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12

離開前

親愛的朋友出發到名古屋去跑馬拉松了,曾經認真想過要一起去給她打氣,
還計劃了以自己的身份及才華換吃換住換機票,光是想就已經樂透了,
可是最後是有自己的事走不開。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出發、降落、抵達和離開。
常常在這四個情節更換中想起許多事許多人。
那一刻對自己極度柔軟。

真的曾經一百萬個介意自己是個被一個click unfriend就可以click走的人,
當然這也很視乎按click的對象,
不是自己重視的人不會那麽上心。
那種痛是.......心底深處最恐懼的被嫌棄被抛棄,
真的發生了。
後來真的體恤了自己的痛,
真的明白了反彈的傷害對於治療痛楚根本無濟於事,
於是懂得了,
對方也會有難言的苦痛和哀傷。
開始打破了防衛,
開始不去介懷的所謂的自尊不自尊,
更不再計較對錯是非,
因爲每個人的感受底下,
埋伏了千縷萬絲的前因後果,
怎算得清楚?
怎講得清楚?
去解釋,
去補救,
是因爲用體恤了自己的心情去體恤別人,
不是想抵償做過的傷害。
這兩者實在有很大分別。
因爲在大部分時候,挽回和補救,
是接受不了自己被放棄了,
是在恐懼之中不想失去。

而我終究是接受了,
我應該是不被對方珍惜的一個人,
他的不珍惜有他的理由,也許有他的痛楚,
有他不可被碰觸的禁忌,
我體恤他的所有,
但同時在體恤自己的出發點去關懷。
不是害怕被遺忘,
不是害怕被放棄。

有時候,我也要接受,我對某個人/某些人來説,
不是那麽重要。
一個click就能送走了一切,、
那是傷心的。
那當然是傷心的。

那天在他面前不禁說起,
“曾經啊,我很想要你家的XXXX,因爲曾經有個男孩子說過要送我”
沒有眼淚沒有大起伏的傷感,
卻也是脆弱的缺堤,
在敍述一段往事前。
從來從來沒有想過可以在一個名副其實“對號入座”的人物前講相關的心事,
他是如此體貼,
默默聆聽許久,
手搭在肩膀上輕輕摩挲表示在聆聽。
悲傷這樣被陪伴了,
感覺真好。
不可能再好了。

生活越來越精彩,
好朋友很多,
以前我會說:“已經活得很好了,還有什麽不滿足的呢?”,
其實是沒有正視過允許過自己的哀傷。
是的,
工作和生活都萬分精彩,
但我依然會為在意的人,
心内揪著地痛,
會為有過的委屈而憤怒,
點點滴滴,
這些感受是不會被多少精彩或順遂或美好而抵銷的,
因爲它們是它們。
我是真的懂得了自己的傷心,
這是我對自己的慈悲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