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12

是這樣的

世上真的serendipity這樣的事。話說之前生著悶氣,對於某人對親近的人表現出的難侍候與社交臉孔的反差極大納悶著,就讀到了許添盛醫師在《對自己慈悲》一文中的這句話:“ ......因此,亲密关系才是真正的修行,只有在亲密关系当中,你的[龟毛](台語,即是難侍候的意思)才会跑出来,当你回到亲近的人身边时,你的人际面具才会真正的卸下来。看看你自己是如何对待周遭亲近的人,那即你对待自己的方式。”

所以,如果:
他從來沒有容許我委屈,因為他也沒有容許自己委屈
他沒有容許我犯錯,因為他也沒有容許自己犯錯
他對我吝嗇,因為他其實對自己也吝嗇
他對我沒有很坦白,因為他對自己也不坦白
以此類推,反之亦然
因為,
我曾經對自己很苛刻,所以對親近的人也非常苛刻

這樣一來,我懂了。 
自己沒有能力愛護好自己,怎麼有能力愛別人。
還是從自己做起的事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