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12

馬代靈異事件II

話說我第一天進到房間,把行李放在walk in wardrobe的地板上,就聞到一股隱隱約約的腳臭。

來到書房,開始把電腦、充電器等擺出來,那股腳臭和鞋臭味變得濃烈,我好奇心大發,便到處尋找味道來源。把鼻子貼近地板,不是。貼近椅子,不是。貼近書櫥,不是。貼近窗戶周遭,不是。(好似癲婆!)那裡都不是。可是那味道就是這樣地存在,不增不減,不來不去。

可是不久後,那味道又消失了。我不以為意,把所有東西擺出來弄好以後,就出門跟公關和其他媒體朋友匯合了。因為沒放在心上,就沒有跟其他人提起。(況且,大家一碰面,都迫不及待互相驚嘆各自獨霸的超級豪宅有多誇張,我們一致的評語是:僅僅是浴室的部分,就已經比起香港住的房子大)

第一晚沒事。第二天晚上回到房間,沒有異樣,那大床非常舒服,又有服務員來開了夜床,隨時可以準備就寢。我躺上去,翻了幾頁雜誌,便熄燈睡覺。睡得很沈,到了清晨時分,忽然,我的鼻端有一股濃烈的臭味,就是那腳臭和鞋臭的混合氣味,我被那臭味熏得醒來!清醒的剎那,我意識到那麼濃烈的味道不可能忽然來到鼻端,又忽然消失的,要是有什麼死老鼠死蛇之類的,那臭味不會如此飄忽,而是會一直固定飄浮在空氣中。幾個念頭在瞬間閃過,我忽然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就在這忽然明白的剎那,我心怯怯,整個背脊寒起來。我撐起身子開了床頭燈,看看大床另一側有沒有“人”?(那張床太大了,我只靠左睡佔了很局部的空間,躺著的話,完全看不到旁邊)沒有。也許有的,只是我看不到。我再看看鬧鐘,清晨六點半。我已睡意全消,起來打開所有落地窗的窗帘,然後心裡說:我跟你能夠千里迢迢遇上都算有緣分,但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大家最好河水不犯井水。然後又在心裡默念了一遍大悲咒(也不懂為什麼會選大悲咒,是很自然地“沖口而出”,我會背誦的經文不止大悲咒。)。接著坐在書房,上網,做一點有的沒的。然後去梳洗,出去吃早餐。

在早餐桌上跟其他朋友提起,才知道住在我隔壁villa的明報旅遊記者K小姐,也嗅到同樣的臭味,而且時有時無。其他人則沒有問題。我們對看一眼,猜測:那個“人”是不是兩間villa跑來跑去?還是有一個家族?(!!!)

回港以後跟好些朋友提起,有人問:“你不怕嗎?還留在屋子裡。”“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的剎那是會怕,可是很快就恢復鎮定。”也有朋友說:“天啊,你竟然沒有衝出門外,竟然還在那裡上網!” Errr.....其實我真的沒有想過要回避,只是覺得大家河水不犯井水就好。

這就是我的馬代靈異事件,也是我第一次遇到靈異事件。是為記。

3 則留言:

JENNY 說...

宅太大而且感覺不夠光猛的確會聚陰,不過河水不犯井水,最重要"大家"互相尊重,你的做法不抗不卑,好!
下次可以觀想一個白光球包圍自己與全屋,可以有保護的力量 ;)

yanwei 說...

Jenny

我發現,不回避是我的性格特質,哈哈!

間大宅的確帶陰,我想是周遭的樹木太多了!

謝謝你的方法建議,我會記得!

seasonc 說...

你有无check你自己的脚啊?(纯属搞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