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12

當下一段

有一段記憶是這樣的:

小學吧,應該是八、九歲,
假期到芙蓉姑媽家裡小住,
跟表姐妹一起玩。
本來說好是住一個禮拜,
到了不懂是第三還是第四天,
因為想念爸爸媽媽,
吃飯時偷偷流眼淚。
姑媽看到了,沒說什麼,
就打了電話給爸爸。
當晚,爸媽就從吉隆坡開車來接我回家了。
姑媽住在排屋,
記得在屋裡看到爸爸的車子來到門前,停在鐵閘外,
我已經開心得不停往外看。

那是我唯一依戀父母的記憶。
然而,
這一段記憶,在今天想起告訴了我,
我的潛意識裡頭,
一定是一直這樣認為:
我是個有父母愛惜的孩子,
不管經歷什麼,
一定有父母的支持,
以及他們的愛作為後盾,
墜落時,
有他們的愛作為承接。
從小到大,
父母對我的愛都慷慨,
好像看不到盡頭的宇宙。
我自信過人,自我表達流麗,
遇到挫敗很快能站起來,
很少懷疑自己,
自我價值感很高不擅長委屈自己,
大部分真的要歸功於父母,

因為我從來沒有在他們的愛裡頭遇過任何懷疑和挫折。

以致我擁有的世界面貌也是如此:明亮溫暖,愛很踏實有力量。愛裡頭有很多信任和自由。
愛即便沒有對象來給予和付出,愛也不會因此而缺席。

我在夢想的世界可以一直走一直走,世界不斷變闊變遠,
大概也是因為我內心深處知道,
我有一個可以隨時可以回去的地方。

我和父母的關係,也有需要學習和了斷的功課,
但同時,
那也是一種需要自己的力量去提取的祝福。
當我一步步把功課做好,
也一步步得到更大的祝福。

這就是我的當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