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12

這個孩子太黑色

今天在《蘋果日報》上的專欄,讀到最後我不停流淚。因為我也有這樣的父母,在黑色中看見我。
讀過最感人的母親節文章。

+++++

《這個孩子太黑色》
作者:畢明

小孩子的眼淚,不可怕,小孩子的寂寞,才可怕。可怕得叫人心疼。

少年都不識愁滋味,寂寞不是要等到17歲才來叩門相認嗎,提早世故合該恕不招待, 還有好一輩子啊。在無憂無慮無邪無忌的童年,個個臉蛋都胖胖粉紅,笑聲裏有天真奇想鞦韆雪糕惡作劇,應該寂寞免疫,不應眼眶載着深不可測的百年孤寂。你捨 得他們掉進與年齡不相稱不成比例的孤獨黑洞嗎?

我告訴你一個故事:那孩子,約六歲,小學一年級生吧。某天上學,畫畫堂,和譪的老師出題,請同學們 畫下他們腦海中想到的東西,課室內大家便起勁用心的畫呀畫,他畫了大黃的花貓,她畫了粉紅的白兔,他畫了有角的啡甲蟲在嫩藍天,那孩子呢,畫了一大片實黑 色。一點都不幽默。一盒蠟筆五顏六色都不用,他就用了黑色,把一整張畫紙塗滿,全黑漆漆的。老師看在眼裏愣着。下課了,同學都走了,那孩子一個人留在課 室,低着頭埋着首,繼續的畫、畫、畫,塗出全黑的畫一張又一張。老師很擔心,把那孩子的黑畫作拿給其他老師看,都無言,她決定把畫作拿給孩子的父母看。爸 爸看着手上每吋都被黑蠟厚厚濃蓋着的畫,一頁畫紙,沉重甸甸的,家訪時,孩子仍在自己的房間埋頭伏案一言不發,不停猛畫他的黑色。

憂心的父母帶他 去看穿白袍的專家叔叔,他不語,不知自己做錯了什麼事,低着頭,白袍人問他畫的是什麼,他祇拿着黑蠟筆,繼續在自己的手掌上塗。再面對更多的專家,帶來孩 子更多的沈默,他畫了更多幅的黑畫。如今,課堂上那孩子的座位空了,他被關在療養所,一個人在病房內,繼續畫,散亂滿地是他的黑畫。一天,老師在那孩子原 本的座位,見到一份小拼圖;照顧他的姑娘也忽然發現,地上的黑畫也不全是黑色的,有些黑色之間是有關連可湊拼起來的!一個個專家、醫生、護士、父、母,便 急忙地把孩子的每一幅黑畫都拿到體育館,鋪在地上,老師在觀眾席居高臨下指揮眾人合力拼貼着孩子的無數幅黑畫──謎底解開了!原來,他用很多張畫紙,畫出 了一幅大鯨魚!

都誤會了。你看不穿,不代表孩子太瘋癲。「問題兒童」是日本孩子,來自非常警世感人的公益廣告片,請大家多用想像力鼓勵小孩子,讓他們可以做小王子,吞了大象的蟒蛇不是一頂帽子,祇是大人看不見。

孩子寂不寂寞,快不快樂,看大人們了。我幸運,我感恩,我的母親,讓我有堅固的自信和過人的安全感,小時候,無論如何,我清楚知道,她會是在黑色中發現我的人,當世界以為我很怪,她會最終也最快發現我的鯨魚。

祝所有母親和她們的孩子,都快樂。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