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12

跟女友短聚的時候,聊着聊着,忽然我更明白了自己。每個傷口背後,都是有個更深的傷口,才會令我如此脆弱,才會令我對珍惜如此渴求。

2 則留言:

慧麗 說...

"在昆德拉的《不朽》里,人类有两种灵魂。

一种,是做加法的灵魂,不断表现自我,膨胀自我,要权力,金钱,美貌,走在街上要让人看到自己,活着为了让别人听自己的意见和声音,要跟世界产生千丝万缕的关系,得到别人的赞美才产生价值,对世界说:看我!看我!于是生活才有了意义;另一种人的灵魂是做减法的,他们觉得自己跟世界没有什么关系,希望能过自己的日子而不被外人打扰,去除与社会模式里的人的牵扯,最后化为零数,不伤害人也不需要任何人的目光,甚至认同,他们的生活只是一种感觉。"

这是今天朋友在面书上分享的一段话。想起了嫣薇姐姐,在做加法的同时,也把减法的功课做得那么好。

你面对生命的那份睿智与从容淡定,那么欢欣地爱自己的全部,包容自己的全部,却又不失谦卑。你是多么地美丽啊!(:

小读者上。

yanwei 說...

慧麗

謝謝你的肯定,實在太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