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12

説話的事

看到我喜歡的作家寫:Living to tell......

我不懂有多少人曾經跟我一樣,

有過這樣的想法:了解自己的人,不必多說。不了解自己的人,多說也無用。

這個立論沒錯,但有沒有發現,這其實是有種賭氣的成分在裏面?

越了解自己的人,就越能明白,我其實連自己也未能了解清楚,又怎能希冀別人對自己所有的心情感受想法心領神會?

這個靈魂知己的烏托邦,是自造的寄托,也是自造的失落。

情感,既需要時間的累積,也需要在不具名的摩擦中反復用心地了解、溝通。很多時候,一個眼神交會的默契,是濃縮了無數個日子磨合的無言之言。這一切,都難以省卻過程得來。

所以,與其好像執著真愛標準那樣令自己不斷對現實的愛情失望沮喪,不如放過自己,期待有個超越言語就能明白自己的人,不是強人所難嗎?試問自己又何曾可以這樣純粹地了解一個人?心底有話,還是要嘗試表達,說出來比較好。你覺得自己不是對方所想那樣,就好好地說,好好地說個明白。

我也不過是人,生活,生命與生命之間的聯係,根本是需要依賴語言和文字。

+++++

“我只係想同你講,多謝你對我好。”這句話是從我心底說出來的,看到你晶亮的眼神,閃爍出大量感動。刹那我納悶了,你這樣一號人物,遇過無數風流人事,又助人無數,沒人對你講過這樣一句話麽?

+++++

這好像無關說話的事。

在精神層面邁進一個新紀元,每天都被淡淡愉悅籠罩著:連壓力、恐懼、擔心、哀傷,也是愉悅的。這不是一個statement,而是在心底深處,有一股神秘的力量,保護著自己,就連所謂的“負面感受”,也是愉悅的。原來,那些二元對立,不是分裂的,我漸漸將之融合。

精神自由的無垠。

3 則留言:

len 說...

常常当我说,某人不了解我,
我没有被自己解读出来,或我不会向自己承认的事实是,
某人了解我的方式不是我要的,
你只可以用一种方式了解我,
那就是,
你认同我。
哈哈哈哈哈哈我要给自己一个吻。

yanwei 說...

對喲對喲對喲
太厲害了太厲害了太厲害了

munsiong 說...

常說得:個人期待。
(你的期待管我甚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