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12

當時

想起一件事。曾經有一次,在常規人滿的地鐵,我拖著十級疲累的身軀和背著一袋沈甸甸的東西,恰好有個位子可以坐下,便毫不猶豫地坐下了。過了不久,有個孕婦站在我面前,我勉強睜開千斤重的眼皮看一看,發現她也沒有盯著我看非要我讓位不可的樣子,而是怡然自得地聽歌。那天的意志力實在撐不起疲累的身體,我只能體恤自己的需要,就繼續閉上眼養神,沒有讓座。後來是不是有別的人讓座呢?我忘了。表面看來,我是個自私又麻木不仁的乘客?大肚婆站在面前也不讓座。但有時候,我也只能這樣無力地卑微地照顧自己,而無法顧及別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