我回報他的機會是幾乎零....可見他是不求回報真心待我好。心裏的感動是,因爲我明白。常常,當我待誰好,動機也是純粹的,沒有希冀任何回報。我是沒想到,原來我付出過的,是真的會循環回到我身上,儘管不是來自我付出的對象。一切都是感召麽?我是怎樣的人,便會吸引怎樣的人,怎樣的事跟我相遇。命運仿佛在逐漸轉型中。我珍惜這樣的心意,如同珍惜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