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12

最美的,最好的






去年在肯雅回來以後,儘管因爲工作長短途的外游機會不斷,但其實真正出遊的意欲不高。非常安於呆在家中,很享受留在香港的日子:跟朋友見面吃飯、去逛菜市買材料回家做飯、偶爾去郊遊舒展身心........不用在"pack n unpack luggage”的忙碌中趕場,感覺很閒適愜意。

肯雅之旅,對身心極大的影響,至今還在發酵。也許,這樣有質感的旅程,一次,就抵得上十次不同的旅程了。那浩瀚的氣場啊..........

前幾日讀到服裝設計師鄧達智的專欄,他去了肯雅,也入住了我當時下榻的Mount Kenya Fairmont——酒店的貼心服務令人難以忘懷,每每吃過晚餐回到小屋,屋内的爐火已經在燒,大床的被窩放置了兩個大暖水袋幫你暖床。只能用關懷備至來形容他們對客人的體貼。所以我離開時,給了豐富的床頭小費。

鄧在專欄這麽寫:“......那夜吃過一頓絕近殖民地時代氣氛 Fine Dining,躺在泳池邊感受雪山與星空的包圍,靜候流星至夜夜深,遠離煩凡塵,感受除卻福氣,只餘福氣。” 他所說的泳池,就是上圖的泳池了,酒店在海拔6000米雪頂的肯雅山山坡上,受雪山及無盡綠茵包圍。我也在躺過在那泳池邊,靜靜觀賞星宿明亮的穹蒼,平靜之中,感恩自己擁有的福分和運氣。

22.3.12

有些路只適合一個人走

快樂可以分享,

悲傷卻是不宜被打擾的。

感傷的飄移,

緩靜的深情,

低低切切,

停停走走,

終究只能是自己的事。

21.3.12

説話的事

看到我喜歡的作家寫:Living to tell......

我不懂有多少人曾經跟我一樣,

有過這樣的想法:了解自己的人,不必多說。不了解自己的人,多說也無用。

這個立論沒錯,但有沒有發現,這其實是有種賭氣的成分在裏面?

越了解自己的人,就越能明白,我其實連自己也未能了解清楚,又怎能希冀別人對自己所有的心情感受想法心領神會?

這個靈魂知己的烏托邦,是自造的寄托,也是自造的失落。

情感,既需要時間的累積,也需要在不具名的摩擦中反復用心地了解、溝通。很多時候,一個眼神交會的默契,是濃縮了無數個日子磨合的無言之言。這一切,都難以省卻過程得來。

所以,與其好像執著真愛標準那樣令自己不斷對現實的愛情失望沮喪,不如放過自己,期待有個超越言語就能明白自己的人,不是強人所難嗎?試問自己又何曾可以這樣純粹地了解一個人?心底有話,還是要嘗試表達,說出來比較好。你覺得自己不是對方所想那樣,就好好地說,好好地說個明白。

我也不過是人,生活,生命與生命之間的聯係,根本是需要依賴語言和文字。

+++++

“我只係想同你講,多謝你對我好。”這句話是從我心底說出來的,看到你晶亮的眼神,閃爍出大量感動。刹那我納悶了,你這樣一號人物,遇過無數風流人事,又助人無數,沒人對你講過這樣一句話麽?

+++++

這好像無關說話的事。

在精神層面邁進一個新紀元,每天都被淡淡愉悅籠罩著:連壓力、恐懼、擔心、哀傷,也是愉悅的。這不是一個statement,而是在心底深處,有一股神秘的力量,保護著自己,就連所謂的“負面感受”,也是愉悅的。原來,那些二元對立,不是分裂的,我漸漸將之融合。

精神自由的無垠。

20.3.12

需要提醒

有些小道理,還是需要旁人的提醒,才有叮一聲之感:

1. 一個人迴避你,未必是你的問題,大有可能是他無法面對自己對你做過的事講過的話立過的心腸

2. 越是心虛,反彈越大越是不可理喻

3. 不是有很多人在一個内疚、羞愧......的念頭升起時,可以不去壓抑而願意正面大方地打交道,結果層層自欺會扭曲糾結成自造的複雜,而我是異類(謝謝讚美!)。

4. 我的心靈成熟度其實比起一般人快和深,而且個性有種豁達,所以思想前瞻和前衛性具之,很多人會跟不上的,我要有耐性和包容性(再次謝謝提醒和讚美!)。

條條道理通羅馬

轉載Len:

一大清早鲁安钻进棉被里跟妈妈说情话。
情话他用英语说。
Louan: Mama, i am sharing you with baby, i can share.
mama: oh, you don't have to.
Louan: why?
mama: i have so much love in me, i give a special kind of love to you,only you, and i give a special kind of love to baby, only bably, you guys don't have to share.
Louan: but i want to share?
mama: that's fine, you can share the special love you get with anyone, if you chose.
鲁安幸福的闭上眼睛微笑了一下。
我不是嘴巴甜,在自己的话语上涂两层蜜糖哄小孩,
肺腑之言。

+++++

對我來説,“i give a special kind of love to you, only you, and i give a special kind of love to another one, you guys don't have to share” 很適用于感情關係。人性是多面的(首先要承認自己的多面),總會遇到一個人以上,讓你有特別的感覺。有時候,同時愛著兩個人,對兩個人的感覺可以是截然不同而獨立存在,河水不犯井水。人性的基因本來沒有什麽道德條款,社會惟有利用婚姻制度制約及維持社會安定。這是爲什麽道德下的關係很簡單,但現實的情愛關係往往錯綜複雜,超越道德。當然,社會安定是重要的,只是制度下衍生的“專一”所製造的情感最高價值觀,令多少人錯認了自己的情感需要,令多少人壓抑一生。

18.3.12

朋友的cafe


很幸運,我身邊有開cafe的朋友。兩位朋友分別實現了自己的夢想,開了兩家風格迥然不同的cafe:Rondavy's 、Teakha。到朋友開的cafe,跟作爲cafe的熟客,那情境是有分別的。朋友不約而同講過,我到了他們的cafe,好像回家一樣自在。會很自動也很自然地幫忙收拾杯子碗碟和擦桌子。也試過赤腳走來走去。

從開cafe這回事,會悄悄發現年齡邁入一個階段——以前,身邊只有“開cafe為夢想”的朋友,現在,朋友都有能力實踐自己想要的。我受惠于朋友的夢想,十分感激有他們的堅持和毅力,讓我有個自在舒閒的安歇處。

Teakha是我常去的cafe,每次在fb上打卡或貼上照片,一定有人回應:你又去Teakha!

這裡流露主人Nana的明亮和純真,還有藝術氣質。Cafe裏的茶壺、杯子、盤子,都是她請北京的陶瓷藝術家朋友燒的,所以每一個杯子的形狀都略有不同,散發自己的個性。

常在這裡安靜地,寫一篇稿。常坐在一角,在音樂聲在翻雜誌的動作中,感受心情的流動,看天色的變化。





這是我愛坐的戶外位子,拉開窗口,便可以跟在料理台前工作的Nana對話。

寫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