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12

禮物

今年生日超級大豐收,收到厚禮之豐盛昂貴,叫我不好意思放出來炫耀(?!)。還有父母知道我頻頻出遊需要盤川(哈哈),包來了兩個裝了充裕美金的大紅包作生日禮物。心裡快樂無比,紅包呀禮物呀這些物質的體現都是愛呀。

至今依然持著爸爸給的白金附屬卡過日子,有些朋友知道了會覺得這份寵溺不可思議,有些長輩看不過眼甚至會斥責說不應該。但其實哪有應該不應該的?這是我和爸爸之間相愛的方式啊,花的又不是你的錢,什麼時候輪到你置喙?有時候回家,爸爸會輕責:“你呀,買那些很貴的東西不捨得花自己的錢,就來刷我的卡!”話是責備話,語氣卻是歡喜的,眼神充滿笑意,我就順便撒嬌說:“你給我都是想我這樣花,不是嗎?”然後我會去抱一下爸爸。我知道,我們都捨不得把這條臍帶剪斷的。

好友J先生說我是個嬌縱的女孩子,年歲增長,人成熟獨立了,這份嬌縱卻越來越明顯(!)。其實母親也寵我,但她會對我有所需索,而父親則是不求回報的類型。我的嬌縱絕大部分也是這樣被父母“培養”出來的,另一個好友J小姐曾經笑說,我在所愛的人面前那份孩子氣,根本是個“父親的小女孩” 。

因為得力於父親,所以從來接收他人的厚禮,都會直接感受到被愛,那麼理所當然。然而,人人有異,對於另一些人來說,厚禮可能是壓力而不是心意。 曾經試過一心一意送了心裡認為很合適的禮物給對方,沒想到對方收下以後表現出來的壓力和虧欠,叫我不知所措,更叫我難過。那其實也不是什麼天文數字的東西,價值也在我的賺錢能力以內,但觸發的尷尬牽扯,叫我有種“好心做壞事”的難堪。不明白的是,為何我大大方方地送,你不能大大方方地要呢?那明明也是你喜歡的,為何表現出來那麼抗拒呢?理智上我能理解自己的好意不能強加在別人身上,理智上我也能明白對方表現的“有所虧欠”何嘗不是一種本質的善良,但我無法否認自己的難過,有一次在開車時想起,這股難過襲來,就這樣流了一臉的眼淚。是委屈的。晦氣時當然也有過“就當我從此收起真心誰也不給”這樣的想法。折騰一輪覺得自己也無需堅持大方,如果對方要還就由他去,他還得不再有心理掙扎,感覺舒服就好。

從中反思的是,”推己及人”這樣的事未必適用在送禮上,因為對方的接收能力未必如我。我只能在另一些有同樣能力的人面前做我自己,有選擇性地付出,而不是盲目地灌溉。這是我後來的選擇。我呢,我永遠都是“父親的小女孩”,對於物質的寵幸,是多多益善的,我相信宇宙把這個訊息接收得很清晰,嘻嘻。










3 則留言:

munsiong 說...

我收噠!大大來我都收噠!=)))

yanwei 說...

好啦,我會一直給一直給,給到你喊救命!:p

munsiong 說...

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