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12

號外


在12月的《號外》看到自己的書《誰說我寂寞》的rev​iew,實在驚喜。《號外》是我燃燒青春、閲讀品味啓蒙​的重要讀物之一,又怎會想到,十多年以後,自己寫的書也​有機會刊登在雜誌上呢?有種奇妙相逢的感覺,好像成年的​我,與年少的情懷接軌了。感動,感謝。

4.1.12

半天

下午出外,風大,吹得頭有點疼。拜訪了友人的臺灣友人開在上環的小咖啡館,氣質出衆得不得了,完全個性化,一見傾心,大概又是一個消閒的落腳地。晚餐在家隨便吃了杏仁無花果黑麥包,配氣味濃烈得嗆人的法國roquefort芝士。是blue cheese中最臭的芝士,我真是大愛,欲望跟清心寡慾,永遠離太遠。生活持續有夢幻事發生,那些不真實得很真實的事,已經成爲我生命的一部分。我充分享受一切。心靈在進入一個轉變期,很大,很長遠的。2012沒有多明確的計劃,除了寫書,以及報讀貝曲花藥國際證書課程。也許有一天,我會做一個花藥治療師?誰知道。人生在既有的軌跡上安穩前進,又能不時有出軌的驚喜,才是我要的精彩。





2.1.12

它們是共融而非對立

一旦把自己的內心分成天使vs魔鬼,打壓和想辦法清除魔鬼,只會​讓一個人更扭曲。非黑即白或非白即黑的的世界觀,是個過度簡化世​界觀。而且很多人所講的魔鬼,其實是人類的本能。本能是不能清除​的,是要整合。 如果有修過靜坐禪定的人,就知道,一旦你把某些念頭封魔,然後要​清除那些念頭,是沒辦法進入精神統一的狀態。(江建勇)

有光明,就會有黑暗。愛自己的黑暗面,和愛自己的光明面一樣重要​。我們個性像日子,需要白天黑夜的交替,是自然的定律循環。如果​每一天都只有白天,誰都會累死。看過慣性壓抑自己的人,露出個性​的另一面時,卻是更爲猙獰。允許、接受自己有幽暗面吧,那才是心靈能平衡的不二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