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12

悲劇女主角

讀到Len寫這個,是很有共鳴的:“......自然的认为生命是困难的,
一切都必须经过痛苦的挣扎,经过羞辱,才能得到。"

所不同的是,她經歷的是成長教育帶來的生命觀,我的是一種幻想式的悲劇情意結,而且獨獨運用在感情上。喜歡在悲情中認定自身。希望藉著感情經歷,為生命製造不平凡,在痛苦、掙扎中得到存在價值,並美其名為“愛”。沒有經歷沒有波折沒有戲劇化情節的快樂愛情,叫自己不屑:這麼平凡!
喜歡在悲傷中活出一點生命的重量。

直到有一天,徹底看穿自己吊詭的心理機制,看到自己跟情感命運的把戲,霍然開竅。看到“想象力”是怎麼擺佈自己的命途。然而,也不是沒有得著,因為如此嚮往轟轟烈烈,如此不甘平凡,一路走來,有過的跌宕,的確有令我的生命內容精彩起來。

終於不必在悲情中認定自身,因為我找到了自己的身份。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