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1.12

其後

對於人與人之間的投射、反射,越來越圓熟通透之際,

我很認同『我看見的你是我自己』,

但同時察覺到,

如果想要為自己脫罪,

也很容易對別人的指控當作『你看見的我是你自己』,

無需為自己負責。

其實啊,其實,

他看見的我是他自己,沒錯,

不代表他看見的『我』,並不存在。

如果我抗拒他說的『我』,並且很聰明地: 『Cheh!他把我看成這樣,因為他自己是這樣啊!』來自我開脫,更證明,那是事實。

因為有這樣的我,才讓他有所投射,才讓我對他的投射有所反應。

發生什麼事不是最重要,別人說了什麼也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是自己當下的反應。察覺那個反應,會瞭解自己多很多。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