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12

新年到

明天就要吃年夜飯,其實前兩天已經停止工作,進入玩樂狀態——儘管我的工作沒有完成。但我現在是這樣了,在不影響截稿日期的前提下,玩了再説,而且也盡量減產——所謂的減產,我挑自己想做的來做,也許是因爲酬勞,也許是因爲知名度,也許是一個難得的機會,也許是因爲我很想做有發揮空間——不適合自己的,再也不能礙于人情而答應了。

停工之前交了一篇稿,其實這一年來對方多次邀稿我都推了,但這次卻是不好意思答應下來,結果證明了,不聽從自己的心,是會瀨野的。交了稿以後,編輯說,那個格式不是他們要的,希望能修改。我想一想,回了電郵說:這次我會改,這也是我最後一次幫你寫專題了。因爲你們要的是執行格式上的寫作人,不是創意上的寫作人。這已經是不適合我的了,希望你能體諒。

事實也證明開心見誠是沒有問題的,對方很了解也很體諒。後來把稿修好了寄出去,我呼一口氣,啊,這是我最後一次寫這個版位了,若干年前,我是求之不得的呀。

漸漸走到一個分水嶺,又另一個分水嶺去。不適合自己的邀稿、雜誌........都是要say no的。

這些日子來感覺非常良好,個人成長的感覺很顯著。說起來好笑,有些很簡單的道理,若不是等到一個click,那開竅是怎麽也不會來的。不久之前跟友人閒聊間,忽然之間醒悟,有些人,是自己一定把對方看得太高而又自我矮化,才會只看到別人的好,看不到自己的好。但其實是長久以來的慣性自卑,令自己心怯了。而同時基於自己眼角過高,所以也沒有對自己很滿意。打個比方,有很多人覺得只要出書了,就是實現了夢想,就很滿足開心了。對我而言,出書只是起步,還不算是實現了什麽夢想,所以再開心也開心不到那種程度。當然也是因爲這種自我要求令我走到今天,但我開竅的是,在別人才華的高度前,其實我的也不低,也許可以超越,只是在心態上,我限制了自己。那開竅的一刻,整個身體輕得會飛,原來果真有思想包袱這回事。

2012年,我的好姐妹K辭去雜誌社的工作,到瑞士深造,早在半年前,她已經開始享受這人生轉變的喜悅,那種對新生活充滿期待的快樂,一如剛踏入社會憧憬著未來一樣。真好,真美麗。如果能常常抱有宛如第一次的心情去期待未來,那有多好。但年歲漸長,被磨蝕的往往就是一份熱情與期待,對生活不再有覺知有感動。K是不想自己再做生活的怨婦,所以拿出行動來改變,而且一變就是360度,證明舒適區是可以被衝破的。同時,身邊的好友也在經歷内在歷程的變化,悟性提高了、開始聆聽和梳理自己的感受、在深層廣闊的層面更願意面對和接納自己.......這些都是好事。又漸漸察覺,心靈上未能同步成長的昔日好友,還是好友,情分不變,只是大家的層次略有不同了。這也是比正常還正常,人生的路,到頭來是自己的事,每個人步伐都不一樣。

這兩年是友情豐收年,香港的朋友令我好感動,愛與被愛的感動很美。有人說,如果你常常緬懷過去,縂覺得不管什麽,都是過去的最美好,代表了你其實不喜歡現況,借陶醉在過去的回憶,迴避當下的生命。如果這個説法成立,只能說,我實在太喜歡自己的每一個當下了,緬懷過去對我來説,比起過去更遙遠。那是我的實在。

新年到,我要繼續好好地、用心地,完成自己。

3 則留言:

Yein 說...

祝福你,完成美丽的无限可能的自己 :)
新春快乐

meeteng 說...

谢谢你的正能量yanwei。
既然你我已经大庭广众下淫来淫去了,我就不再潜在咸水里取精(精华的精啦!)了。我现在冒出我的头跟你打招呼啦。(你又想到什么头去了?!真是的!)

說...

“有些人,是自己一定把對方看得太高而又自我矮化,才會只看到別人的好,看不到自己的好。但其實是長久以來的慣性自卑,令自己心怯了。而同時基於自己眼角過高,所以也沒有對自己很滿意。”

謝謝你這一段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