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0.12

斷片

林燕妮不久前在專欄文章中提及,曾經有兩次,舊愛黃霑就站在她面前,可是她「視而不見」,真正的視而不見,完全看不到他的存在。好友和她的媽媽都奇怪:「你怎麼當他透明?」林燕妮說她真的沒有看見他。事隔多年,她於近期才向精神科醫生問起為何如此?精神科醫生這麼回答:「你的腦袋在保護你,沒有把他的消息傳到你的任何感應器官,沒感應,那個人便不存在了。你的腦不想你看到不想看的人。」

林燕妮恍然大悟:原來我那麼不想見到他?醫生聽了繼續說:「這是你深埋心裡的頹喪,埋得深得你也不知道。」

林小姐說:一直無法了解這種「鬼掩眼」的事,原來是我們腦袋的功能。

人類自我保護的本能,實在很驚人,也很奇妙。這是一種生存的本性吧。

香港人形容林燕妮這種情況作「斷片」,那就是對於發生過的事情,完全失去了記憶一般,對於眼前的人與事,連結不上任何感官認知,妄論是感受了。

這樣的「斷片」,如果這是一種自我保護功能, 那是一種怎樣的悲傷和頹喪?要埋得那麼那麼深,讓主人免予承擔的痛苦。

這樣的「斷片」功能,想來自己可能也有的。曾經(被)傷害很深的人與事,傷心流淚過一陣子,然後,可以對此人全無感覺。真的全。無。感。覺。也許是放下了,也許是腦袋發揮了功能:它知道你的工作/社交上避免不了會再見到同一個人,不想你再傷心,便幫你阻隔了他。」

如果斷隔的片段有一天重見天日,會有怎樣的,排山倒海的悲痛?

人的一生,功課可以是很多的。如果我有的斷片,是我這一生沒有累積到能力可以處理的功課,那麼,請讓我一直斷片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