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12

內觀

看到Len在fb上寫這段:

“我写说想到要带着鲁安玩中级森林泰山,我会怕,
写完了,又写如果玩悬崖跳伞会怕;
真的写完了,
发现其实我是不怕的。
说自己会怕,是一个很旧的习惯,
这个习惯 ’绑架’ 了我,说出与目前我的心境不相符的话来,
然后感觉怪怪的,一直怪怪的,
说谎了似的。
几小时后,心里一个声音清晰的浮现:
你并不害怕,你只是习惯了害怕。
我并不害怕。
这是最update的说法。
不过当然,像悬崖跳伞这种事,我还是觉得不要随便去想比较好。

这个故事教训我,要常常让新的事物进入自己的生活经验范围,
否则我的言行,将得不到机会更新,
心灵成长的展现会受到妨碍。”

想起不久以前有過異曲同工的小小醒覺。

話說出外吃小火鍋點餐,點的食物,份量以兩個人來說是剛剛好,
我心底卻很自動地反應:不夠飽的,多點一分牛肉吧。
同伴說:應該是夠的,怎麼不夠?
剎那間,我問起自己:為何每一次,做飯、點菜,都會有一把聲音跟自己說:不夠飽,不夠飽,煮多點,吃多點......
我是真的不夠飽?還是習慣了“覺得不夠飽”?
而我的飽肚標準在那裡?
自我回答:七分飽對我來說不是飽,要開始有撐著的感覺,才覺得是飽。
自我對話到這裡,我心力叫起來,怎麼會這樣!
又剎那間,心中明澄,這個“不夠飽”的恐懼,是從父母那裡過來的:父母從小家貧,常常吃得不夠,飢餓是家常便飯。到他們有了自己的孩子,最擔心的,就是我們吃得不夠飽,過量食物是成長時期常有的事。那個恐懼,根深蒂固地存在於整個家庭,紮根成為代代相傳的潛意識反應。 

找到自己多年來無意識行為的剎那,我如釋重負。

的確,不用多點一分牛肉,那兩個人的份量,是剛剛好的。
想起這樣的內觀,令自己不斷活在更新中。

內觀是斷除習性反應---癢了就騷、痛了就叫、委屈要舒展......都是人之常情。但感官知覺無窮無盡,對愉悅的追求,以及對痛苦的逃避使我們身心陷於矛盾的無力當中。內觀帶來的解脫,是體驗感官和肉身的無常,解除習性反應。我得承認我其中一個習性是要面子,要面子令我自我感覺良好,甚至沾沾自喜。行為上的習性反應,最顯著的就是“覺得不夠飽”,總要有過量的情況出現,才覺得是“夠”。剔除習性要多久?我沒有概念,相信是因人而異。有的人在得到那個click的當下,就已經解脫;有的人也許需要一段時間的繼續覺察調整。我不知道自己的資質是那一種,但我想在對主體的體悟和感受的觀察中,我會發現。
 

3 則留言:

說...

因爲這一篇,我也如釋重負。

謝謝分享!

Sarah C. 說...

愈看你的網誌,愈覺得有點佛的禪味。
很多時,我只看,不留言。
最近看了一位大師的「放下心中的牛」
再看你的網誌,感覺有點一樣。
耐看,值得細味!

yanwei 說...

謝謝兩位。

一起好好生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