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12

離開前

親愛的朋友出發到名古屋去跑馬拉松了,曾經認真想過要一起去給她打氣,
還計劃了以自己的身份及才華換吃換住換機票,光是想就已經樂透了,
可是最後是有自己的事走不開。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出發、降落、抵達和離開。
常常在這四個情節更換中想起許多事許多人。
那一刻對自己極度柔軟。

真的曾經一百萬個介意自己是個被一個click unfriend就可以click走的人,
當然這也很視乎按click的對象,
不是自己重視的人不會那麽上心。
那種痛是.......心底深處最恐懼的被嫌棄被抛棄,
真的發生了。
後來真的體恤了自己的痛,
真的明白了反彈的傷害對於治療痛楚根本無濟於事,
於是懂得了,
對方也會有難言的苦痛和哀傷。
開始打破了防衛,
開始不去介懷的所謂的自尊不自尊,
更不再計較對錯是非,
因爲每個人的感受底下,
埋伏了千縷萬絲的前因後果,
怎算得清楚?
怎講得清楚?
去解釋,
去補救,
是因爲用體恤了自己的心情去體恤別人,
不是想抵償做過的傷害。
這兩者實在有很大分別。
因爲在大部分時候,挽回和補救,
是接受不了自己被放棄了,
是在恐懼之中不想失去。

而我終究是接受了,
我應該是不被對方珍惜的一個人,
他的不珍惜有他的理由,也許有他的痛楚,
有他不可被碰觸的禁忌,
我體恤他的所有,
但同時在體恤自己的出發點去關懷。
不是害怕被遺忘,
不是害怕被放棄。

有時候,我也要接受,我對某個人/某些人來説,
不是那麽重要。
一個click就能送走了一切,、
那是傷心的。
那當然是傷心的。

那天在他面前不禁說起,
“曾經啊,我很想要你家的XXXX,因爲曾經有個男孩子說過要送我”
沒有眼淚沒有大起伏的傷感,
卻也是脆弱的缺堤,
在敍述一段往事前。
從來從來沒有想過可以在一個名副其實“對號入座”的人物前講相關的心事,
他是如此體貼,
默默聆聽許久,
手搭在肩膀上輕輕摩挲表示在聆聽。
悲傷這樣被陪伴了,
感覺真好。
不可能再好了。

生活越來越精彩,
好朋友很多,
以前我會說:“已經活得很好了,還有什麽不滿足的呢?”,
其實是沒有正視過允許過自己的哀傷。
是的,
工作和生活都萬分精彩,
但我依然會為在意的人,
心内揪著地痛,
會為有過的委屈而憤怒,
點點滴滴,
這些感受是不會被多少精彩或順遂或美好而抵銷的,
因爲它們是它們。
我是真的懂得了自己的傷心,
這是我對自己的慈悲了。

8.3.12

應該要像水

什麼是你心靈所需要的"水"呢?

請不要忘記為自己的心靈獲得水源。

也不要忘了當周圍真的有水要來滋潤心靈時,

要讓你的心靈可以軟化,

可以不要再鋼硬,

以致所有的水都被阻擋在外,

而內在的乾枯,只能持續枯竭。


(心靈鋼硬,包括是:不認輸、不示弱、不承認需要、不想欠人、不​想感到羞愧與羞恥...等等)

轉載自:同哀傷

+++++

曾經也是個心靈鋼硬的人呀,才會有共鳴。特別是:“不想欠人”這一項。有一天,我回心一想,我要不起嗎?Why not?你要對我好你要幫我你要保護我,好呀,來吧!正如我也會對某些人是特別好一樣,一些人跟另一些人的緣分,的確存在著某种妙不可言的元素。只要你是真摯地付出,我就大方接受。我的心不再感覺虧欠,終于。事實上,我並沒有虧欠誰。

也不過是心念一轉瞬間開了竅而已,身處的世界,面貌悄悄起了變化。許多我不曾希冀、想象過的人與事紛紛靠攏、發生、親近。我的生活還是我的生活,只是格局變得越來越大。是我的心變大了。我看到生命的天地可以無垠,愛也可以無垠,只是被自我的卑微感及恐懼制約。漸漸,無謂的掙扎平息了,即便有憤怒和不安也是和諧的,充滿覺知的。像是超越了什麽又說不出一個所以然,就隨它吧。不再尋找答案,不再追問生命和愛的意義,其實,在經歷在發生的一切,便是一切了,包括意義,也超越意義。不再被意義制約,於是,意義以外的,便湧進了。

7.3.12

我愛你我也怕你

只要這樣,同你在一個城市,要見面的時候可以見面我就放心了。我真怕將來到了別的地方,再也找不到一個談得來的人,以前不覺得,因為我對別人要求不多,只要人家能懂得我一部分我已經滿足。可是自從認識你,知道這世界上的確有人可以懂得我的每一方面,我現在反而開始害怕。——張愛玲致鄺文美

是的,我愛你,我也害怕你。

25.5.1977

我幫某本男性雜誌寫專欄經年,這本雜誌所屬的出版集團,最出名的就是拖。稿。費。不是拖一兩個月,也不是五六個月,而是一年。開始我還是好聲好氣地問,後來實在忍不住,找主編開火,在電郵中開炮,記憶中連“文化毒瘤”這樣的字眼也用上了。還沒追到稿費,當然也罷寫了。事後冷靜下來,我也覺得自己有點過分的,我的衝動、兇狠、惡死.....唉!可是這位主編不但成功幫我追討回所拖欠了萬餘元稿費,而且禮貌周周地問我有沒有興趣+時間繼續寫........我真納悶呀,通常在這個位子,擁有一些權力,都會很小氣記仇的呀。後來在fb上知悉,這位主編竟然是跟我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噢,那我大概明白了,這一天生日的,應該都是心胸廣闊大方不計較的吧?嘻嘻。(是啦,我兜個圈讚自己!)

註冊的重要

這個世界真是活到老,學到老!整天在媒體上看到“註冊營養師”這​樣的稱號,都會想,註冊跟不註冊,有什麽分別?不過從來沒有主動​尋找答案。剛才無意看到,原來“註冊”是很重要的識別標簽,是政​府通過法定條文監管和規範營養師/​營養學家的專業資格,要不然人人都可自稱營養師。完成大學營養學學​位,也不代表是合格的營養師,還要考取“牌照”,成爲註冊營養師​,才是專業的,好像醫生一樣。不過香港目前沒有營養師註冊機制,​看到的註冊營養師,都是在英美或加拿大或澳洲註冊,但一樣受到香​港政府認可——西方國家的社會制度,對於保障市民的切身利益,還​是嚴謹許多。

6.3.12

只要你對我好

和好友聊起某人,他說:“人必然都是多面的,但不管他在別人面前呈現的是那一面,他在我面前是對我好的,這就夠了,不是嗎?”這真是大智慧。

想起這短短的日子,心靈一次又一次被一個人撼動,也不過是因爲,真切感受到,他對我真好啊。開頭的確有種“exclusive”的虛榮,後來,再後來,真的是被感動了。

很多時候,一個人離不開另一個人,也不過是因爲,他對我太好了。

人生在世,男男女女在此塵世流轉,曲曲折折的心事,其實也不外是渴望擁抱,感覺被愛,可以被珍視。只要你對我好,又有多複雜了?我們都無可避免地心軟,無可救藥地希望被善待被疼惜,這是沒有法子的事了。

相愛,不想見II

你好嗎?
你在哪?

臨睡前

和親愛的Len在面書上就她的status展開了短短的一段談話,體己的觸動很深,那種自由暢通,令人覺得安全和恬定。生命在進行,生活中發生的一切,並非所有都被我喜歡,但確實所有都被我感激。年深日久,越是碰觸到内在的豐富及多面性,越是看到自己生命無法被制限的精彩。精彩不一定是全然快樂的,可是這就是我所追求的人生了。内心巨大的轉型在逐漸完熟,過去、現在及未來的自己,破碎與完整的自己,光明與黑暗的自己會驀地相逢,整合新的我。我内心的詩意,我對現實的掌控,我在靈魂與肉體之間的靈活伸展,我的所有。命運為我譜寫了許多美妙的章節,因爲此刻我的能力上可以駕馭這些事情的發生。

我會甜甜地睡去。

4.3.12

的確

轉載:天生,有习气。人逃避的东西里面,往往可找着一生追寻的线​索。(麥成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