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12

明信片

曾經一度在出遊時熱衷寫明信片,心中有想要遙寄的對象、滿懷想要分享的思緒......

在內心的變化中,漸漸這個儀式不再重要。想起,又方便的話,便寫,有時候是根本沒有想起的。

是這個儀式不再重要,不是人不再重要。

在宜蘭的時候,走進一家精品雜貨店,哇,店裡的明信片琳琅滿目,設計都很別緻,而且店家有代寄服務! 我細心選了一張,寫了,寄給爸爸媽媽。

想起跟季節同遊牛津的時候,一起寫明信片,他第一張抬頭便是:親愛的爸爸媽媽.....我看一眼,刻下“五雷轟頂”的一擊。怎麼老是記得取悅朋友,忘了自己的父母,其實也需要被取悅。

至此,每一次都寫給自己的爸媽。

常常覺得啊,做父母,心情是很卑微的,子女一個笑容,足以讓他們樂上一天。再多做一點,便能感動到哭了。這種易於滿足,跟愛情非常不同。截然不同的情感。

過去馬爾代夫的trip,沒寫任何明信片。每一家resort的禮品店都有明信片出售,酒店也會代寄.....只是那些風景照千篇一律,看著覺得乏味,每一次心裡都說:“我拍的更美!”就不為寄而寄了。

發現,沒有scaffolding的其中一個轉變是:是會跟一些習慣說再見的。(也未必是再見,只是更隨性隨心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