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12

香港啊

有時候,在香港生活的壓力會被自己不小心忽略掉。做事的節奏掌握在一定的效率之內,拿著手機在地鐵就是上網回復電郵。然而,相比其他朋友的忙碌,我顯得清閒,開cafe的R說我簡直是半退休狀態。發現自己無論在那個城市生活,都在不刻意的狀態下,活出一種無法被同化的格局。我想,我就是這麼清晰自己要什麼的一個人,總找到一個屬意的方式和姿態,過自己要的生活、保持一種生活品質。壓力不是沒有,只是再也沒有故意去淡化,就不特別濃重,所以會被忽略。香港啊,六年了。還會住上一段日子的。

1 則留言:

Vig 威強 說...

六年啦,我又想起以前在香港六年的日子,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