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12

25.5.1977

我幫某本男性雜誌寫專欄經年,這本雜誌所屬的出版集團,最出名的就是拖。稿。費。不是拖一兩個月,也不是五六個月,而是一年。開始我還是好聲好氣地問,後來實在忍不住,找主編開火,在電郵中開炮,記憶中連“文化毒瘤”這樣的字眼也用上了。還沒追到稿費,當然也罷寫了。事後冷靜下來,我也覺得自己有點過分的,我的衝動、兇狠、惡死.....唉!可是這位主編不但成功幫我追討回所拖欠了萬餘元稿費,而且禮貌周周地問我有沒有興趣+時間繼續寫........我真納悶呀,通常在這個位子,擁有一些權力,都會很小氣記仇的呀。後來在fb上知悉,這位主編竟然是跟我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噢,那我大概明白了,這一天生日的,應該都是心胸廣闊大方不計較的吧?嘻嘻。(是啦,我兜個圈讚自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