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12

另一個人生

友人G在fb上這麽寫:

“One day. I will leave everything behind. Throw away my phone. Delete my fb/email/weibo/twitter/linkedin account. Find a new identity. Meet some new friends. Find a new job. Maybe start a little cafe in another city.”

啊,我有時候也會這麽想的,想要另一個身份,過另一種人生,體會別種生命境況的活法。有時候想得很認真,所以那天我問Eric:“如果我跟你離婚,不過我補償你一大筆錢,你會不會好過一點?”

但我目前的生活太精彩,我暫時不捨得離棄。

14.2.12

情人節絮語

1. 情人節嘛,情意綿綿的節日,我卻想起了恨。想起了我宣傳第一本書《從我腳尖吻我》接受訪問時,說很多女人是只敢愛,不敢恨的,一旦心生恨意,就拼命打壓自己的念頭,令心理扭曲再扭曲.......有讀者說,他們是看了這段訪問内容對我產生興趣,然後去找我的書來看。因爲說中了他們那一份不敢恨的糾結心情。關於恨,我也曾經如此迴避過,因爲我誤解了恨。其實恨與愛是共融的。恨應該與愛一樣,被自己大方承認。

2. 這個年代應該沒人不懂何謂靈修吧?其實靈修並非虛無縹緲,而是可以提煉身性,令自己發揮最高才能——包括“愛”,愛的能力並非憑空而來,需要累積,需要内在的提升。

3. 女友說“人要有能力養活自己,只要自己能搞定自己的生活,那麼精神上,我就可以對我相信的感情質量,繼續追求和等待和執著。”好像一根狼牙棒迎面打下來血淋林的提醒!什麽都會假,現實最真:如果今天我走出這個家這間房子,到外面連自己交租的本事都沒有,我如何能確定自己對眼前人的“愛”,是真正的包容,還是缺乏經濟自主能力的姑息和壓抑?如果在經濟上需要寄人籬下,情感上亦難免會仰人鼻息,感情再不如意對象再不適合自己,也會得過且過——這種故事屢屢發生在上一代的女性身上,而現代社會也不乏類似劇情。愛情裏頭載滿現實,清醒一點會令人堅強。

溫柔情詩


我把你的名字,
栽種在一株李樹下
讓枝葉伸展
向天空表白
我無從訴説的愛
(塵翎)

情人節快樂

情人節呀!想起我愛過的人,有的情感給得很吝嗇,對他好他又受不起小家地不敢要.....有的遊戲一場,來去匆匆.......有的對我好到我覺得自己上 輩子做了許多好事.........有的立心不良,純粹利用........我恨得起,也愛得起,總算沒有辜負自己。我跟自己說:情人節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