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12

忽然我又明白了,也許,你不能體諒和了解我的心情,
因為你從來不曾那麼投入愛一個人。

說起勇敢愛,絕大部分的人,都不及我的一半啊。我是典型“頭可破,血可流,愛情不可不追求”的人,呵呵。用這樣的精神來做學問,博士學位都拿幾個了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