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12

反問

近來和朋友談起hold a grudge的話題,
有時候,連我們也不明白的,
為何會hold a grudge很久很久。
我也會的。
但近年我會反問自己,
我有沒有傷害過別人?
我心底深處知道自己傷害到別人,那內疚是怎樣的?
我面對到自己內疚的感覺嗎?
我可以在徹底面對內疚感以後釋放自己嗎?
然後就是,
當別人跟我表達他被我傷害,我可以認同嗎?
還是我依然第一時間想要保護自己?

推己及人,
關懷自己,和關懷別人的層次,
都不再一樣。
有多允許自己,就有多允許別人。
有多體諒自己,就有多體諒別人。

在這些年來的傷害與被傷害中,我學得最好的,
是擔當、承擔。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