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2.12

總結

有些事變得沒那麼重要。
有些事依然重要。
不變,也是一種順應自然。
改變,是非常美好。
喜歡命途中的那一些不確定、不穩定所帶來的忐忑,
真是天性能冒險。
未知,所以想要探索。
我是我唯一的主人,
由始至終,
也只有我能為我的生命負責。

我變了。
完成一個部分的生命轉型。

我變了。
如果你沒變,
我變了,
你也看不見。

心有多遼闊,
看到的世界便有多遼闊。

多麼活出自己。
說感恩是因為詞窮。
心情其實比起感恩更深。


1.12.12

走過了一段,來到新一段

昨晚從吉隆坡飛返香港,馬航飛機機器故障,delay三個半小時,其中一個小時受困於飛機上,周遭鼓噪聲拆天。
後來安排乘客換飛機,要下機等待,就乘著空檔打了幾個電話。
回到香港凌晨三點了吧?坐的士回家,經過旺角果欄,看見燈火通明,人們已經努力投入幹活中,為著這城市擁有這般的生命力,心裡感動了一下。
若不是飛機延誤,也未必有機會看到這一幕。
回到家清晨四點。
自我覺察中,從宣佈飛機延誤一刻,到等待,到重新上機,到回到家,心裡沒有升起過一絲一毫的埋怨或不滿或無奈。
更沒有把「正面想法」覆蓋在負面感受上,刻意壓下不好的感覺要把想法導向正面的發生。
都沒有。
有一種隨遇而安的平靜。
身體上,是累。但感知上,如常。

不久之前,曾經覺察到,自己的心情不太受到環境的影響,常常,會把人牽引起許多情緒的事,同樣發生在自己身上,都幾乎不起波瀾。
曾經懷疑自己是不是開始活得無感?
直到昨晚的飛機延誤,直到今天凌晨經過果欄我心裡會升起感動,
我終於明白,
那不是我的無感,
那是我的進化。

12.11.12

其後

對於人與人之間的投射、反射,越來越圓熟通透之際,

我很認同『我看見的你是我自己』,

但同時察覺到,

如果想要為自己脫罪,

也很容易對別人的指控當作『你看見的我是你自己』,

無需為自己負責。

其實啊,其實,

他看見的我是他自己,沒錯,

不代表他看見的『我』,並不存在。

如果我抗拒他說的『我』,並且很聰明地: 『Cheh!他把我看成這樣,因為他自己是這樣啊!』來自我開脫,更證明,那是事實。

因為有這樣的我,才讓他有所投射,才讓我對他的投射有所反應。

發生什麼事不是最重要,別人說了什麼也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是自己當下的反應。察覺那個反應,會瞭解自己多很多。
在機會和人情之間,不是不知道怎麼做選擇,只是有時候是身不由己。

+++++

心神恍惚地過了一個禮拜。

+++++

很多事情發生以後,回頭一看,發現,自己依然是「如果我愛你,我只希望你過得好」,這樣的人。

+++++

擁有文字才華真好,能將統統無形的,變作有形。

擁有見識真好,能將很多人視為稀奇的,視作平常。

擁有自信真好,因為我只在乎,我怎麼看自己。

+++++

不管我怎麼透過文字坦蕩地剖析自己,你看到的我,永遠都只是局部的我。

一個人的全部,是無法透過文字全然呈現的。

相處上的我,會完整一點。

+++++

活得誠實一點,真的會自在一點。

+++++

享受物質,但我其實並不需要通過擁有物質才能快樂。

同樣的,我享受成功/成就,但我其實並不需要透過擁有成功/成就才能快樂起來。

所以,我活得很實在。

10.11.12

才女的煩惱

有天分的事情不少,能做的事也很多,但時間永遠不夠。總是在,學習取捨。

6.11.12

末日趕收工

Len說,這個世界末日的地球氣場改變,所帶來的衝擊,發生在每個人身上的改變,實在明顯得猶如「末日趕收工」,真是越來越應驗。不久前知道心愛的好友患病,前幾天又得悉另一位好友因家居意外而受了重傷......警世的意味愈發濃厚,迫使你自動再去深入省思,什麼人、什麼事,在這活著的瞬間,才是最重要的?時間要怎麼花?花在哪裡?最新發現:真正想愛的人,其實不多。

4.11.12

如果我用你所眷戀的操控你,包裝一下,美其名當然也是「愛」,
對你卻是多麼殘忍。

26.10.12

撇清關係

今天在fb上寫了關於「撇清關係」,想說,開始會有一定程度的難過、難受或不捨(總是有感情的呀!),但過後,再過後,會有一種清爽的感覺。很清爽,很自由。

人情的牽扯有時候是一種負累。

請建立自己,過好自己。

這種清理,是要繼續進行的。不舒服的感覺,怎騙得了自己。而「撇清關係」的事後感,說出來,也許是一種「無情」?那令我感覺良好和舒服。很舒服。

25.10.12

心寒

軟弱的人,騙自己,原來可以騙得很透徹,甚至可以顛黑為白,那一刻真的有一股心寒。

如果在外遇關係中,對身邊伴侶的隱瞞欺騙,是因為『我只想保護他,不想他受到傷害』,那麼,以此類推,我們是不是也可以做很多的欺騙行為,不告訴當事人,只是因為『我想保護當事人』。

人性的狡猾。當然我也有狡猾的一面,所以能看到別人的狡猾。

心寒的事,如果從此可以這樣顛非為是,那代表該人的愧疚感底線是很低的,他不會介意傷害你?因為有太多自圓其說的方法。因為愧疚也是愛的反應,心裡有愛的本能反應。

也許清醒看待自己,實在叫人招架不住,自欺,是最方便法門。

記下那一刻的想法。

19.10.12

截至10月

快到12月,一年又要過去,這一年下來,變化真的還蠻多。這個變化是成長,中間自然有起落,但心裡是實在的。截至10月,覺察這樣的自己:

1. 如果掌握不到經濟/收入來源,便會覺得自己掌握不到命運。(所以,我是一個自己會去賺錢的女人。)
2. 夢想的角色依然重要,只是自在起來。
3. 對於所謂「負面」的自己,罪惡感越來越輕。(怎麼知道越來越輕,當然是跟從前的比較。)
4. 很享受活著。
5. 自我感覺良好。
6. 對於人的反應、回應,有一定程度的覺察,包括打擊、妒忌、愧疚、批判......但這樣的覺察裡頭,多了一種不忍心的感覺。(這也許是因為,我也懂得對自己慈悲了。)
7. 喜歡談戀愛。愛情絕對是必需品,婚姻裡的愛情,不可被「理所當然在一起久了就會變成親情」取代。會有親情的部分,但愛情是必需的。
8. 內在人格相當獨立。
9. 真的可以隨緣了。(不是因為得不到/要不到/受挫折用來安慰自己。)
10. 惰性強。
11. 品味越來越精細。
12. 恨起一個人來相當痛快。
13. 不喜歡被依賴。
14. 有時候會三分鐘熱度。
 (待續)

18.10.12

斷片

林燕妮不久前在專欄文章中提及,曾經有兩次,舊愛黃霑就站在她面前,可是她「視而不見」,真正的視而不見,完全看不到他的存在。好友和她的媽媽都奇怪:「你怎麼當他透明?」林燕妮說她真的沒有看見他。事隔多年,她於近期才向精神科醫生問起為何如此?精神科醫生這麼回答:「你的腦袋在保護你,沒有把他的消息傳到你的任何感應器官,沒感應,那個人便不存在了。你的腦不想你看到不想看的人。」

林燕妮恍然大悟:原來我那麼不想見到他?醫生聽了繼續說:「這是你深埋心裡的頹喪,埋得深得你也不知道。」

林小姐說:一直無法了解這種「鬼掩眼」的事,原來是我們腦袋的功能。

人類自我保護的本能,實在很驚人,也很奇妙。這是一種生存的本性吧。

香港人形容林燕妮這種情況作「斷片」,那就是對於發生過的事情,完全失去了記憶一般,對於眼前的人與事,連結不上任何感官認知,妄論是感受了。

這樣的「斷片」,如果這是一種自我保護功能, 那是一種怎樣的悲傷和頹喪?要埋得那麼那麼深,讓主人免予承擔的痛苦。

這樣的「斷片」功能,想來自己可能也有的。曾經(被)傷害很深的人與事,傷心流淚過一陣子,然後,可以對此人全無感覺。真的全。無。感。覺。也許是放下了,也許是腦袋發揮了功能:它知道你的工作/社交上避免不了會再見到同一個人,不想你再傷心,便幫你阻隔了他。」

如果斷隔的片段有一天重見天日,會有怎樣的,排山倒海的悲痛?

人的一生,功課可以是很多的。如果我有的斷片,是我這一生沒有累積到能力可以處理的功課,那麼,請讓我一直斷片吧。

13.10.12

2012

2012的威力,來到10月,已經完全體驗。身邊許多人、許多事,都有翻天覆地的改變。包括我自己,差不多一年下來,一直忙著在經歷,不停地經歷。許多感受,許多進退,遇到的人發生的事,根本沒有辦法一一寫出來。對自己內心的改變,是一直保持著覺察的。那種跟自己的親密,非常美好。不懂你們會有這樣的感覺嗎?有時候,不是因為無法坦然,而是會享受跟自己守著一個小秘密,一如跟最親密的姐妹淘分享最私密的心事,那種無法張揚的快樂。我對自己有這樣的感覺的。

對自己的缺陷、陰暗、負面......相處得頗為平靜。不懂為何,越是能這樣平靜相處,就越沒有什麼道理或心得是很有發表慾地侃侃而談了,也許,也許那是真的接受,所以都不再費勁說服自己、尋找外援來支持自己。也許。也許只是我改變了。也不是非得要找一個答案不可。

2012,令我感觸最深的,說穿了很簡單,那就是,我也不過是一個人,人的有限和無限,我都擁有的。

慾望的執著的滿足,會帶來快樂。更詭異的是,欣然接受這樣的執著所需要的滿足,也會帶來一種解脫的快樂。原來,執著和解脫,兩者並不抵觸啊,也可以這樣並存。

有時候內心痛苦了、難過了,就自己哭。試過一次過,內心的傷痛源源不絕湧出,用了半盒紙巾。

誰沒有止不住的傷心?

試過好好面對自己的愧疚時,在自己深深感覺到的無地自容當前,頭都抬不起來。

要多少勇氣去誠實面對自己?要多少力量才能全然不自我審判地陪伴自己?

愛。傾慕。信任,是今年遇到最多的。於是,自我感覺良好也在滋長。

關係破滅也是今年遇到的功課。察覺到的是,以往,對於“斷交”或者“翻臉”,內心都會糾結糾結和糾結,現在的內心經歷:先是一定程度的難過,接著就安然接受了。

那天我在想,有人會抗拒接受自己其實是貪愛的嗎?不是渴,是貪。渴是因為匱乏,所以飢渴得到;貪是已經擁有,但還想再有。

我不貪財,可是貪愛。不需要最好的鑽石,但想要最好的感情。然而,在感覺裡,“最”其實是沒有標準的,因為感覺一直在變。

我的感覺當然也一直在變。

依然是個充滿野心的女子。野心不一定是熱衷名利的,我的野心是,成就自己。一種對自己想要的生命質量的企圖心。譬如我現在可以天天睡到自然醒、吃盡世界級名廚的山珍海錯、有機會不斷發掘世界的美麗,生活方式/內容是很多人想要的,便是“野心”推動達成的。對自己所喜歡的、所夢想的,義無反顧的追求。每個人都有野心,只是格局大小不一樣。

我知道自己命運的格局不小。

生命。我的生命。我想要什麼,便會遇到什麼。也許,很快地,我會遇到一個重大的抉擇?

生命的課題真的很多。

2012,秋涼了。 走走看看,轉眼就是聖誕了吧。

12.10.12

無情?

曾經誤解自己有一面是非常無情的,要在後來才知道,我骨子裡有一種瀟灑和撇脫,對世情、對自己深深體驗以後的小智慧,是天分來的。

28.9.12

選擇

一方面我知道自己的選擇會傷害別人的感受,可是另一方面我已經知道我會做這個傷害別人感受的選擇。

字義上來說,我的確是個自私的人。

10.9.12

整理一下發現

1. 怎樣知道自己被深愛?那就是對方無怨無悔地樂意被自己依賴,不怕我依賴,只怕我不依賴(嬌縱是這樣養成的!)。而我這方面是保有距離的,我不喜歡被依賴,因為那令我失去某種程度精神上的自由和空間。所以,愛得起我的人,人格大致上也非常獨立完整,才能接受我這方面的“若即若離”。

2. 思想和情感上我很獨立,也很容易在孤獨和寂寞裡得到滿足,我是非常非常享受一個人的,我相信我從來沒有給予人楚楚可憐需要保護的弱者印象,然而,來與我相遇、愛我的人,都非常喜歡照顧和保護我,雖然他(們)明知我的內在很堅實。於是,我又發現一個比我更強大的他(們)。如果這是一種磁場效應,原來也可以這樣“遇強愈強”。也許更說明了,你是怎樣的人,便會吸引怎樣的人更你相遇相知。從他(們)的強大,我看見自己的飽滿。

3. 你踩到我的界限,我是毫不猶豫地反彈。關鍵是,毫不猶豫。

4. 可以好好面對自己的虛弱,是很了不起的。

5. 我們有權利去明白自己的身體,它對我們是完全誠實的;我們有義務去瞭解自己的心,它對我們是完全信任的。身與心從來不會騙我們,但我們會騙自己。

6. 覺醒是辛苦的,因為它讓你看到很多問題但不懂怎麼解決,然而,隨著覺醒,會有力量慢慢生出陪你向前走每一步,這就是奇妙又美妙的事。怕痛,將永遠無法成長。

4.9.12

當下一段

有一段記憶是這樣的:

小學吧,應該是八、九歲,
假期到芙蓉姑媽家裡小住,
跟表姐妹一起玩。
本來說好是住一個禮拜,
到了不懂是第三還是第四天,
因為想念爸爸媽媽,
吃飯時偷偷流眼淚。
姑媽看到了,沒說什麼,
就打了電話給爸爸。
當晚,爸媽就從吉隆坡開車來接我回家了。
姑媽住在排屋,
記得在屋裡看到爸爸的車子來到門前,停在鐵閘外,
我已經開心得不停往外看。

那是我唯一依戀父母的記憶。
然而,
這一段記憶,在今天想起告訴了我,
我的潛意識裡頭,
一定是一直這樣認為:
我是個有父母愛惜的孩子,
不管經歷什麼,
一定有父母的支持,
以及他們的愛作為後盾,
墜落時,
有他們的愛作為承接。
從小到大,
父母對我的愛都慷慨,
好像看不到盡頭的宇宙。
我自信過人,自我表達流麗,
遇到挫敗很快能站起來,
很少懷疑自己,
自我價值感很高不擅長委屈自己,
大部分真的要歸功於父母,

因為我從來沒有在他們的愛裡頭遇過任何懷疑和挫折。

以致我擁有的世界面貌也是如此:明亮溫暖,愛很踏實有力量。愛裡頭有很多信任和自由。
愛即便沒有對象來給予和付出,愛也不會因此而缺席。

我在夢想的世界可以一直走一直走,世界不斷變闊變遠,
大概也是因為我內心深處知道,
我有一個可以隨時可以回去的地方。

我和父母的關係,也有需要學習和了斷的功課,
但同時,
那也是一種需要自己的力量去提取的祝福。
當我一步步把功課做好,
也一步步得到更大的祝福。

這就是我的當下。



21.8.12

此刻的我

從你身上/從我對你的回應/從鏡子般的情感關係,漸漸發現自己的完整:可以更無私、更充滿感謝、更不留佔有、更珍重分享。

這應該是優化生命的愛了。


我珍惜的

一個人若不是對你打開心房說心底話,他不會對著你掉淚。特別是一個男人。

只能說,這樣的信任,珍而重之,好好收藏。

操縱

念力驚人。日前升起了關於“操控”課題的想法,就遇上捎來訊息問候的朋友,我問她占卜問卦的本事是不是已經高超無比(我以前笑她作神婆)?她反而回答說不碰這事一陣子。原來,她發現常常通過占卜問卦是心癮,最終只是喂養自己想要操縱事情/對方的心態,從未正視過這心態底下的恐懼不安。我“嗯”一聲,不說什麼,想起的卻是,要有多堅強,才能承認自己這方面的虛弱?要有多虛弱,才會形成一種無法自控的操縱心癮?

17.8.12

大小事記

怎麼說呢?很久了。心裡仿佛有一塊很安穩的磐石,不管是平靜無波,還是激流湧來、巨浪撲來......磐石就那麼穩當而淡定,像是一個守護神,陪伴與守候在生活,跟我度過每一個時刻。心底有一股紮根的平和,這股平和,應該就是原來的自己。而這個原來的自己,就是我所有安全感的來源。

+++++

會看到別人人性中的操控性,那當然因為我也有這一面,而且,非常狡猾地用來「對付」最親近對自己有信任的人。

細細憶想,當我意識到自己那股邪惡的操控性之際,是怎樣的心情呢?那當下真的晴天霹靂不已,原來我是一個這樣(陰暗)的人!!然而,這是責無旁貸的事。同時,承擔起所有責任,不代表要責怪自己。只是不再找藉口去自我開脫,(明明)心虛卻說:「因為他/她這樣,所以我這樣......」。馬上重返內心,看見那個陰暗的自己,怯怯地站在角落,走過去,對她說:「沒關係的,你有這樣的特質,你也傷害了別人,但我愛你。我會陪你長大。」然後,那個陰暗的自己走了過來,跟我擁抱,我們又再合成一體。

這時我的無條件接受自己。

當中沒有涉及任何靈修理論.....純粹是,徹底自省與愛的感化。愛的感化,不止是別人對自己,也可以是,自己對自己。如果能足夠愛自己。

+++++

女人的直覺有時候不可思議。兩個交情基礎差不多一樣的異性,常常在fb上傳私訊過來,訊息內容也不是曖昧那種。可是,就是會感覺到一個是「冇野」, 另一個是對自己有點意思。

+++++

不經意發現,跟自己情感親密的,給予的愛很寬大深邃,那種溫度非常穩定,令我明白儘管世事無常,但當中已經找到天長地久的踏實感覺。他們有類似的特質:

1. 是父母寵愛的孩子,跟父母關係很融洽
2. 心思直接簡單,心地極度善良,個性誠實明亮正面
3. 愛的力量宏大,但表達得很內斂,超越語言和文字
4. 懂得默默對人好
5. 願意分享,包括透露自己的脆弱與軟弱
6. 總是對我流露孩子氣的一面
7. 際遇上一直有貴人,賺錢能力強,又擅於理財

友人MS常說,因為我是心底有愛的人,自然也吸引擁有相同特質的人來愛我。其實不太搞清楚這是不是一種吸引力法則的作祟,但我看到那麼接近的特質,心裡也會嚇一跳。也許不用凡事都搞得那麼清楚。上天把這樣的人派到身邊,體會深刻的愛與幸福,只能說是一種恩典,感激領受便是。

13.8.12

赤裸裸的殘酷

原來當你不再鐘情/迷戀一個人,對方的優點、才華,對你而言,是毫無想象空間的。人的改變,心的改變,有時候是一種赤裸裸的殘酷。

9.8.12

讓良知說話

友人E小姐在面書上引據了孟子的一段話:

良知是由孟子所提出「人之所不學而能者,其良能也;所不慮而知者,其良知也…...」(孟子‧盡心上)。孟子認為人類的道德知識(愛其親,即仁;敬其兄,即義),都是由良知直接內省而得到,不需絞盡腦汁推理,分析或甚研究一番:道德價值都是個人所自覺而來,是心靈直接洞察(直覺)的結果。道德的是非、對錯、善惡及好壞,一概藏於人的良心,而非由後天學習而成。換言之,良知是一個天賦及不會發生錯誤的道德認知能力,在任何場合中,都會給予我們正確可靠的道德指引。(除非個別人良心已成污鏡...)”

我想說的是, 良知比起教育更有助於推動精神文明的進步。我說的“良知”,就是孟子說的,那種直覺性的良知,好像你自知做了錯事,會不安、心虛一樣。教育教會我們的,是對於個人的矯飾和良知的妥協多些。而某些犧牲(譬如李旺陽事件),則在這“教育普及”的社會,喚醒了良知,擦亮了我們的道德視野

7.8.12

就這樣想起

工作很忙,但不還不至於焦頭爛額,因為,現在接工作會聽從自己的心,自己接下來的工作,如果意識到,在體力和心情上都會做得有點勉強的,就推掉了。把握機會和賺錢固然重要,但我更重視的是,我把握這個機會、我賺這個錢,是快樂順心愉悅的?還是一邊做一邊叫苦的?來到這個階段,我更加不會盲目“挑戰自己”(又不是要在奧運奪金!),我很瞭解自己的極限和惰性,可以的話,我都縱容自己。又當然,有些工作,錢多到一個地步,是令你很很很開心的,那累和勉強也無妨了。我認噠,每個人都有一個價!只是像我這麼隨心的一個人,要買起我的心,那個代價真的要好才行。

因為有份主催某大品牌附屬的電子生活雜誌的誕生,需要“提筆”寫編者的話。想一想,這是我寫作這麼久以來,第一次需要執筆“編者的話”,腦袋有幾分鐘的空白停頓,反而竟然想寫起部落格來了。也許這篇blog文稍後也可以拿去做編者的話?呵呵,誰知道呢。

雖然我會推job,但其實我很愛我的工作,也很珍惜我在這裡的每一個工作機會。也正正是因為珍惜吧,不敢怠慢,覺得自己在當時的時間限制和能力上做得不夠好的,就情願不做了。

記得六年前離開吉隆坡,其實有兩件事是令我鐵了心不想回頭的。第一件事,只有少數的人知道,那就是我曾經在網上揭露某中文報副刊的專題報導,從內容取角到呈現方式,都是抄襲《號外》雜誌前一年某一期的專題報導。結果該副刊主編看了,老羞成怒把我封殺了。這件事我當時很憤怒,但我沒有呼天搶地地申冤,因為當中涉及一些左右為難的編輯朋友(因為我拒絕道歉,係咪癡線架,你抄襲被揭發仲要我道歉,你以為自己可以隻手遮天到這個地步了?!)不想令朋友難做,我就忍了,可是我告訴自己:“這種沒有採訪自由、沒有言論自由,體制腐敗是非顛倒唯親是用的國家的媒體圈子,我是不會再留下來了,再留下來,只是扼殺我的視野。我不可能再進步。”

第二件事是許多人知道的,我在大馬的garden wedding,被某位化妝師放飛機,沒有交代,沒有露面,事後也沒有聯絡更沒有道歉。此事我耿耿於懷的是,為什麼有人可以這樣若無其事地背叛別人的信任?這個人心理是不是有病?另外,我很納悶的是,為何這樣的人可以混得下去?我的姐妹給了我一個當頭棒喝的答案:“因為這裡是馬來西亞呀!就好像鄭惠玉可以在新加坡永遠當一姐一樣,出了新加坡就死了。” 對,一個在業圈子狹窄又長期缺乏競爭力的地方,才能次等也可以稱王,最重要的是,這個地方的人慣性容忍爛政權和爛政府,連帶對生活中不公不義不平之事也只眼開只眼閉地“有容乃大”了。慣性姑息養奸。從一件事,到個人,到群眾的態度和反應,都其實是個社會環境的縮影。告訴我這個答案的姐妹,在幾年後也離開了大馬,跑到遙遠的瑞士去了。我們的離開,當時都有種失望存在的吧。

多年後想起這兩件事,只能印證一個說法:Is not a matter of right or wrong,
it's just a choice that leads you to the way you want to go. 是的,我的想法,我的選擇,會帶我去完成我的生命價值。就這樣想起,為什麼我會走到這裡。(哎呀,我的“編者的話”要寫什麼?!)

2.8.12

同一條街

從來不知道銅鑼灣街頭可以那麼詩意。人聲、污染、熱空氣.......但因為挽著你的手走了一段,再令人難以忍受的,都變得輕盈起來。而美麗的,只是跟你在一起的時光。

27.7.12

發呆中生產

也許有很多人不相信,我幾乎每一篇稿,都是在半發呆半集中的狀態下寫出來的。

喜新厭舊

未必厭舊,但喜新是肯定的。人性根本,沒有喜新便沒有進步的推動、沒有發明、沒有新發現、沒有新樂趣。沒得改變,安然享受,新(心)之喜悅。

26.7.12

我對生命有真愛

事業證實我的才華,令我找到自我價值,這是我很看重的生命部分。跟金錢有關,但沒有直接關係,我所追求的是一分成就感,多於金錢上的收獲。而往往,自身的才華創造了價值,便有賺錢的自然效果。賺錢並非一個目的,而是一個把才華發揮以後、把事情做好的自然現象。

來香港六年了,接受的也是許多思維、文化的衝擊,以及社會競爭力下的千錘百鍊。當中作為媒體人、寫作人的觸覺因為生活方式、因為大量接觸的人與事不斷被刷新,那些曾經作為養分的讀物,演進成一個可以被自己發揮的平台,期間仿佛了歷經了一個世紀的成長。談稿酬可以“一個字一塊錢嗎?一個字塊半錢嗎?一個字五塊錢嗎?標點符號算不算錢?”那樣談,也的確痛快。因為意識到自己的文字有價。工作會有小小的新動向,發揮空間的充裕,一開始接到消息時已萬分雀躍。其實一切看起來也沒有多大的改變,既有軌道,新事湧入,這般而已,已經感到滿足。從來都預計不到憑直覺行事能把自己帶到哪裡?然而,從過去的所有經歷來看,都是難以形容的精彩紛呈。一直經歷著精彩。最好的已經發生,又源源不絕再來再發生。臨死之前,生命都是停不下來的,我活到擁有自己要的一切人生情節,這是因為我對生命有真愛,生命自然回餽於我。

購物慾

我是個非常有購物慾,也非常享受自己購物慾的女孩子,買東西給喜歡的朋友,更是合理化這股購物慾,天底下有比起這個更爽的事情嗎?呵呵。

23.7.12

你離不開的不是那個人

有些女人的問題不是她遇上差的男人,而是她選擇了差的男人。遇上差的男人,不避開,硬要在一起,後來痛了又不肯走。受了那麼多淒酸,要怪責的,就是自己。判斷力很重要,第一,要懂得判斷他是差;第二,要懂得離開。” (深雪)


吊詭的是,自我價值感低落的人,會很需要受苦的愛情來得到存在價值。離不開一個很差勁的對象,其實只是離不開你所製造的自我感動和自我感覺良好。有一天,你不想再騙自己,你便能醒來,便能判斷,便能離開。

不再

有一天,
當我發現,
曾經很感動我的不再感動我,
曾經能打擊我的不能再打擊我,
就知道,
人的改變,
正是如此直接,
甚至帶點殘酷的事。

19.7.12

我崇拜那些不能被理智接納的激情

應強華老師之邀,在fb上“對詩”,隨意寫出這句:我崇拜那些不能被理智接納的激情,自己也喜歡極了,漂亮!

我不是一個冷靜的人,反應很衝,對事物的回應很熱烈,對生活許多事懷有大量激情。這就是我了。我常常獨處,安靜思考,可是我體內的悸動,比誰都熱,隨時可以燃燒。說真的,沈悶這樣的事,還真的不曾發生在生活當中。這麼多年來,從來沒有一刻,我覺得生命沈悶或無聊。

也許,我不是一個太理性的人,就自動剔除了理性的障礙。

我都是聽心在說。心的律動在哪裡,我就去哪裡。

18.7.12

Wanting is wanted

好久不曾有個念頭,很想訪問一個人。
可是最近會想:如果有機會訪問曲婉婷......
就是想知道,是怎樣的一個人,可以寫出、唱出那樣的歌。
近年來,新人輩出,唱將很多,可是,於我而言,唱得再好,總是少了可以打動情感的元素。
可是啊,曲婉婷.......

17.7.12

新一頁

舊的一頁,就這麼輕輕翻過去了。
舊的事,舊的人,舊的感情,都是留在不復重來的時空。從來都是這樣。
祝福我的所有過去,
祝福我的未來。

16.7.12

分手太難

跟香港好友們在what's app有一個過萬message的group chat,因為實在有太多“過去”成為“包袱”,導致what's app偶爾會出現遲緩或故障。大家一致決定以另一個title開一個新的group chat,然後便可以刪除這個舊的對話群組。沒想到的是,刪除這個有著“彼此太多過去”的群組,有其中兩人的電話因此當機,要拿去維修;其餘的,包括我,刪除過程都出現當機情況,維持數分鐘,好不容易才能把這個群組連根拔起。其中一位友人捨不得我們這些溫馨對話,將之儲存在電腦中,沒想到以香港網路的光速,還是用了幾分鐘才能完全上載。我們都笑說,可見一段感情久了,就有許多糾纏不清的細微末節牽絆,不是說馬上就能一刀兩斷的。延伸到現實中,何嘗不是如此:有的人在一起久了沒有分開,不一定出自依然有愛,而是彼此之間有太多切不斷的牽扯,也許是孩子,也許是經濟的依賴、也許是生意,也許是財產,也許是家族,也許是社交圈子.......要切斷兩人的關係,得應付的外在壓力,就是要經歷一次又一次的“當機”......談何容易!分手太難,不是沒有原因的。

13.7.12

我也性韓?

蔡瀾先生的新書《蔡瀾潮晒韓國》,簡介中有一段:


我最迷戀的是韓國女人......
她們個性上多數是開朗的,大情大性,愛得如火,恨得似仇。
強烈的個性令她們敢愛敢恨,怎教人不迷戀呢?


噫,極像我,愛得如火,恨得似仇,沒有中間路線。愛恨極度分明。
曾經在宣傳第一本書,接受訪問時說:“很多女人只敢愛,不敢恨,活得不暢快。明明心裡恨一個人,還要假愛,說什麼以愛包容、原諒,結果,扭曲了自己,也不見得活出了愛。”這一段話大大受到女性讀者歡迎。

原來我的個性像韓女。嘿嘿。不錯不錯。

你要敢恨,才會真的懂得愛。

Life is good

昨天下午出席一個Wine X Art X Food tasting party,來自意大利Tuscany Luce酒莊的夫婦倆熱情豪邁,老婆Erika跟我說,他們在家鄉,夏天的時候,天氣太熱,常常喜歡在戶外納涼(就跟Len說的一樣!),準備一些小吃、沙拉、芝士、水果,一些美酒,邊納涼邊聊天邊打睏邊吃喝,晃眼間,幾個小時便過去了。她說完,我舉起手中的紅酒杯跟她來個乾杯:“ Life is good!”她聽了熱情回應:“Yes, life is good!”

試酒會中的紅酒燴牛肋骨太美味,一起燜煮的栗子、紅蘿蔔、馬鈴薯等配料都用檸檬油炒過,所以味道的層次中許一股悠悠的檸檬香氣,實在非常點睛,配法棍或意麵吃都是一流中的一流。很多人都邊吃邊嚷著要打包,但最後大家都不好意思地沒有了下文,只有我很認真地問主理人W先生拿食物盒裝回家去。Erika竪起拇指說:“Glad! If you dare to ask for things you want, you will always have it! There is absolutely nothing to be ashamed of!”我笑笑回答:“Yes I know, I live this way!”結果是這位老婆大剌剌的個性跟我很投契,請我若是到Tuscany一定要找她,到酒莊去住住。Wow,聽了也是開心的,life is good!

+++++

美好的生活,不是一面倒只有好事發生的,當中也會有令人氣餒、憤怒,或傷感的事。交集著感動
感恩、愉悅和幸福。生命就是這樣一體多面的事。然後,有一天,當我發現,再難過再煩惱的經歷,都沒有掠奪我感受幸福的能力、沒有動搖我的信念,我便知道,我的人生美好。

+++++

有沒有試過,放下一個執念,那一剎那,不是傷心或難堪,而是如釋重負地“一天都光曬”?!人與人之間的緣分,不一定就是越磨合越美好的,那個不適感騙不了自己。距離感滋養想象力,用距離和想象去愛,遠比在現實相處去愛容易。現實的兩個人,有時候就像刮腳的鞋,和痛苦的腳,不是誰對誰錯,但擺在一起就是彼此糟蹋。人世間的功課何其多,你以為你要學修補和珍惜?原來要學的,不過是放過自己和別人。

當你面對也承擔得起失去,你所擁有的,才真正屬於你。因為,你擁有的動機,不再是出自恐懼失去和面對空虛。同樣的,當我能承載世界的複雜,我才有能力穿透複雜,反樸歸真。

+++++

有時候會非常不明白,為何有的人,生理上可以很親密,心理上卻要遮遮掩掩,言不由衷,口是心非?暴露身體比起暴露心底安全?慾望比愛大?日前趁女友不覺,用她的手機,what's app了一句話給一位她很喜歡的對象,那是一句平時她會瞻前顧後,打死也不敢說出口的話。當她知道那則短訊寄出以後,面如死灰,惶惶不可終日,眼神帶怨恨地看著我。我則覺得好好笑,只能不停叫她放輕鬆。結果,對方的回應非常積極,兩人的感情發展在一夜間一日千里,突破了萬里路千重山。她在隔天簡直當我神拜,感激涕零幾乎沒下跪(絕無誇張!)。我說,其實事情有多難呢?又有多迂迴呢?如果每個人都願意坦誠一點,所發生所回應你的,都是非常直接而簡單的。什麼叫做活在當下?就從你對自己和別人真正地誠實那一刻開始。

9.7.12

寵愛

有一天,當我發現我可以對著一個人肆無忌憚地撒嬌,那是因為,我心中明白,我在對方心目中有足夠的寵愛可以做這件事。

8.7.12

你怕的是?

在这个年代,活得快乐似乎不易,但是缺乏的,是一种自觉。最常见
的都市个案,很多人说自己钱不够用,花钱得要很谨慎,因此生活缺乏享受不畅快——再看深一层,原来这些喊穷的人,同时在供着三四栋房子,房贷把自己压得胸口郁闷,却一边说自己钱不够用!有没有省思过,高薪厚职还不够,还要不断在自我增加负担下买房子、供保险、搞投资,美其名为着退休和养老,实际上是什么样的恐惧在驾驭你,你知道吗?看得透彻,更能觉察,人的恐惧感是最佳生财工具,捉住这个人性弱点,几乎无往而不利。人,为了得到安全感,往往付出高于安全感的代价。可悲的是,当事人往往不察觉。

6.7.12

失去

看到Len貼上《上班族媽媽的一天》的漫畫,
我腦海閃過:
為什麼我毫無動機想要成為一個母親?
答案直接跳出來:
我不想失去目前的自由。

結論

D人唔知自己想點又拖埋你落水,係會好嬲的!

5.7.12

依然生氣

依然還是生氣的,
對於深深的失望,
對於感受到的莫名其妙,
感受到的不負責任。

以前,會介意自己生氣,
無關優雅與否,
而是某個程度上,
生氣代表自己在乎,
在乎令人覺得脆弱。
結果連生氣也不敢,
不見得強壯了多少。
那就敢敢生氣,
姿態不好看沒關係,
辛苦也沒關係,
狠狠生氣一回,
痛快就可以了,
清理清理。
然後呢?
然後當然還是要生活的,
在所有感受的升起浮沈之間,
日子還是要過的。
還是會有其他事會令自己快樂和發亮的。
所有的感受都是訪客,
叫什麼名字都好,
過門都是客,
不可怠慢。


堅嬲

有種莫名其妙被人耍了一頓之感,
乜都你講曬,想點就點,
鐘意就返來揾你,
唔鐘意就“我好累唔想同你傾”,
咩事呢?
要腦殘兼自尊賤過地底泥先至可以繼續做朋友。
我放棄(其實已經放棄過)。
佛都有火要鬧多句撲街。


香港啊

有時候,在香港生活的壓力會被自己不小心忽略掉。做事的節奏掌握在一定的效率之內,拿著手機在地鐵就是上網回復電郵。然而,相比其他朋友的忙碌,我顯得清閒,開cafe的R說我簡直是半退休狀態。發現自己無論在那個城市生活,都在不刻意的狀態下,活出一種無法被同化的格局。我想,我就是這麼清晰自己要什麼的一個人,總找到一個屬意的方式和姿態,過自己要的生活、保持一種生活品質。壓力不是沒有,只是再也沒有故意去淡化,就不特別濃重,所以會被忽略。香港啊,六年了。還會住上一段日子的。

4.7.12

自作多情

讀者跟我傾訴被朋友取笑自作多情的難堪。嗯。我想說,自作多情,也是人之常情(是啦,什麼都賴人之常情啦),我也試過,也被人“取笑”過,然後呢,在無人能體恤下,還要為自己的自作多情道歉(咩事呢!),實在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承擔力。其實啊,自作多情是表象,想深一層,要明白的是,會把訊息放大,說穿了,也不過是透露了心深處對愛與被愛的渴求,也是人的本能。這個自己,其實需要被憐惜,怎麼可以嫌棄?有一天我超越了這份難堪,走回去擁抱這個自己,就忍不住哭出來。我只是喜歡被愛而已。我們都要懂得跳過表面去看看自己。全世界都可以對這份感覺不人道,但一定要懂得對自己慈悲。

紐約嗎?

原來Montreal飛紐約很近。
8月尾9月頭的紐約是什麼天氣?
想起紐約有好幾家餐廳是我想吃的,可以安排試菜。
有酒店贊助。
可是要弄簽證。
紐約嗎?

3.7.12

人非草木

好朋友說,我是非常少數,會對於愛上一個以外的對象而不感到罪惡/羞愧的。(文嫦又要跳出來說:因為你總是自我感覺良好呀!)(為什麼我會如此自我感覺良好?我也不懂。也許我出生時,助產護士也對我很溫柔地說:你很美麗、你很強壯、你帶來很多歡樂.......?)

作家友人深雪說:“人非草木,動情是正常得不得了的。”我想說,即便是草木也有情感(有很多跟草木對話的人都能證實這點吧!),何況,是一個每天生活在感受當中的人?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千絲萬縷地存在,生活和生存,都脫不了跟他人的聯繫與互動。我們就算沒有見過面,可是天天在網上閒聊幾(十)句、看看部落上的文字、交換一些想法,都會變成習慣,都會產生感情,更不用說在現實中,遇到一個分外投契或者對你很好讓你感動的人,動心和動情都很自然不過的。拼命打壓自己的感情,還有人道可言嗎?好幾年前,曾經對一位於道德和愛情間掙扎的朋友講過一句:“他(那位第三者)對你那麼好,又跟你更合得來,妳不愛上他,妳還是個人嗎?”結果釋放了她。我說的,都是人性化的答案。不是所有的事,特別是感情,能以是非黑白來界定。就算有對與錯,都要看看你的標注放在哪一把尺上?放在道德標準上是錯,但放在忠於自己的層面卻是對的,你會說這是對,還是錯?

穩定的感情關係會有其溫馨,此外可能有機會遇到令你心動的對象,其實,別急著審判自己的感覺,就好好享受那再動情的美麗吧。輕鬆一點。人,其實可以輕鬆一點也勇敢一點面對自己的情感需求,以及人性的複雜性。不要以為複雜就是負面和困難的,看得透、面對得了,複雜是一種強大的力量,也可以隨時變成一種簡單,而不是偽簡單。而我說的這一切,也不過是一種自我瞭解。

愛很簡單

愛很簡單,人性很複雜。

漸漸地,因為一再被感化,所以回歸了,愛的簡單。

譬如,如果我看到你的自私,我不會因為你的自私而嫌棄你,我就連你的自私一併愛了。當然也關係到,我能看到你的自私,那是因為我身上也有類似的特質。我能愛自己,便能愛你。

關於傷害與受傷之間,是永遠,永遠沒有最好最完美的相處和處理方式。但有一天,如果你能體會,你能看見,傷口的溫暖,從中瞥見的愛,遠勝形象潔癖,孤僻冰冷的“完整”,便能明白,傷害的意義。(不知怎地,想起亦舒說過的一句:我倆的感情再多瘢痕,也遠勝泛泛之交無懈可擊的客套。)

我感謝為我放下身段的人。身段那麼低,卻讓我看到你的頂天立地。

對人,我總是真心的,雖然執行起來不完美也不完善,那就是我人性化的一面。人,總有自己的習氣脾性。我很感謝每一個跳過我表層的,人性中的坑坑洞洞,看到我的真心,與我相愛的人。

我喜歡好友J說的“真心遇上知心”,形容一段相遇。靈魂的相濡以沫。有些感動,無法形容。

人世變幻無人能測,重要的是,我曾經擁有這樣的感動,那是生命重要的養分。感動的滂湃和甜蜜也許很短暫,但那個感懷會常常回來。這也是愛的感化:因為體會過一些很難得的感動,我成為一個懂得珍惜和感恩的人。






防水相機

有那麼多不能錯過的海底美景,應該是時候給自己物色一部可以防水的數碼相機了。

2.7.12

消化

有時候,也不是馬上就能感知到本身受傷的感覺,需要一些時間消化,撥開面層的枝葉,讓埋藏在土裡的主根慢慢浮現,才意識到:當時我會這麼說,這麼反應,原來是因為,我感覺受傷了。一個人感受的體會層次,還真的不簡單。

體貼

親愛的Len公開“徵禮”,友好們紛紛響應,有人來遲一步無法作出“貢獻”,Len的回應是這樣的:“绍康啊,我很真心的问一声,如果我说不用了,因为不想你花钱,你会不会觉得我不够爱你? 不看重你? 如果你会我就跟你要东西,如果你不会,我就说我希望你把钱用在自己身上就好了。”這樣的回應很體己,所以觸動了我。不禁感慨,要有多體貼自己的感受,才能這樣體貼他人?

我會對號入座,正正是因為,在某個點上,如果你跟我客氣,你說不想我花錢,我真的會覺得你不夠愛我,不看重我的。如果你願意跟我要東西,我反而覺得你重視我的付出。這是我很後來才明白的自己,當我明白了這個自己,有人要對我慷慨付出的時候,我就樂於從命了。因為我知道,我如何接受,對對方來說,便是如何領情。記得10年前,我兼職教補習的時候,一位學生的媽媽對我講過:“不要以為去愛需要學習,我們更要學習的是,如何接受愛。這個比起去愛更難。”那時候我還年輕,似懂實則不懂,真的要來到今天,我才能全然明白,那一天,這位媽媽說的,learn how to receive love. 

1.7.12

尊嚴

從自尊這回事想起某人曾帶著沾沾自喜對我講過,他和愛人吵架或意見不合的時候,最喜歡一聲不響地掛上電話,顯示不在乎等對方焦急地打回來,很有從中顯示自己處於上風、得到滿足的意味。感情的事一個願打,一個願捱,人家的感情相處模式我不便置喙,當時想到的倒是,我面對如此不太尊重自己的溝通,挑戰尊嚴底線的對象,到底有多不在乎自己的感受,才能忍得住自尊折損的受傷感打回去繼續糾纏?因為很能體貼自己的自尊感,所以在覺知範圍以內,都會儘量給予他人尊重,特別是是非黑白這樣的事,可以的話,都不堅持自己立場的對錯,讓對方有台階可下。體恤過自己自尊受損的難堪,尊重別人,就能從心底出發。有多尊重自己的感受,便有多尊重別人的。

身體的反應

跟好友談及,怎麼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歡(這裡的喜歡,是指非友誼的喜歡)一個人?我笑說,這件事,也是可以信任我們身體的反應。身體上很想多親近對方,小如牽手、摟抱、撫背、親吻等等,大如性幻想,都是很直接地告訴我們,對方在自己心目中的位置是什麼。比起我們迂迴的頭腦直接。有一天,當我發現我對某人再也沒有“身體上的反應”,便知道,對對方的喜歡,已經不是那麼一回事了。

我們的愛情觀

我和Eric有時候談及愛情,觀念都是一致的:人世間的變化無人能說,可能是無常,可能是有一天我們其中一方愛上了別人想要離去,所以,當我們還是相愛的時候,就好好珍惜一起的日子。”生離死別,從來不是我們主宰支配掌控的,如果真懂得在命運跟前謙卑,那股珍惜,是打從心裡做出來的。

是開心的

今年分別上過《飲食男女》和《明周》book B,是開心的。開心是因為,這兩本是我非常喜歡+推崇的雜誌,感受比較強烈。我的確試過曝光於某些報紙/雜誌是沒特別感覺的,就當作工作的一部分,所以,如果那是開心的,會分辨出來。而且,那個感覺是奇妙的,我從前沒有想過有一天我“長大”了,我會有機會登上我喜歡的雜誌呀。

27.6.12

你是化為血肉之軀的夢境。有些人的出現,有些事的發生,令我驚覺,原來現實可以比起夢想中的更美好。

傷口

都說珊瑚刮傷的傷口難癒合,果然。在馬代浮潛時被珊瑚刮傷了,回來三個禮拜,傷口還在爛著。也不懂跟夏天的潮濕有沒有關係。

繼續整理

那個受傷的感覺:因為我是主動那個,所以永遠吃虧,出了什麼差池,還要自我檢討,還要想想自己的不是,還要懂得道歉,承擔一切。因為對方是被動的,所以總能把自身放在一個最沒有侵略性的位置來說明自己的清白無辜。

真的是這樣嗎?

然後我問自己,在意的是什麼。








一個人的幸福

獨處,人生重要的幸福之一。(胡至宜)

難怪常常在獨自一人時,心裡也有靜謐的幸福感。我很慶幸自己多麼多麼喜歡和享受獨處。作伴的人,我希望是陪到裡面的那個我,不是只是外面的我,那麼了解自己,反而培養了自我陪伴的樂趣,有時是放空,有時是向內心深處前行。

26.6.12

忽然我又明白了,也許,你不能體諒和了解我的心情,
因為你從來不曾那麼投入愛一個人。

說起勇敢愛,絕大部分的人,都不及我的一半啊。我是典型“頭可破,血可流,愛情不可不追求”的人,呵呵。用這樣的精神來做學問,博士學位都拿幾個了吧。
阿管說:“到最後,你才明白,讓你感傷的從來不是什麼難過的事,而是曾經的快樂。”

我心裡蹦出一句:“到最後,你才明白,讓你痛苦的不是別人,而是那些不敢被自己承認的情感。”

我明白自己為何會蹦出這句,那是多年前曾經因為自卑和怯懦被否定的自己,敦促了我以後,愛人都要勇敢一點,再勇敢一點。不代表會成功,不代表有結果,但至少,回頭一看,還是對自己充滿自豪的。

25.6.12

是這樣的

世上真的serendipity這樣的事。話說之前生著悶氣,對於某人對親近的人表現出的難侍候與社交臉孔的反差極大納悶著,就讀到了許添盛醫師在《對自己慈悲》一文中的這句話:“ ......因此,亲密关系才是真正的修行,只有在亲密关系当中,你的[龟毛](台語,即是難侍候的意思)才会跑出来,当你回到亲近的人身边时,你的人际面具才会真正的卸下来。看看你自己是如何对待周遭亲近的人,那即你对待自己的方式。”

所以,如果:
他從來沒有容許我委屈,因為他也沒有容許自己委屈
他沒有容許我犯錯,因為他也沒有容許自己犯錯
他對我吝嗇,因為他其實對自己也吝嗇
他對我沒有很坦白,因為他對自己也不坦白
以此類推,反之亦然
因為,
我曾經對自己很苛刻,所以對親近的人也非常苛刻

這樣一來,我懂了。 
自己沒有能力愛護好自己,怎麼有能力愛別人。
還是從自己做起的事啊。





24.6.12

壯舉

飛12個鐘,煮一餐飯,值得嗎?一如既往,答案就是:喜歡便值得。人生太短,及時說愛,及時相愛。

你有所不知

不認識我的人,以為我總是複雜----但其實我最簡單。對自己最誠實,便最簡單。沒有過多的內心角力和掙扎和矛盾。一切清晰、直接、明澄,所發生的,便是核心頻率的共振。

西寶國小

那時候在花蓮,參觀森林小學西寶國小,我們即場扮起小學生來上課。那是一個午後的下雨,空氣都是青草香和濕氣,清且輕的快樂。

23.6.12

倫敦房子

問:你想要倫敦市區的房子在哪一區呀?

答:上次住在Westminster的公寓,覺得鄰里氣質很好,Westminster?市區我又沒有住過別的地方!

問:Studio?一房?

答:還沒想過啊~~~~~~

看來我要把這棟房子的輪廓整理出來才行。

愛情種種

“真正的擁有,是永遠在心底裡開的花,而不是死抓在手中不肯放的枯枝。”(素黑)

一段情感的變化,即便是同一個人,在不同階段,都有不同的形態。當我捨得把枯枝丟棄,它才真的懂得開花。

++++++

愛情裡的問題,如果只懂得在對錯的層面上糾纏,永遠沒有結論,永遠都陷入語言定義的陷阱中,永遠都在痛苦。其實,很多時候不過是,開放自己,要不然,放過別人。

++++++

一段感情,如果情感上未能帶來滋潤,性愛方面又未能帶來快樂與滿足,你為什麼死守下去,你有問過自己嗎? 你需要的,是愛?還是借一個對象,產生愛的寄托?不想這個寄托失去,那生命便剩下虛無,沒有值得留戀/回去的地方,怕孤獨無能地面對,沒有感情歸宿的自己。

++++++

對知己有沒有非友誼的聯想和期待,其實自己心底最清楚不過。只是很多時候,不是被道德規範了情感,就是被理智壓抑了慾念。能夠誠實面對自己的感情和慾念,便是釋放自己。欣賞與感謝那個可以誠實剖白的你。







迷信傷害

傷害自己最深的,有時候是自己對傷害的迷信。

22.6.12

當時

雖然已經過去一段日子,但想起還是會黯然。我當時最難過的不是沒人陪,而是你不在。好像偶像劇裡一句對白:“當我最需要你的時候,你不在我身邊。”
1. 去加拿大Montreal,看來要惡補一點法語才行。語言隔閡會令人沮喪,在巴黎領教過了,幸好那時候有語言天才季節同行。

2. 這個世界,真的是“當你真心想要做一件事,全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你”。去Montreal的機票住宿本來就沒問題,但竟然還可以錦上添花:上個禮拜到Ritz Carlton試夏日菜單,跟公關總監提起說我要去Montreal,她瞪大眼睛看我:“Ritz Carlton剛在那裡新開張!你要不要去住幾天呀?”當然好呀!“那你給我日期,我幫你安排!”啊,就這麼簡單。

3. 我想要在倫敦市有一棟房子。

4. "人與人之間的愛,總會滋養出一些東西。”信焉。

本質

原來我的本質最強,不動如山。
因為這個本質,所以我都能在經歷那麼多變遷以後,回歸自己吧。

21.6.12

陪伴

有的人需要陪伴,誰陪都無所謂;而我不能,我永遠那麼有選擇性,執著於有深度的關係。那大概就是我骨子裡頭的驕傲了。

我的少年讀物

看到 有人問,少年時期讀的刊物,我想了想,如下:

1.《椰子屋》
2.《Amoeba》
3.《號外》

主要是這三本的。

神秘小島

再一次被目的地選擇。

上個禮拜接獲的消息,8月會出遊被Lonely Planet選為非去不可“世界十大秘密島嶼”的之一。

秘密島嶼。那就是暫時沒有過度曝光又沒有過量遊客佔據的地方。

神秘感永遠有吸引力。

20.6.12

除了謝謝,還是謝謝,還有我愛你

清晨五點多便起來了,看看鬧鐘,本來還想睡一下,但怎樣也睡不下了。便順手拿起放在床邊的電話來查看what's app和電郵吧。看了一封電郵,感動就像一匹狼在原野沖了上來,我在黑暗中在電話屏幕的微弱亮光中,就這樣哭了起來。

“也許我也美麗,值得一個奇蹟”。

18.6.12

回到被遺棄的現場有感

看到朋友在fb上寫的,想起過去被遺棄在感情的現場,那種傷害,是要靠著勇氣、信念加上運氣,才可以令自己繼續相信,有人可以讓好強的自己甘願傻氣、相信認真愛人,也會值得認真被愛。

感情問題,不回避,正面面對,已經是對對方最大的尊重。越是逃避,傷害就越深。你所騙到的,只有你自己。

然而,也沒有逃避傷痛的理由,只要轉化它,回到愛的關照中,所有傷痛都有其正面的力量。我所學會的,跟前幾天讀到素黑寫的,一模一樣,因此心中一凜:“......一生中難免和一些人建立莫名其妙的關係,也緣也是孽,怎麼算不清,那就最好不要算了。只是有個教訓:當有緣去愛和被愛時,就一定要全然接受和珍惜,我們原來沒有能力承擔失去它的遺憾。”

對自己誠實,就是最大的道德。
跟女友短聚的時候,聊着聊着,忽然我更明白了自己。每個傷口背後,都是有個更深的傷口,才會令我如此脆弱,才會令我對珍惜如此渴求。
跟朋友聊起,說到因為心境的轉變,所以對人對事的批判心也減低了很多。大是大非的課題如六四還是會批判,可是,對於別人的處境,多了寬容審視的角度。

舉個例子吧,以前,一旦有人說羨慕我的生活,我會說你也可以做到,看你要不要去做而已。可是漸漸發現,不是的,不是這樣一回事。“我做到,你也可以做到”是一種無知的自大心態啊。我可以走到這步,當然也基於我當初堅定的目標,以及一路付出的努力和堅持。可是,無可否認,我也有許多客觀條件的支持,譬如:我的家庭在十年前經歷過一次經濟危機,那時候我的確要養家。可是這幾年來,父親東山再起做生意也做得順利,我都無需負擔家庭了,只是過年過節象徵式給錢或者買禮物或者請父母吃飯..... 這樣而已。反過來,父母覺得我收入不穩定(哈哈),三不五時給大筆大筆的零用我花。然後,我既無房貸又無車貸,又無需跟另一半一起供樓或還房租什麼的。還有一些股票和小生意投資的收獲。小兩口的家庭開銷又統統不用我負責,我都是賺錢買花戴(和買衣服、吃好的、做指甲....哇卡卡)。沒家累、沒子女、沒貸款、家庭開銷不用我還,如果沒有這些後盾、沒有這種種客觀條件的支撐,我如何能安心走自己這條路?我其實很幸運,更應該感恩。我過得風流快活,因為背後有非常非常愛我的人,在無條件支持我。

所以,我怎麼可以那麼不負責任,沒有認清和體恤別人的狀況下,說“我可以,你也可以”呢?然後帶著批判的態度,說別人不夠勇敢,不夠決心?我自問,如果今天父母需要我供養,有家庭擔子,我走的路,都未必一樣,都未必可以那麼逍遙快活。我有我的血淚史,但我也有我的運氣。別人沒有我的運氣,難道要強求?

認識一位電影公司老闆,每當面試對電影業滿腔熱血的年輕人,第一句就是問:“你要不要養家?父母有沒有等你拿錢回去開飯?”如答案是 “要”,絕對不鼓勵他加入,會揭開糖衣,讓他明白那些血跡斑斑的路途,若沒有客觀條件支持,你做不下去的,不要浪費時間。的確,很多事情,真的不是看表面而已,那些成功人士,當然會告訴你千篇一律的:堅持呀!突破呀!勇敢呀!相信就會成真呀!bla bla bla......難道他會告訴你,那些搬上檯面沒那麼冠冕堂皇的事實嗎?

當我可以這樣穿透自己,我便明白,我不是在對方的鞋子裡,是沒有資格去批判的。現在我會認為,認清現實和夢想的差距,然後調整自己的心態,好好過日子,那已經很對得起自己了。你會羨慕我,我也會羨慕別人,都很正常。被人羨慕,總會自我感覺良好,但如果以此構築起自我價值,那麼一生都要依賴別人來給價值,一旦感覺不到被羨慕,便惶惶不可終日,真可怕!同時,當我羨慕某些人,我知道,我的自我價值,無需實踐在他擁有的。每個人,有自己的路。

17.6.12

還是愛情

相信沒有一種情感,能具有愛情的那種魔幻力。

收到一封幾行字的電郵、一則短訊、一個電話......就能開心一整天的,除出愛情,想不到有其他理由。

愛情真美麗,激活的身心,猶如回到青春的現場。

另有所悟

明明知道自己是欠人的,卻那麼心安理得,甚至覺得很幸福。

原來我不怕欠你,我只怕你不讓我欠。

相欠

“兒時,愛是一種需要;長大後,愛是一種感覺;但,愛其實是一種相欠。”(劉培基)

想起愛我的人,那些對我的好,不計回報的大量給予,除了“前世欠落”,仿佛沒有恰當的理由可以解釋。

那麼,我願今生欠你多一些,那麼來生可以再跟你相見。


癡心情長

好友J有個blog,一年沒update了,可是我還是很定時去看看。好像要非得這樣來看一眼,才會安心。不久之前,他終於又寫了一篇。我是第一個留言的。看看他blog上那個訪客地圖,好像除了他,就只有我到過。我說:你這裡好像只有我會來了。

一年沒更新,門庭冷落是很自然的。但原來我是個癡心的人,可以這樣風雨不改,默默去看看你。

+++++

寄東西給Len成了一個習慣。真的不刻意去張羅,只是想起了要買給她/她可能有這個需要/希望她開心,就寄了(記得之前把一些舊收據整理出來準備丟棄,發現一年寄東西給Len的郵費就過千,真是,給我媽知道了,一定心理不平衡。^^)。想一想,我的天,這個習慣好像三年多也快四年了?真的可以寄到世界末日,或超越世界末日。我以為我是個三分鐘熱度的人,原來不是,我是個長情的人。

+++++

謝謝你們允許我“默默癡心”和“習慣長情”,讓我可以舒服地付出。經歷過一些事,很能明白付出者不是大曬,也要看看接收者的個性特質才行,大家才能沒有壓力地這樣往返。可以這樣做自己,很感恩呀。
語言是製造意義的機器,能夠暫止的時候,更多真實的感受與自己,會暴露眼前。

-----我觀察呼吸所得。

馬代靈異事件II

話說我第一天進到房間,把行李放在walk in wardrobe的地板上,就聞到一股隱隱約約的腳臭。

來到書房,開始把電腦、充電器等擺出來,那股腳臭和鞋臭味變得濃烈,我好奇心大發,便到處尋找味道來源。把鼻子貼近地板,不是。貼近椅子,不是。貼近書櫥,不是。貼近窗戶周遭,不是。(好似癲婆!)那裡都不是。可是那味道就是這樣地存在,不增不減,不來不去。

可是不久後,那味道又消失了。我不以為意,把所有東西擺出來弄好以後,就出門跟公關和其他媒體朋友匯合了。因為沒放在心上,就沒有跟其他人提起。(況且,大家一碰面,都迫不及待互相驚嘆各自獨霸的超級豪宅有多誇張,我們一致的評語是:僅僅是浴室的部分,就已經比起香港住的房子大)

第一晚沒事。第二天晚上回到房間,沒有異樣,那大床非常舒服,又有服務員來開了夜床,隨時可以準備就寢。我躺上去,翻了幾頁雜誌,便熄燈睡覺。睡得很沈,到了清晨時分,忽然,我的鼻端有一股濃烈的臭味,就是那腳臭和鞋臭的混合氣味,我被那臭味熏得醒來!清醒的剎那,我意識到那麼濃烈的味道不可能忽然來到鼻端,又忽然消失的,要是有什麼死老鼠死蛇之類的,那臭味不會如此飄忽,而是會一直固定飄浮在空氣中。幾個念頭在瞬間閃過,我忽然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就在這忽然明白的剎那,我心怯怯,整個背脊寒起來。我撐起身子開了床頭燈,看看大床另一側有沒有“人”?(那張床太大了,我只靠左睡佔了很局部的空間,躺著的話,完全看不到旁邊)沒有。也許有的,只是我看不到。我再看看鬧鐘,清晨六點半。我已睡意全消,起來打開所有落地窗的窗帘,然後心裡說:我跟你能夠千里迢迢遇上都算有緣分,但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大家最好河水不犯井水。然後又在心裡默念了一遍大悲咒(也不懂為什麼會選大悲咒,是很自然地“沖口而出”,我會背誦的經文不止大悲咒。)。接著坐在書房,上網,做一點有的沒的。然後去梳洗,出去吃早餐。

在早餐桌上跟其他朋友提起,才知道住在我隔壁villa的明報旅遊記者K小姐,也嗅到同樣的臭味,而且時有時無。其他人則沒有問題。我們對看一眼,猜測:那個“人”是不是兩間villa跑來跑去?還是有一個家族?(!!!)

回港以後跟好些朋友提起,有人問:“你不怕嗎?還留在屋子裡。”“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的剎那是會怕,可是很快就恢復鎮定。”也有朋友說:“天啊,你竟然沒有衝出門外,竟然還在那裡上網!” Errr.....其實我真的沒有想過要回避,只是覺得大家河水不犯井水就好。

這就是我的馬代靈異事件,也是我第一次遇到靈異事件。是為記。

15.6.12

馬代靈異事件

要講這個靈異故事,要先看看我在馬代最後一站住的超級豪宅。

臥室的部分。那張大床是兩張Queen Size bed的尺寸,我試過從左邊滾到右邊,可以連續翻身五次。

下圖那張圓形沙發床我根本沒躺過。

書房連接著臥室。


浴室的部分,由幾個部分構成:洗手台、淋浴間、廁所和walk in wardrobe。

還有一個可以同時讓四個人泡澡的大理石浴池。

客廳。

戶外泳池前的小飯廳。

泳池。

泳池後側的戶外淋浴,這裡又可以直接走進浴室。

把照片放完出來,我發現這超級豪宅好像不止兩千尺吧?這格局明明是一家大小來度假滿室溫馨的場景,卻偏偏讓我一個人住!結果呢.........

靈異事件點發生呢?

下回分解。哈哈哈。

感謝的

回想這一年多來的出發,都是目的地選我,而不是我選目的地,那也確實美好。可想而知,生活多了許多驚喜。

目的地/隨遇而安

把加拿大的Montreal加入下半年會出發名單中,發現,我有幾個目的地,卻暫時沒有出發日期。可是,我如此篤定,沒有忐忑,沒有患得患失。換作以前,有了出發日期,沒有看到機票沒有看到行程表,都還在患得患失,不敢高興得太早。現在,不管有多少成數的落實,都一派淡然和淡定。其實多少也是因為,我並沒有執著於要到哪裡去,這些目的地,不是我精心策劃、扭盡六壬得來的,都是隨緣中來到我的生活,我恰好又是時間上具有彈性的文字工作者,便可以隨時出發。我非常非常非常感恩這些機緣和機會,如果沒有成行也絕不會失望啊,我其實也很喜歡呆在香港,有紀律地創作和工作、和好友相聚吃飯、出席我喜歡的媒體飯聚..... 過這樣的平常日子,也是開開心心的,感覺充實又美好。是真正的隨遇而安了。這種心態上而不是口頭上的安然,也是經過歲月的凝練而來。有什麼比得起心間的自由和自然?時時想要出走,何嘗不是一種被出走念頭套牢的桎梏。看過天地的大美,我回返內心,頓然有悟:其實我不用飛出去,才能釋放自己。


14.6.12

內觀

看到Len在fb上寫這段:

“我写说想到要带着鲁安玩中级森林泰山,我会怕,
写完了,又写如果玩悬崖跳伞会怕;
真的写完了,
发现其实我是不怕的。
说自己会怕,是一个很旧的习惯,
这个习惯 ’绑架’ 了我,说出与目前我的心境不相符的话来,
然后感觉怪怪的,一直怪怪的,
说谎了似的。
几小时后,心里一个声音清晰的浮现:
你并不害怕,你只是习惯了害怕。
我并不害怕。
这是最update的说法。
不过当然,像悬崖跳伞这种事,我还是觉得不要随便去想比较好。

这个故事教训我,要常常让新的事物进入自己的生活经验范围,
否则我的言行,将得不到机会更新,
心灵成长的展现会受到妨碍。”

想起不久以前有過異曲同工的小小醒覺。

話說出外吃小火鍋點餐,點的食物,份量以兩個人來說是剛剛好,
我心底卻很自動地反應:不夠飽的,多點一分牛肉吧。
同伴說:應該是夠的,怎麼不夠?
剎那間,我問起自己:為何每一次,做飯、點菜,都會有一把聲音跟自己說:不夠飽,不夠飽,煮多點,吃多點......
我是真的不夠飽?還是習慣了“覺得不夠飽”?
而我的飽肚標準在那裡?
自我回答:七分飽對我來說不是飽,要開始有撐著的感覺,才覺得是飽。
自我對話到這裡,我心力叫起來,怎麼會這樣!
又剎那間,心中明澄,這個“不夠飽”的恐懼,是從父母那裡過來的:父母從小家貧,常常吃得不夠,飢餓是家常便飯。到他們有了自己的孩子,最擔心的,就是我們吃得不夠飽,過量食物是成長時期常有的事。那個恐懼,根深蒂固地存在於整個家庭,紮根成為代代相傳的潛意識反應。 

找到自己多年來無意識行為的剎那,我如釋重負。

的確,不用多點一分牛肉,那兩個人的份量,是剛剛好的。
想起這樣的內觀,令自己不斷活在更新中。

內觀是斷除習性反應---癢了就騷、痛了就叫、委屈要舒展......都是人之常情。但感官知覺無窮無盡,對愉悅的追求,以及對痛苦的逃避使我們身心陷於矛盾的無力當中。內觀帶來的解脫,是體驗感官和肉身的無常,解除習性反應。我得承認我其中一個習性是要面子,要面子令我自我感覺良好,甚至沾沾自喜。行為上的習性反應,最顯著的就是“覺得不夠飽”,總要有過量的情況出現,才覺得是“夠”。剔除習性要多久?我沒有概念,相信是因人而異。有的人在得到那個click的當下,就已經解脫;有的人也許需要一段時間的繼續覺察調整。我不知道自己的資質是那一種,但我想在對主體的體悟和感受的觀察中,我會發現。
 

13.6.12

性取向

林以諾將同性戀以吸毒者、天生殺人狂,癌病和入屋爆竊的賊人相比,這種說法有多令人厭惡?只要大家將其講道中提及同性戀的三個字變成基督教的話,便會發現有多討厭,什至荒謬。”(轉載littleoslo)

林以諾是一名牧師。他發表對同性戀看法的片段可在youtube上找到。

為何仇恨同性戀?仇恨者內心的恐懼和無知是什麼?

年紀越大,越不在意性取向這樣的事。那個不在意是到了,連帶對同性戀的正面歧視都沒有了:那就是,不再刻意強調支持、維護同志,因為我真心覺得,他們沒有不同,總不可能一邊覺得同志是平等,一邊又以“爭取平等”的心態看到他們。而我,我也永遠也知道自己fell in love with a person, not a gender。

Walking fine-dining

這是上一篇提及跟來自南法酒莊Chateau d'Angles兩父子飯聚的wine dinner,選址於米芝蓮二星的明閣,以中菜配搭來自酒莊的多款紅白酒、甜酒和香檳,聽著侍酒師Zachary深入淺出講解每一道菜和每款葡萄酒配搭之間的心思及化學作用,大收賓主皆歡之效。畢竟,若不是來到香港,法國人也較少有機會以中菜配搭葡萄酒。


 葡萄酒配中菜在香港已經不是新鮮事,但要配得出色,兩者能夠互相融合與提升,的確不容易。但當晚在明閣中餐廳的晚餐,配酒師Zachary就做了完美示範:很大膽,很創新,效果也很出色。舉例:以頭盤來說,我們吃的是“龍皇配金甲”,那就是香煎石斑塊釀蝦膠。西式吃法,海鮮一定配白酒,但Zachary為我們配了酒莊出品的2010年Rose,效果竟然出奇地好,吃了魚,再喝酒,酒變得清甜了,魚肉的鮮味更突出。原來,中菜的海鮮可以配Rose 或者紅酒,關鍵在于醬油。中式做法的海鮮,下了醬油調味,醬油的味道,能夠提升Rose/紅酒的醇厚度,令酒味變得更順滑、香甜。而西式做法的海鮮,不會有醬油,所以難以配紅酒。這道“龍皇配金甲”配Rose, 真是看到了中西合璧的完美演繹,連法國人兩父子都大贊!


不過,最最難忘,還是莊主老爸分享說,他們酒莊每年一度,會搞一個“邊走邊吃邊喝”的行山trip,每一次都有鎮上的六七十人參加,帶備了多款多瓶美酒和不同食物出發,走一個小時,停一下,吃餐前小點,喝酒;再走一個小時,又停下來吃前菜,喝酒;接著是主菜、甜品.....如是走走停停,吃吃喝喝走完整個行山路線,大約6個小時。我一聽,驚呼這不是walking fine-dining嗎?好有趣呀!好有興趣呀!希望能有這樣的體驗!真的懂得生活情趣,才能想出這樣不拘一格的品酒享受方式。世界之大,真要感謝這些美好的緣分與相遇,打開我的思域,讓我知道一些從未想過的可能性。

12.6.12

酒庄与浪漫

由于新世界酒在国际间的需求不断上升,跟女友饭聚之际,谈起她正部署,考虑买下纽西兰一处的酒庄作为投资。我天性有几分浪漫,听到酒庄这样的事,便想到用双脚踩烂苏维侬葡萄,葡萄汁溅上身的情景,然后葡萄园中央有一座砖头砌成的平房,有天井,外墙攀着紫藤等攀沿植物,房子漫天漫地被葡萄气息包围......想起个多月前,跟来自南法酒庄的两父子碰面吃了顿精致又愉快的晚饭,席间我不改大剌剌个性,扰攘着说要到你们的葡萄园打工呀!你们要收留我呀!两父子忙不迭说好好好!于是我还是一贯思维地跟女友嘟囔,说要去你的酒庄打工呀!採葡萄呀!她笑说可以可以,然后加一句:“酒你不要吗?”我傻笑起来,对呵,大概别人都要她送酒来尝尝,我却是想要去打工。

11.6.12

忘了在哪看到这句:承认自己感觉受伤並不可恥。

真是精句。对男性尤其是。

明信片

曾經一度在出遊時熱衷寫明信片,心中有想要遙寄的對象、滿懷想要分享的思緒......

在內心的變化中,漸漸這個儀式不再重要。想起,又方便的話,便寫,有時候是根本沒有想起的。

是這個儀式不再重要,不是人不再重要。

在宜蘭的時候,走進一家精品雜貨店,哇,店裡的明信片琳琅滿目,設計都很別緻,而且店家有代寄服務! 我細心選了一張,寫了,寄給爸爸媽媽。

想起跟季節同遊牛津的時候,一起寫明信片,他第一張抬頭便是:親愛的爸爸媽媽.....我看一眼,刻下“五雷轟頂”的一擊。怎麼老是記得取悅朋友,忘了自己的父母,其實也需要被取悅。

至此,每一次都寫給自己的爸媽。

常常覺得啊,做父母,心情是很卑微的,子女一個笑容,足以讓他們樂上一天。再多做一點,便能感動到哭了。這種易於滿足,跟愛情非常不同。截然不同的情感。

過去馬爾代夫的trip,沒寫任何明信片。每一家resort的禮品店都有明信片出售,酒店也會代寄.....只是那些風景照千篇一律,看著覺得乏味,每一次心裡都說:“我拍的更美!”就不為寄而寄了。

發現,沒有scaffolding的其中一個轉變是:是會跟一些習慣說再見的。(也未必是再見,只是更隨性隨心了)

還在嫉妒我嗎?

你還在嫉妒我嗎?
那也不過揭穿了,
我擁有的,是你想要的,而你還沒得到。
又或者,
我得到的,是你不敢承認要的,於是倒映在你眼中,格外刺眼了。

嫉妒是人之常情,
正常,
同時,
也可以借機正視一下自己。

10.6.12

疲累也有分幾種

下雨的星期天,扎扎實實地睡了十個小時醒來,睡去了過往兩個禮拜多連環出差奔走:台北->上海->馬爾代夫的疲累。儘管疲累,卻是正面和快樂,令心靈注入滿滿正能量的疲累。很感恩。這樣的疲累,多多也不怕,呵呵。祝大家的星期天美好。

“對我好”

已經過了一段時間,但只要想起第一次領略到你對我好的悸動,心底還是無限悸動。

我知道,我會記得。

以前,以為最感人的是“我愛你”,現在才知道,其實是“有我在”。

謝謝你讓我放心幼稚、放心不得體。

謝謝你讓我知道,我並沒有不自量力。

++++

《無間道》裡,劉嘉玲有一句對白,是很多女觀眾很喜歡的:“做女人的,其實很簡單,只要那個男人對自己好,就乜都得。”

真的很簡單,只要你對我好。

++++

著名的網路作家寫:“青春未完,找的是什麼都好的男人;人世下游,才知道要找的是對我好的男人。“

++++

同一個作家,她寫:“ 對你有興趣很簡單,對你好比較難。再多的喜歡也比不上珍惜,再大
的誠意也還要勇氣。”
 
的確。誰沒年輕盛放過?遇見過好多對我有興趣、喜歡我的人。正如我也喜歡過某些人,對某些人有過興趣。人世中經歷,方才領悟,對一個人心動,多麼容易。難的是,對我好,珍惜我。簡單地說,真情可貴。
 
++++
 
忽然想跟一個人說一些再也沒有機會說出口的話。沒有及時說出,也是因為我後來才能明白。
 
在某些磨合中,我其實心底很清晰,我直接了或間接地,過繼了怎樣的壓力給你。 我能覺知但我控制不了。
 
你講過,我是個對自己要求很高的人,連帶對別人也如此。那時候其實我很想說,不是的不是的,我對許多人,比起對自己寬容。 但我不懂怎麼說出口,更不懂為何我對你沒有那份對他人的寬容。

現在才明白過來,我當時是個對自己高要求和苛刻的人,而我對你也如此,不是因為不包容,而是因為我愛你如己。我就只懂得用對自己的方式對你,那是我最真摯的愛,儘管不完善也不完美。原諒我那時候對自己的愛也諸多挑剔,以致連累了你承受壓力。




9.6.12

週六雜記十大快來讀

1. 從馬代回港後一直渴睡,雖然手頭上有好些稿在趕死線,我還是縱容自己每天睡一兩個小時的午覺。累的不是馬代的行程,累的是整整兩個禮拜,台北->香港->上海->香港->馬代—>香港的風塵僕僕。別人一年分三次去的地方,濃縮在兩個禮拜內完成,也算是壯舉。

2. 收到季節的生日卡,收到文嫦的禮物,謝謝。文嫦很厲害,很多人說我看起來什麼都有(其實不是),送禮很困難,文嫦顯然不是在這個角度思考的。她總是想到辦法送禮物給我。季節的字體和文字一如既往,充滿童心。他的赤子之心。

3.看到季節寫的生日卡,想起不久之前我倆有些慪氣事算是吵了一架,但我竟然怎麼也想不起起因。哈哈。好友J先生曾調侃我:“誰沒有跟你吵過架?”所指的是,我都跟身邊的最親近的好朋友開過火的。的確的確。如果你要撩交嗌,找我准沒錯,我是絕少會閃縮的,一定迎擊。淋灕盡致地開了火再說,男女都一樣。奇蹟(!)的是,開過火的情誼,沒有因此消逝,而且進入另一個層次的親密。可以做得成我的密友,心臟都很強(你們快來對號入座)。

4. 香港好友中,開過火的其中一位是E小姐。不過,漸漸發現我的率性有改變原本很壓抑的她。有時候我心直口快講了令她不開心的話,她會在整理後跟我表達不滿,表達她的感受。這是以前的她不會做的。 我其實非常非常感激和感動這樣的坦白。這樣也令事情簡單得多。

5. 相愛是會吵架的。我已經懂得珍惜吵架、爭拗、磨合以後依然留在身邊的人,陪伴著進入另一個層次和階段。不能留下的也沒辦法,不能强求的。

6. 平日對朋友慈眉善目滿口愛有什麼困難?困難的是,受到傷害侵擾誤解攻擊以後,能跨過自己人性中報復心、耿耿於懷、計較、自我........還有因過去背景和經驗帶來的陰影、感知影響,繼續愛。

7. 昨日在友人陳陳安排下(感謝!),跟京都Hyatt酒店的總經理和公關總監一起午飯,這次大家第一次會面。公關總監美津子小姐端詳我一會說:“我在飛機上看到雜誌的Jimmy Choo story,那個作者就是你吧?!”我笑說是啊是啊。感覺奇妙復美妙。我知道上得了飛機,可以把作品帶得很遠,動人的是,那些遠的,因緣際會來到眼前,變得很近。我很感謝這些生命中發生的感動,我很感恩。謝謝你,我愛你。

8. 京都,極有極有極有可能就是這下半年“忽然殺出來”的一個目的地。住宿已經沒問題。機票贊助談好了便可成行。好想去!

9. 驚覺身體活在當下,思緒卻活在未來。馬代回來以後,在洽談的其中一項,是明年1月到南非Cape Town。我一直有種回不過神來的感覺,那就是,2013?2013?我們在講著2013了?我的行程排到2013?

10. 有年輕人問蔡瀾,我想這樣這樣做,請問先生這樣做明智嗎?蔡瀾俐落地回答:“喜歡就是明智。”好一句回答!真得我心!!喜歡就是明智!!我的人生一直豐盛多姿,愛得精彩,也不正是因為做了明智之選嗎?yeah yeah yeah!


8.6.12

給當年的我們

“其實我一直都想親口對你說
你愛我也不容易吧
但是你並不問代價
抱歉我原來還沒親口感謝你
給我力量不懼怕”

Have I told you lately that I love you?

感謝你的出現,給我的生命,帶來無可估量的質變。

再不相愛就老了。

7.6.12

禮物

今年生日超級大豐收,收到厚禮之豐盛昂貴,叫我不好意思放出來炫耀(?!)。還有父母知道我頻頻出遊需要盤川(哈哈),包來了兩個裝了充裕美金的大紅包作生日禮物。心裡快樂無比,紅包呀禮物呀這些物質的體現都是愛呀。

至今依然持著爸爸給的白金附屬卡過日子,有些朋友知道了會覺得這份寵溺不可思議,有些長輩看不過眼甚至會斥責說不應該。但其實哪有應該不應該的?這是我和爸爸之間相愛的方式啊,花的又不是你的錢,什麼時候輪到你置喙?有時候回家,爸爸會輕責:“你呀,買那些很貴的東西不捨得花自己的錢,就來刷我的卡!”話是責備話,語氣卻是歡喜的,眼神充滿笑意,我就順便撒嬌說:“你給我都是想我這樣花,不是嗎?”然後我會去抱一下爸爸。我知道,我們都捨不得把這條臍帶剪斷的。

好友J先生說我是個嬌縱的女孩子,年歲增長,人成熟獨立了,這份嬌縱卻越來越明顯(!)。其實母親也寵我,但她會對我有所需索,而父親則是不求回報的類型。我的嬌縱絕大部分也是這樣被父母“培養”出來的,另一個好友J小姐曾經笑說,我在所愛的人面前那份孩子氣,根本是個“父親的小女孩” 。

因為得力於父親,所以從來接收他人的厚禮,都會直接感受到被愛,那麼理所當然。然而,人人有異,對於另一些人來說,厚禮可能是壓力而不是心意。 曾經試過一心一意送了心裡認為很合適的禮物給對方,沒想到對方收下以後表現出來的壓力和虧欠,叫我不知所措,更叫我難過。那其實也不是什麼天文數字的東西,價值也在我的賺錢能力以內,但觸發的尷尬牽扯,叫我有種“好心做壞事”的難堪。不明白的是,為何我大大方方地送,你不能大大方方地要呢?那明明也是你喜歡的,為何表現出來那麼抗拒呢?理智上我能理解自己的好意不能強加在別人身上,理智上我也能明白對方表現的“有所虧欠”何嘗不是一種本質的善良,但我無法否認自己的難過,有一次在開車時想起,這股難過襲來,就這樣流了一臉的眼淚。是委屈的。晦氣時當然也有過“就當我從此收起真心誰也不給”這樣的想法。折騰一輪覺得自己也無需堅持大方,如果對方要還就由他去,他還得不再有心理掙扎,感覺舒服就好。

從中反思的是,”推己及人”這樣的事未必適用在送禮上,因為對方的接收能力未必如我。我只能在另一些有同樣能力的人面前做我自己,有選擇性地付出,而不是盲目地灌溉。這是我後來的選擇。我呢,我永遠都是“父親的小女孩”,對於物質的寵幸,是多多益善的,我相信宇宙把這個訊息接收得很清晰,嘻嘻。










拿掉

一切物件和偶像,其實某個程度上都是幫助我成長,讓我學習和模仿,好像幼兒教育說的scaffolding----scaffolding是棚架,比起鋼骨水泥建得快,如果建築已起到第六樓,scaffolding已經去到第七樓---就好像成長當中,總有一些人,總是走快幾步,走在前面,讓我傾慕仰望學習,讓我跟著。

但從來沒有人告訴我們,來到一個地步,就沒有scaffolding,沒有偶像,沒有模仿對象,只有自己---其實是好事, 因為個人成長已經ourgrow了這些東西,從此以後的成長不是模仿得來,或由別人扶著帶著我走,而是自己決定方向和走路方法,一步一步地走出來。

進入了這樣一個拿掉了scaffolding的階段,身邊皆是讓我學習的人,也沒有讓我學習的人。當我在誰身上取得共鳴,得到感動,有所啓發,我會明白,那是我也擁有類似特質的一種響應,我永遠可以回返自己,提取本身冰封或潛藏的力量,而不是依附在對方身上不斷擷取營養、借力。很多時候,我們本來的能力,都是被自己視而不見的。Spirituality的作用,就是讓我們超越這個層面啊。

這樣並非否定別人,而是因為找到自己---需知道每個人都不一樣,每個生命都獨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所以,成長要的是正視自己,決定自己的路,而不是拼命吸收他人的二手經驗來自我堆砌。這樣很好,因為沒有scaffolding,沒有誰需要追隨,所以每一個當下,我都知道,我已經成為了我想要成為的那個人。而我在不斷更新的當下中更新。這樣有一點不好,那就是,沒有了依賴和模仿和追隨,難免是會失落的啊。


6.6.12

金錢

金錢本身有極大能量,不畏懼力量的強者越能擁有,也要有極大智慧才能駕馭它,否則它就是你的主人。(黎堅惠)

力量的運用,總可以創造無限可能性,當然包括財富的擁有,這是我近年親睹、體會的。

真的

開始只是對慾望坦然,現在卻會慶幸自己是個有物欲的人,那代表我還挺容易被取悅,挺容易開心起來。這何嘗不是一種簡單。


走在熙來攘往的銅鑼灣,眼前是人潮,耳邊是車聲、人聲和紅綠燈轉色的聲響......大太阳底下恍神一下,那個印度洋的海底世界,離我真的遠了。

兩兄妹?!

人在馬代的時候,友人what's app來這張照片,說:你同陳陳呀,好像兩兄妹!哈哈哈,我看了,笑了出來,是真的!

友人陳君,我們暱稱他做陳陳,是香港著名的飲食旅遊作家。他有江湖地位和影響力,見多識廣,但為人非常謙虛厚道,這點令我折服。時常,在我不熟悉的業界朋友和公關面前,他會很主動地給大家介紹我:Agnes呀,在馬來西亞好出名架,煮野食好叻,我好榮幸成日有機會被邀請到拒屋企食飯.......”美言說話,當然少不了聲色之詞。我很感動於他對我的善意扶持,或多或少都製造了機會讓我融入了這裡的媒體圈子。一直以來,還有一個這樣不問回報對我好的,就是友人E小姐了。至今還是有大馬的朋友問我:“香港人冷漠,你住得習慣嗎?”我每次都是不懂怎麼回應,因為,我似乎沒有遇過對我冷漠的人。我在香港遇到的友愛,不比我在馬來西亞少。

+++++

之前到台北出差五天四夜,也是第一次跟陳陳在同一個media trip一起出差。有時候吃飯,我們分開兩桌來坐,可是,幾乎每一次,我們吃到好好吃的,都會不約而同隔著桌子喊起來:“陳陳/Agnes,你吃左個XX未呀?好好味hor?!”幾次下來,同行的媒體朋友都取笑我們,是非得要這樣跟對方講過了,那個味道才算完整了嗎?呵呵。

他是我平日飯局的核心人物,這些下意識直接想到對方的反應,也是在飯桌培養起來的分享默契。年深日久,漸漸成親厚。很家常,像鄰里,給對方喊一下話,確認他也吃了,他也喜歡那個味道,就安心了。

+++++

以上的contributor's page是刊登在這裡。

陸續有朋友在fb上給我留言,說他們在Cathay航班上看到我做的feature:Walking in Jimmy Choo's shoes,真開心啊。這是我上半年極度重視的其中一項工作,看到成績了,自然有成就感。

這項工作已告一段落。感謝所有的機遇、際遇、發生和把握。新的收獲會陸續有來。

4.6.12

第十天

马代第十天,发呆的时候想,在这个年头,有一千万身家,可以过悠哉闲哉的退休生活吗?通货膨胀那么厉害,既有的财产要如何增值,确保想要的生活素质可以一直维持?


I am drenched in your love.....

"Is it too late to ask for love?
Is it wrong to feel right?"

如果音乐的穿透力是违法的,你应该被判死刑。

网中

我最喜欢马尔代夫我住的这间“豪宅”里的这张海上大网,中午我请公关小姐躺下去做模特儿给我拍一张照片。

晚上,我躺在上面看星星,发呆,吹海风。完美的惬意。

今夜,静静躺在网上,对着星河灿烂,想起我写作,爱用“原来”。原来这样,原来如此,原来那样。仿佛,很简单的真相,最浅白的道理,非得要那样历经千山万水,才能看到,才能懂得。

如果你看过《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The Alchemist)。很多人喜欢书中的一句:“When you want something, the whole universe conspires to help you.”

但我最喜欢的是书中带来的寓意,牧羊少年出发去寻找宝藏,可是,原来(对,原来),宝藏就埋在他出发点的脚下。

有些爱,就是因为这样,被错过了。

因为错过,我学会了,体贴遗憾。

人生不可能没有遗憾。

出发来马尔代夫前一日,把之前存了一些日子准备有天也许有机会寄出的杂志,都送去回收了。

人生,在某些时候,便是要学习接受 “已经没有机会寄出了”。

又,连贯我内心一部分很深的情感,原来,当我发现你在这段情感中是不适者,我会主动说再见。这样的再见,不是因为绝情,而是保护和成全。当然对方不会知道,他怎么想,也是不重要了。我会希望,那些我尽了力也无法做到的,有人帮我做到,有人照顾你,令你快乐。我会庆幸,你过得比我好。

 

6月

在马代的旅途中踏入六月,2012年就这样过了一半。

下半年的旅程精彩可期。然而我最期待的是在不久以后,我想见的人会到香港来。那并没有很复杂,却又不是很容易解释的快乐。总是遇见无常,能够珍惜及把握的时候,就一心一意地珍惜和把握吧,人与事。绝大部分时候,事情结果的天渊之别,其实在于一念之差。一念之间,已是天与地的分别。

然而,这一念的成熟拿捏,也许是经由许多痛心的失去中学习而来。一切并不偶然,包括珍惜的能力,都需要时间,需要累积。

我感谢我遇过的人,我生命中失去过的爱,他们酝酿了今天的我,给予来跟我相逢来爱我的人,一个“对的时间”。




3.6.12

睡前小記

來到了另一個島。這次來馬爾代夫,痛快地玩了五個島,中間體驗過所有水陸交通,我笑跟朋友說,來12天,做了馬代專家,以後有誰要去需要咨詢,可以找我。

抵達沒多久,是黃昏,眼前美景如詩如幻,我以為天堂就在身邊。一如雲小姐在fb上的留言一樣:“ If there is heaven on earth, it is this, it is this, it is this.”

這是我在馬代的最後一站,一早知道這終站是終極豪華---一般的島嶼,都會有60-100間villa,這個島,全島只有30間villa,隱私度、服務專注度和空間感的充裕,可想而知。雖然也是一早有了“心理準備”,可是踏入我下榻的5號villa,還是差點心臟病爆發,覺得太誇張----根本是兩千尺的豪宅,而又是我一個人住!空間感和人丁單薄的對比之下,那個大,又顯得更大了。


雖然豪華,但品味的陳述恰到好處不浮誇,設計師的功力。


我第一時間跑去問房價。我住的這個villa,收費是兩千美金一晚。我聽了,噢一聲微微笑了一下。晚餐時間有個空檔,用手機發電郵,說起感想:“兩千美金一晚,住一個晚上,就是許多人存許久才能存到的數目.......就好像,一棟幾百萬的房子,對有的人來說是九牛一毛,有的人一生連一片瓦也买不起。這個世界充滿對比........“


這段日子以來,不時給某位朋友發這樣的電郵,說的是生活中的美食、瑣碎事、一些想法。只因為他跟我說一句:”我喜歡看你寫給我的電郵,你可以常常這樣寫來嗎?如果你沒空,cut and paste 專欄的文章也可以。”於是,我就寫了,想寫便寫。他會給我打電話。聊一些心底話、生活瑣細,簡單美好。心的溫度,心的親密,心的信任,心是知道的。

而我徹底感覺被珍惜。這是我在情感中非常重視的感覺。

生命中的甜美,也不外是這些。

 





2.6.12

太好了

看到占星師Jupiter在fb上寫的:

海王星已慢下來,而在月食圖中,他更是處於停滯期。這是一個重要
時期,讓我們停下來,想想自己到底有什麼夢想,甚至那些被遺忘了的,通過月食再一次被引發出來,提醒我們還有夢想可以追尋。另一邊廂,如果你一直活在自欺欺人的情況下,用其他東西去掩飾內心真正的渴望,那些假象也會被刺破。”
 
好開心!我好喜歡自己,對於夢想,有種不能放手的熱情。

對著大海上網等早餐送來房間有感



成長,漸漸穩健。
對自己的慾望,更加坦然無所畏懼。
不停開竅,不停開脫,
不停釋放,
不停地徐徐前進。

堅定的力量在向好滋長。

好友問我:“你怎麼可以這樣?”意思是,我怎麼做到的?
這個問題之前有一段談話的。
她的意思是,我的勇氣、跳脫、愛的精力......我怎麼做到?
關於勇氣,我想說,
有一個關鍵。
就是一次,再一次看到,
自己很仰慕、欣賞,甚至崇拜的人,
其實,也不過是一個人,
對方也有自己的軟弱和局限,
豁然開竅,
不是對方太好所以讓我仰望,
而是我忘了看看自己,
能力有多深邃,有多美好。
以致永遠需要一個偶像,一個精神依附,一個目標人物在前方,
讓我追隨,給我陪伴,讓我有所抵達。

其實我自身便是自己所有的陪伴和追隨和抵達。

這樣的平常心生出來,
人生面貌從此不一樣。
我體會到生命一種沒有盡頭的遼闊。
我對人,尤其是人,都有了平常心。
我感謝,也開心於別人對我的肯定,但別人肯定我以前,
我已經肯定了自己。
好像我看到別人寫的:“我不需要別人來告訴我,you derserve it,我才deserve it.”Exactly.
我本來就derserve it.

我尊重和感激所有成就我的世界豐盛、美麗、感動的人,
不是因為他/她有多厲害多有才能多令我感動和驚嘆,
而是我如此尊重和感激自己,也擁有這種能力。
我透視自己,
也能帶給別人美麗和感動,
我也可以發光,照亮許許多多的人。

我真心愛惜和尊重成就我世界豐盛面貌的人,
因為我這樣愛惜和尊重自己。

回歸內心,一切回返自身,我從自身的不足渺小,看到我的完整和巨大。





1.6.12

這樣的畫面,也不過是手機所拍的,怎麼美得好像電腦加工了一樣!

來了馬爾代夫7天,今天是完完整整的大晴天,早上已迫不及待出海浮潛去。這片海,藍得夢幻,美得令人目眩。我本來就不是一個特別嚮往海洋的人,可以來到這裡,看到這片藍,見識這印度洋海底世界的姿彩,已經覺得十分滿足。

Naked Retreat

那時候讀到新聞稿,心裡閃過一絲驚嘆:如果有機會去住幾天就好了。

好了,真的有機會了,邀請真的來了。

但我要到哪裡擠時間出來???????

神啊,請你給我多一點時間!!!!!


29.5.12

看到友人在fb上寫:城市裡表裡如一的人不多,會對自己無條件付出的要好好珍惜。

我聽見心裡對自己說:“我會的。”

一個早上

連續十天過著這樣面朝大海,溫暖花開的生活,回到都市以後該如何自處?

一大早起來,天氣好得緊。下午又要去浮潛,所以不游泳了,拿了帶來的亦舒到外邊,在沙灘椅上躺著閱讀。海風、浪聲。毫無疑問,那一刻的幸福,就是最幸福。

小說中,男主角向女主角示愛,說的是“讓我照顧你”,讀得我會心微笑。心中盪漾,刻下無法繼續閱讀,闔上書,靜靜感受內心翻滾的甜蜜與快樂。跟我講過類似意思說話的男人不多,但都是說得出做得到。情感上,很憐愛我;物質上,慷慨地給予我。精神與物質於我是密不可分的,我需要精神世界的寬闊,來充實我的物質世界;與此同時,我需要物質實在的豐盈,來牢固精神生活的飄渺。我本身的生命追求是這樣,愛我的人,也很能響應我的磁場召喚提供滿足。兩者兼得,我是個無比幸運的女子。

謝謝我能對自己誠實。因為事情的發生正是,有多誠實,就有多乾脆直接了當。





詩的場景

遇見詩的場景。

今天下午乘坐快船到另一個小島上參觀。小島住的都是本土的馬爾代夫人,沒有遊客,沒有豪華別墅,沒有旅遊設施,看的是最地道原始的民生風貌,尋常人家的起居作息。隨意閒逛,腳步把自己帶到海邊的一角,遇見詩的場景。

從未見過這樣的景致,佈局真實地張揚其魔幻性。場面的動人,瞬間已留住我心,然而言語無法形容。只知道眼前的,覆蓋著詩意的軌跡,散落在天上,散落在空中,散落在海裡。又仿佛,誰擺下了不動的一隅,等著什麼人,去而復返。


28.5.12

Outgrow

今天下午完成了一個小時多的浮潛,想說,漂亮!在淺灘與深海交界
潛游,海水清晰可見度極高,不斷看見大量的珊瑚礁和海洋生物:小丑魚、墨魚、龍蝦、小蝦、好像capricorn的魚、許多螢光色但我叫不出名堂的大魚小魚......美不勝收!!!
生平第一次浮潛,就在這斑斕多姿的印度洋海域,眼前一幕幕是令人狂喜的景象,實在太快樂了!
以上是寫在facebook的,再沈澱下來,我想說,我心裡充滿對自己的尊重和自豪。
32歲學游泳,泡在泳池裡,我全身發軟,手腳沒有重點,心底的恐懼到了頂點。
漫漫一條長路,是面對恐懼,一次又一次,在水中與自己恐懼共處的過程。
慢慢地,我愛上水,我不畏懼把身子沈下水裡游啊游。我沒有那種會窒息的害怕和掙扎。
從來沒有想過,我會在印度洋的海域浮潛,把海底美麗璀璨的世界景觀收在眼底。
自小,我和哥哥都是被母親告知是命中忌水的孩子。我們的童年和成長背景,不曾有過水上活動。命中忌水好像一個魔咒,跟了我許多年。記得中學有一次學會辦的海邊小旅行,我堅持要去,母親一聽到是海邊,幾乎要軟禁我, 那次引發了很嚴重的衝突。

我對自己有個心結,那就是,我怕水。但我願意相信自己,可以好好地,去看看這個恐懼。
三年了。
原來可以有這麼一天,我也deserve看到一個美麗的海底世界。也許,命運把我帶來馬爾代夫浮潛,就是要回饋我的勇氣和信任。我想,面對自己的痛苦,也是一樣的吧,不躲、不逃、不避.....好好面對,好好陪伴,好好探視,好好相處,終有一天,你會outgrow到看見屬於自己的遼闊無邊水底世界。如果我不曾處理自己的怕水,今天又如何能領略那無懈可擊的壯闊深藍。

27.5.12

下榻的villa有一個規模與設計都很贊的私人泳池,視覺上像是與大海連結了的infinity pool。今天下午,自己一個人暢快地游了近一個小時。

忽然心底響起一個聲音,問:這麼美麗復美妙的時光,你不想有個人跟你共享嗎?

這是之前一位好友問我的問題。

答案是沒有。我全然沈醉在獨處的美麗,不覺得孤獨,沒有寂寞,體內流動悠悠的靜喜。

事實上,這半年多來,因為工作關係,走了很多地方,好些快樂時光,譬如這個獨自對著湛藍大海戲水暢泳的下午,都是一個人度過的。但我只有全心全意的愜意,沒有希望誰在旁一起度過、分享。

Wish you were here的念頭許久不曾出現過。我心中自有所愛的人,只是,我也不再因為需要他們,才愛他們。當我一個人也能過得很完整很美好不覺得有所欠缺不覺得需要陪伴,我依然選擇去愛你,感動於相遇和陪伴,這就是我更好的愛。不知不覺,走到這天,這個能力,原來我有了。

藍海

被這樣一片土耳朵其藍迷倒。
才能明白為什麼人家說要來馬爾代夫。




發呆的角落

獨霸的villa,處處有發呆看星空的角落。

26.5.12

我上輩子做了許多好事

這半年多來,發生在身上的奇遇、好運、快樂,常常令我覺得:天啊,我一定上輩子做了許多好事。

說說這個馬爾代夫的trip好了,一早知道這是個豪華之旅:機票、住宿、膳食、內陸交通安排、水療體驗、潛水課程等等,整個行程的價值大約是十幾萬港幣。即便有了“心理準備”,可是來到下榻的Villa,心底還是驚呼一下。

來的時候,發生的小插曲也美好。話說,乘搭新航來,在飛機上全神貫注地看電影之際
,空服員團隊們忽然捧來蛋糕和香檳來到面前說:“Ms.Chee, Happy birthday to you!",還獻上手寫的生日卡,驚喜到傻!那種感動是,令我這一輩子都只想乘搭新航!新航的服務,真是名不虛傳呀!!!
謝謝啊。謝謝這些人,這些事,這個宇宙。

25.5.12

生日讚美

5月25,我美好的生日。
下午上飛機向馬爾代夫奔去,出差都那麼窮奢極侈地幸福。

我祝福自己。

跟朋友隨意聊開,
在不經意的沈默中思緒流動,
回溯記憶和經驗,
察覺自己每一次在人生中不得不的放手,
都不是為了自己,
而是為對方想多一點。

也許為對方想不是我的責任,
但始終,
出自善意和愛。

我是要來到這裡,
才如此確定自己的力量,
以及情操。
今天我生日,我真要衷心讚美自己:我是個有情操的人。

看到親愛的Len寫說,她在回家的路上。
其實心裡很激動,
但我不懂怎麼說出口,那種屬於我的懂得,
那就是,
仿佛所有顛沛流離,
只為了抵達。

我觸及到達的此時此地,
每一個此時此地,
都是我生命的歸宿。

謝謝你,我愛你。

5月25,我美好的生日。


真有那麼千回百轉

在網路上讀到:

有时候你不懂,
一个建议你离开的人,可能是最爱你的。
一个希望你放弃的人,可能是最关心你的。
一个渴求不再联系的人,可能是最挂念你的。
一个默默离开的人,可能是最舍不得你的。
我们的人生,就是在这样矛盾而纠结里渡过,爱并不是一场在一起的
游戏,爱恰恰是种挂念你而不得不离开的痛楚。
 
---摘錄幾米
 
+++++
 
有些情感,的確很迂迴,很難言,很微妙。
看得見的離開,心中留下圖像特別分明。
可以的話,希望不要再經歷千回百轉了,
平坦地,筆直地,把一條路走到底,
也有它的風景。
 

24.5.12

廚房一隅

日常,是生活的底色。
廚房的感性經驗,令我常常覺得,幸福快樂,是多麼輕鬆而輕易。
相信生活的美麗,情趣跟奢侈無關,有時候給自己做點簡單料理,嗅著那縷縷香氣,心裡就踏實了。

另有發現

1。世界就是我想要、我以為的那樣呈現在我眼前了。深深的美好,深深的眷顧,深深的被祝福。

2。曾經很長的時間,抱著“不想生命留下遺憾”的想法,想要的喜歡的人與事,都盡情表達、努力付出......也很好,過程中我得到許多。但也終於,懂得接受,生命是會有遺憾的。活著的無憾,來自於能夠接受遺憾。最重要的,是在遺憾中感恩,放手便不是痛苦的。

3。人是無可避免有矛盾,但矛盾不一定帶來掙扎與痛苦與搖擺。只有不誠實面對自己的矛盾,才會帶來煩惱和問題。

4。我喜歡我所愛的人向我表達他們的醋意,不管你是何等身份地位,我都覺得是種compliment。也是你信心的表現啊。沒自信的人,才不敢承認吃醋。

5。愛情是......跟你談瑣碎事,都有幸福感。

6。香港人講“有錢就身痕”,這句話是完全正確的,尤其是我這種喜歡一擲千金的人。

7。美食,對我而言,已經不單單是享受,而是一種視野了。

8。踏入35。如果有70歲,這是我的半生了。這半生,淋漓盡致活過、愛過、被愛過、付出過、見識過、嘆過世界,生命無比精彩。我衷心感謝自己。

9。我深深深深感謝復感動在這“半生”關口來臨之前,能夠遇到你。我明白,一切由我召喚而來,我愈發愛自己。

10。我總會遇見美好,因為我生來美好。


如果我們聽不見
自己的沈默和聲音

就別再說“我瞭解”吧!

別再說理性  與孤獨
別再說愛     與同情

---摘自羅智成詩集。

23.5.12

Wanting

近年來,唯一打動我的新聲音。
唱作俱佳,在感情的厚度裡被擁抱,又在那深度裡沈溺與暢泳。
歌曲悅耳動人,琅琅上口,卻沒有一般流行曲的匠氣斧跡。
唱法個人風格特出。
太美麗。

一生中的一天

一生中的一天,
特別的一天。
知道會永遠記得的一天,
即便淡出感覺,
不會淡出回憶。

 一種意想不到的快樂,
好像夢境降臨。
我想好像一個小學生,
寫一篇,
《我最快樂的一天》。




22.5.12

如果我們都是彼此生命的插曲

深深交會過,然後回歸彼此的孤獨。

人生若只如初見,

一切多美。

台鐵便當

從台北往花蓮的火車上,接待的公關細心地為我們準備了火車便當。

我以顫抖的心情打開便當盒,珍惜地,一口一口把飯菜吃光。

便當很美味。我吃的是一段回憶。

世間總有一些事物持久地存在,來提醒自己另一些事物變幻的無常。

19.5.12

床頭小費

多年來,出國住飯店,都習慣在出門前給每天打掃的員工留下一點床頭小費。

衷心感謝社會上這一群,在這種不起眼卻又吃重環節上,默默付出的人。

這一天,留下了小費在床頭小桌,看到恰好有紙筆,便順手寫下感謝。

活在

當我不再強調改變、成長、顛覆.......的時候,
因為我已經活在當中。

17.5.12

戒魚

越來越相信有頻率共振這樣的事。

這幾天一直想著:“當你愛一個人,愛到願意放手,你是真的愛他了。”這樣的事。

今天在晚飯便聽到這個故事。

其中一位同行的C小姐是著名的旅遊作家,三天相處下來,發現她原來不吃魚(但其他海鮮都吃)。 晚飯終於有機會問她緣由。原來,那是因為多年前,她到西藏旅遊,跟一位僧人結緣,聽到他說的一些開示。說到,佛教強調戒律,因為人是需要戒律來控制自己,然後產生智慧。修戒律,可以由吃著手。可是呢,如何“戒”飲食呢?僧人告訴C,你要戒掉自己不愛吃的,有多難?你要戒掉自己最愛吃的,才是“戒”的意義。C受到莫大啓發,便下了決定,戒掉她最最最愛吃的魚。

聽了心頭震動。仿佛相應了徘徊了在我心間的想法。對一個不愛的人放手,有多難?對一個心愛的人放手,就是“愛”的意義了。

你是心痛的,但你不再為自己問為什麼。應當記住,愛便是“戒魚”。
有點小感冒,不免擔心接下來頻密的行程。只能吃藥,讓自己好起來。

+++++

有些事情,你在乎,就不免費神,即便很忙。

+++++

難怪NLP其中一項溝通技巧,是這樣教的:當你想要孩子停下來,應該直接跟他講:站住,而不是“不要跑”。因為,如果你跟他說不要跑,他的意識接受到的,是“跑”。應該直接清晰地給予指示。

當一個人一再跟你說,他不是這個意思,不是那麼意思,卻不說自己想點,你接收到的,便是“這個意思”和“那個意思”,又或者,憑自己的理解,去推敲自己心目中他說的意思。

表達,真有那麼困難?

16.5.12

我不是

想起好幾天前看過的一篇blog,
“原來我在你眼中是個這樣的人,
心底有個吶喊的聲音,
我不是,
我不是,
我不是,
可是我說不出來”

真的是這樣的感覺啊。
一直以為,一場誤會吧,理清就沒事,
原來事情有嚴重到令人覺得我不可以再被信任。
真的要好好自我檢討,
衷心希望我可以能在“令人失望所以不被包容是理所當然”的自責中釋放。

先擁抱一下自己。

15.5.12

記下

一段日子沒來逛誠品,發現台灣又辦了好些新雜誌,文學性質偏重的。看起來內容、風格都接近,沒有很喜歡,看看就擱下。許多許多關於靈修的書籍。逛了一圈,買了一本意大利美食手帳,以及一本羅智成詩集。慶幸自己仍有讀詩的情懷。幸好生活能有詩。

14.5.12

不勞而獲

人在面對慾望時,難免總先遇到自小被工廠倒模式教育灌輸的道德感在門口阻頭阻勢,阿芝阿左。結果,好多人終其一生,都在掙扎:不敢貪心、不敢虛榮、不敢承認自己想要.....然後就動不動嫉妒別人擁有的.......壓抑帶來扭曲,扭曲帶來變態(!)。

我本來就光明正大地虛榮(兼享受優越感),現在何妨更大方坦然地承認:我其實超級喜歡不勞而獲。不勞而獲真好,誰要那麼辛苦呀~~~~~~~我享受事業的成就感是一回事,但同時我也喜歡不勞而獲呀!

飛到十萬八千里之外發呆

絕非曬命,12天的馬爾代夫遊真的長得有點誇張.......扣掉來回的飛途、轉機的時間,在當地逗留也有整整10天。我已經開始問去過的朋友,第五天以後可以做些什麼?結果,有位去過馬爾代夫三次的女友,她的回答是,5天和10天都不會有多大分別,因為基本上每天入夜以後,都是沒有活動的,可是那環境那星空那海浪那寧靜那舒適,會令你幸福地發呆。

幸福地發呆!

太好了。

我喜歡發呆。

我會好好地發呆。發呆。發呆。發呆。

13.5.12

這個孩子太黑色

今天在《蘋果日報》上的專欄,讀到最後我不停流淚。因為我也有這樣的父母,在黑色中看見我。
讀過最感人的母親節文章。

+++++

《這個孩子太黑色》
作者:畢明

小孩子的眼淚,不可怕,小孩子的寂寞,才可怕。可怕得叫人心疼。

少年都不識愁滋味,寂寞不是要等到17歲才來叩門相認嗎,提早世故合該恕不招待, 還有好一輩子啊。在無憂無慮無邪無忌的童年,個個臉蛋都胖胖粉紅,笑聲裏有天真奇想鞦韆雪糕惡作劇,應該寂寞免疫,不應眼眶載着深不可測的百年孤寂。你捨 得他們掉進與年齡不相稱不成比例的孤獨黑洞嗎?

我告訴你一個故事:那孩子,約六歲,小學一年級生吧。某天上學,畫畫堂,和譪的老師出題,請同學們 畫下他們腦海中想到的東西,課室內大家便起勁用心的畫呀畫,他畫了大黃的花貓,她畫了粉紅的白兔,他畫了有角的啡甲蟲在嫩藍天,那孩子呢,畫了一大片實黑 色。一點都不幽默。一盒蠟筆五顏六色都不用,他就用了黑色,把一整張畫紙塗滿,全黑漆漆的。老師看在眼裏愣着。下課了,同學都走了,那孩子一個人留在課 室,低着頭埋着首,繼續的畫、畫、畫,塗出全黑的畫一張又一張。老師很擔心,把那孩子的黑畫作拿給其他老師看,都無言,她決定把畫作拿給孩子的父母看。爸 爸看着手上每吋都被黑蠟厚厚濃蓋着的畫,一頁畫紙,沉重甸甸的,家訪時,孩子仍在自己的房間埋頭伏案一言不發,不停猛畫他的黑色。

憂心的父母帶他 去看穿白袍的專家叔叔,他不語,不知自己做錯了什麼事,低着頭,白袍人問他畫的是什麼,他祇拿着黑蠟筆,繼續在自己的手掌上塗。再面對更多的專家,帶來孩 子更多的沈默,他畫了更多幅的黑畫。如今,課堂上那孩子的座位空了,他被關在療養所,一個人在病房內,繼續畫,散亂滿地是他的黑畫。一天,老師在那孩子原 本的座位,見到一份小拼圖;照顧他的姑娘也忽然發現,地上的黑畫也不全是黑色的,有些黑色之間是有關連可湊拼起來的!一個個專家、醫生、護士、父、母,便 急忙地把孩子的每一幅黑畫都拿到體育館,鋪在地上,老師在觀眾席居高臨下指揮眾人合力拼貼着孩子的無數幅黑畫──謎底解開了!原來,他用很多張畫紙,畫出 了一幅大鯨魚!

都誤會了。你看不穿,不代表孩子太瘋癲。「問題兒童」是日本孩子,來自非常警世感人的公益廣告片,請大家多用想像力鼓勵小孩子,讓他們可以做小王子,吞了大象的蟒蛇不是一頂帽子,祇是大人看不見。

孩子寂不寂寞,快不快樂,看大人們了。我幸運,我感恩,我的母親,讓我有堅固的自信和過人的安全感,小時候,無論如何,我清楚知道,她會是在黑色中發現我的人,當世界以為我很怪,她會最終也最快發現我的鯨魚。

祝所有母親和她們的孩子,都快樂。


天知父母心


以這篇文章來祝賀天下媽媽,母親節快樂。我和母親之間有許多糾結,但我們是相愛的。

++++++

《天知父母心》

作者:黎智英

若然一個人計算自己一生中的福祉,那麼母愛肯定獨佔鰲頭。好媽媽是所有孩子最大的福氣!母愛義無反顧、毫無保留,叫人感動。母愛超乎得失利害、不沾世俗塵 埃,純潔得一如不吃人間煙火的天使微笑。母親都對孩子有期望,而近乎無私無求無盡的母愛則像天使的翅膀那樣飛越世俗和私慾形成的屏障。

老婆緊緊擁抱在鬧情緒、大發脾氣的小兒,低頭吻他的臉,溫柔地哄他說:「寶貝,媽媽愛你。你放聲喊吧,會舒服些,不要怕,媽媽陪着你。」看到這番情景,我知道只有媽媽才會有這種愛。
母親十月懷胎、悉心撫養孩子,故此人人都說母親偉大。只有任勞任怨的母親才能從養育子女中得到的快樂,感受到天賜的心靈慰藉,做母親辛苦卻也幸福。上天以養育和延續萬物為本,那又怎會給母親一個 bad deal?

小 孩子鬧情緒、發脾氣,不教訓他,反而擁抱他、吻他、呵護他,那不會縱壞他嗎?不,不會的。純潔、真摰的愛不會縱壞小孩子,只有扭曲的愛才會縱壞小孩子。什 麼是扭曲的愛?要是對兒女的愛是出於內疚而要作出補償,或出於自我炫耀,那樣的愛便不是純潔而真摰的,反而是自私而扭曲的。這樣的愛才會縱壞孩子,因為那 只會令孩子感受到扭曲了的價值觀。

還有,毫無保留的愛是對孩子最好的教誨。記得小時候,一想到做壞事會如何傷透母親的心,我便不敢放肆了。這都是貼在心窩裡母親的愛和掛在腦海裡母親慈祥的臉孔時刻警惕自己的效果。

你 聽過有人說他有太多的愛嗎?沒有吧!既然不會有太多的愛,那又何來縱容可言?沒有時間陪伴孩子,為了補償便給他買 iPod、 iPhone、 Nike波鞋、 Jeremy Scott運動衣或 Mercibocoup的 jacket等,你以為這便是給孩子的愛嗎?不,那只是物質的付出,那才會縱壞孩子。

愛只能用心去感受而不能用理智去明白。 Our heart knows reasons whereof reason knows not,故此不管給孩子多少愛都不會縱壞他。愈是感受到愛的孩子便愈是心靈強壯,便愈是充實自信,便愈是能夠活得精彩。用愛灌溉出來的孩子,都會積極地熱 愛世界。

明白這個道理我們便不用害怕愛錫孩子了。明白愛的真諦的父母都能盡情愛錫子女,也因而盡情享受箇中的快樂。愛是付出,而真摰無私無求的愛 是快樂的得着。沒有人可以強迫我們去愛一個人,我們只可以情不自禁地愛一個人。愛是天性的體現,因為無怨無求養育萬物是上天的本性,當愛變得理性、有所 為、有目的,愛賦予人那神奇的心靈慰藉和快樂便會蕩然無存了。

見到漂亮而身材標青的女人我都會很想親近她,甚至日思夜想以為自己是愛上了她。不過 這種所謂的愛其背後追求的可能只是翻雲覆雨的快感而已,但在愛的背後卻是快樂。愛一個人,我不會想從她身上得到些什麼,而只是無私無求無慾地去愛她;只要 跟她在一起,甚至只是想到她,便會感到快樂,這就像母親愛自己的孩子那樣。

愛是直覺的反應,愛的時候,我們無私無慾無求,不為意識的理性束縛,直 覺地回到潛意識裡大自然整體意識的(宇宙的)精神世界裡去,從而讓意識得到精神的昇華、感受快樂,因為快樂便是精神的昇華。無私無求無慾無盡地滋長萬物是 大自然的本性,當人的行為愈是接近這個本性,人才能回歸到大自然的懷抱,再次成為大自然整體意識精神世界的一部分,感受到精神昇華帶來的快樂。
人來自大自然整體意識的精神世界,文明演進讓我們逐漸發展出個人的意識,因而亦逐漸把人抽離大自然的本性。文明帶來進步,亦同時令人與大自然的關係逐漸疏離,甚至從大自然的母體分割出來,置身度外,成為大自然的旁觀者。

我們判斷、測試、量度和利用大自然,因此發展出了科學,科學進而污染了人們源自大自然的天性。人獲得了理性卻污染了天性,愛是被污染了的一部分,因為人的私慾和企圖發展出了自我意識,甚至扭曲了父母對子女的愛。

不 少父母都拿孩子來炫耀一番,最好孩子都是十項全能,他們成為人們眼中的模範父母。他們根本便不去想這樣地炫耀會否對孩子形成負擔。這樣的父母讓我想起中國 抗美援朝,不少父母懷着對黨的滿腔感激,激昂地為國增光,流着熱淚送兒子到朝鮮前線,最後以兒子的性命為他們換來黨頒發的一面「光榮之家」紅旗。他們把這 面旗掛在門口,證明了父親娘親不及黨親。

在此我須申報利益。小時候在廣州,我非常頑皮,弄得家裡雞犬不寧,很多人對用兒子的性命換回一面紅旗的家 庭很是羨慕,但我對任何政府認同的事情都反感。這種極端的想法肯定是偏見。對於母親來說,我這個既頑皮又反叛的兒子肯定是個沉重的負擔。母愛要不是天生無 怨無求,在那個苦難的亂世像我這樣的兒子,又怎不早便被遺棄了?

Nothing is lost in God's Kingdom,愛尤其是不會被遺失。父母給予兒女無私的愛,也因而得到窩心的快樂。有人說養育兒女是個沉重的負擔,這個說法當然沒有錯,但沒有孩子的人 終生無緣體會為人父母的快樂。除了自己的孩子,誰肯無盡地付出無怨無求無私的愛?要不是孩子,那又何來那從未曾有的快樂?

一抱到手裡,便覺得自己的孩子截然不同,因為好些事情你只會為他而做,而不會為別的孩子做的。那是義無反顧發乎天性直覺的愛。當你毋須問為什麼而愛一個人的時候,你是真正的愛他,這是父母對孩子的愛,母愛則尤然。

小兒子出生時老婆已四十多歲,現今老婆與兒子的關係又親密到另一種境界了。老婆為兒子的付出是到了一個直覺反應的層次,那如魚得水的天倫之樂自然而奇妙。

那 是因為親情,故此孩子令我們快樂?不,不!親情並不必然令人快樂。世界上何處沒有親情?何以世界上的人不全都快樂?不,只有那些被親情感動,無私無求無慾 地為兒女奉獻的父母才感受快樂,因為他們更接近萬物的本性,故此獲得天賜的快樂。既是直覺的反應,那種快樂當然是天賜的恩寵了。

生日

生日未至,但提前收到的厚禮十分誇張,令我身心浴滿於被寵、被愛的幸福感當中。一切都神奇。我本來就心靈生活富足,物質享受也豐盛;如今因為物質上的收獲,直接又令心靈受惠,環環相扣,真是意氣風發(?)到一個地步。物質不能代表一切,但的確可以看到你在一個人心目中的地位。

愛是前提,有能力對你好是花紅。又愛又有能力對你好,是福份。

我喜歡我所得到的恩典:奇蹟、寵愛、快樂、感動.......,我希望可以一直都得到,我也想一直都得到。我想我也要謝謝自己,因為我給了自己機會去把握去珍惜對我好的人。生日快樂,我愛我。

伴侶

我的伴侶很好,好到我沒有辦法在任何人面前說他一句不是。要浪漫有浪漫,要擔待有擔待,要才華有才華,要學問有學問,最重要的是,他愛我多過我愛我自己。老是覺得自己對我不夠好,那些愛和包容和物質上的照顧,可以一直給一直給,好像永遠給不夠。這一點,跟我爸爸很像。

曾經問過好些朋友,你認為生命中最愛你的人是誰?每一個人的答案都是自己。只有我的回答是:爸爸,另一半,然後才輪到自己。只因為,他們對我的寬容和愛,比起我給自己的更多。某個程度上,我對自己是蠻苛刻的。

之前有一次跟Eric吵架,盛怒之下,我拿起紅酒砸破客廳的玻璃窗(!)。哇,28樓大片玻璃裂開,莫說不嚇人,要通知管理員,還要看看要不要報警的。我的第一個反應是清醒過來:慘,不懂有沒有玻璃碎掉下傷及途人?他的第一個反應是推我進去房間,跟我說:“BB (那時候還叫我bb,而不是死!八!婆!),我去收拾殘局,你不要出來。可是你要記住,雖然你做了這件事,可是我還是愛你的,你不要生氣了。”

後來,他知道我跟幾位親密好友自首爆玻璃窗的事,很緊張地說:“你幹嘛那麼傻跑去自己跟人家講?別人不夠瞭解你,就只會誤會你,覺得你很衝動,你都不會保護自己。 ”怪憐惜的。

我終於學會了愛。


父母

瞭解到父母的不完美,知道他們對我的影響,並不是為了把生命責任推諉於他們,而是讓自己有能力在靈性空間上去調整打後的人生。老是認著“父母對自己有怎樣的影響導致現在的自己是這個樣子”,是最容易的,因為不用為自己的生命全然負責,活得不好,關係不順,永遠有個代罪羔羊。有一天我看到,父母身上讓我難以忍受的缺點,原來我也有,而且是從他們身上繼承來的,那就是我最大的盲點所在。很難很難接受的,但的確如此。看透了,在他們身上收回自己的投射,又是成長的新階段。

12.5.12

只講紀律的愛是執行,不是付出。懂得留給所愛的人自主空間,能包容自由,反而才是最大的愛。約束、管制、訓示,都是權力的表現,跟愛無關。(素黑)

的確。很多關係,只是一個牢籠,而不是愛。

哎喲

竟然要過了那麼久以後,才能搞得清楚,當時的感受是這樣反應的:我被嫌棄了----->我被放棄了----->我失去你了。

而真正令我傷心的,是“我失去你了”。

我只是不想失去你。

11.5.12

上海的八部半

之前完全沒有跟朋友提過,但我其實很想在上海時,去吃米芝蓮三星意大利名廚開的餐廳8 ½ Otto e Mezzo Bombana。

忙完一輪,今早正想找公關訂位,沒想到,短訊進來,朋友說:21號晚上,跟你去吃 8 ½ Otto e Mezzo Bombana,已經安排好了。

哇,這又是我的念力嗎?還是心有靈犀? 但無論如何,看到短訊那一刻,真的開心得笑出來!

膽小鬼

好像《那些年》裡頭的對白,在某些/某個人面前,我也是個膽小鬼。

害怕被拒絕。害怕被嫌棄。害怕被拋下。

每當被觸動了這個恐懼,反彈會很大。

我知道但我還是會。

因為我還是會怕。

有水準



看過廣東話和英文版本,還是福建話的最好。
不知道是哪家廣告公司的作品?值得嘉許。
從來不會盲目支持“本地創作”(認為創作只有好壞高低之分,不需要弱者心態來自我標簽爭取支持),而這個“本地創作”,實在要大力鼓掌。

對話三則

看到朋友跟法國丈夫的對話,有種法式浪漫在裡頭,想起我和Eric的對話,常常也是很好玩的,但也帶著港式色彩。譬如:

幾個月前,我很坦然地跟他說為了增加我外遇的魅力,我要減肥10公斤變索女。

他的反應很大,不是為了我要外遇,而是:你有冇搞錯?!係你最肥既時候我陪住你,你變索女竟然唔係為佐益我??????”

+++++

才子友人黎公子在what's app的group chat上問我:" Agnes, you have so much love and flirt to give, bb 如何自處?(p/s: 香港朋友們都跟我叫Eric做bb,可是他們也會叫我做bb,讚我的時候就叫我叻叻b!我把大家搞得很低能!!!)

我的回答:“BB有他的生存智慧......”哈哈哈,這是真的。

+++++

我問開cafe的友人 R,說我接下來頻頻出差,無法到cafe幫忙,他會不會想念我?(p/s:他的cafe人手短缺,這一個月我偶爾會去幫忙。)

他馬上笑着說:“呢一刻已經開始挂住了!”坐在旁邊的G 小姐馬上說:“Agnes,以前我地唔會咁講野,你有冇發現自己出現之後,搞到大家講野都好似係度flirt緊!” 嘻嘻,那就好,調情多有趣呀!OK,我把這個視作自己的貢獻!

10.5.12

吃醋

已經到了可以坦然吃醋的歲數/階段。愈發覺得,吃醋,如果不太過(並非病態的佔有慾的吃醋),又能適當的表達,也是一種生活情趣。我是個愛吃醋的女生.......


悲劇女主角

讀到Len寫這個,是很有共鳴的:“......自然的认为生命是困难的,
一切都必须经过痛苦的挣扎,经过羞辱,才能得到。"

所不同的是,她經歷的是成長教育帶來的生命觀,我的是一種幻想式的悲劇情意結,而且獨獨運用在感情上。喜歡在悲情中認定自身。希望藉著感情經歷,為生命製造不平凡,在痛苦、掙扎中得到存在價值,並美其名為“愛”。沒有經歷沒有波折沒有戲劇化情節的快樂愛情,叫自己不屑:這麼平凡!
喜歡在悲傷中活出一點生命的重量。

直到有一天,徹底看穿自己吊詭的心理機制,看到自己跟情感命運的把戲,霍然開竅。看到“想象力”是怎麼擺佈自己的命途。然而,也不是沒有得著,因為如此嚮往轟轟烈烈,如此不甘平凡,一路走來,有過的跌宕,的確有令我的生命內容精彩起來。

終於不必在悲情中認定自身,因為我找到了自己的身份。

爆發點

關於憤怒,來到這個歲數,才能參透,
根本沒有所謂“完美”或 “達致平衡”的爆發點,
它要爆發的時候,是不會看通勝,擇時日地點的,
更不會寫好台詞等那一刻來臨照讀無誤。

它要爆發便爆發,但要爆發總比抑壓好。
爆發了,至少會流動,
別要批判自己爆發的方式,
至少我是這樣想。
就好像溫柔有溫柔的方式,
憤怒也自有它的方式。
面貌不同的表達。
反正,
隨著經歷,
你會不斷在內省中不經意地調整了自己的爆發方式。
前提是,放手讓自己去經歷爆發這樣的事。

以前我不懂的,
一個人如果可以肆無忌憚地向自己表達憤怒,
其實是一種親密和信任。
直到有一天,在自己的憤怒混雜悲傷混雜委屈之中帶來的極度反彈的動作,
看到了,
我不是為著我認定的理由而生氣,
憤怒的事情其實來自因為內在的舊傷被觸動了。
在不夠信任或不夠親密的人面前,我做不到那種跳過思考層面的醜陋動作。
於是明白了,
底下的底下,藴藏的是愛。
而我當時不明白,我的憤怒,我的醜陋,是一直埋藏得很深很深的脆弱。

明白了這點,就忽然覺得,你如果為了表示不滿在我面前大力關門澎澎澎澎聲的,也是一種親密。

如果有機會,我想跟你說:雖然你表達憤怒的方式不是我喜歡,也會傷心,但愛依然是愛,還是愛你的。愛不會因為見識了誰的陰暗面而減少,也不會因此對你的觀感不同。

我也是這樣接受自己、愛自己的。







我要的幸福

後來發現在老早就萬分確定自己的人生方向,然後現在活著自己要的人生面貌:沒有平庸的可能,才華是基本配備,顛覆是必要的態度,風格是日常的調子,享受是必需而不是奢侈。

學會的

你從來不會說自己乘搭的是頭等艙,而是含蓄地說:“......單人廂,長途飛行也可以睡得舒服。”

那超級大明星明明是你的朋友,你知道我心儀已久,故意要介紹我認識的,可是打後你每次提起,都用上“我們的好朋友”這樣來說,“我們”。對於這個,我是很清醒的,人家也是看佛臉的,我怎會不懂。一點也沒有飄飄然,只是愈發尊重你。

待人處事的涵養和體貼。

9.5.12

反問

近來和朋友談起hold a grudge的話題,
有時候,連我們也不明白的,
為何會hold a grudge很久很久。
我也會的。
但近年我會反問自己,
我有沒有傷害過別人?
我心底深處知道自己傷害到別人,那內疚是怎樣的?
我面對到自己內疚的感覺嗎?
我可以在徹底面對內疚感以後釋放自己嗎?
然後就是,
當別人跟我表達他被我傷害,我可以認同嗎?
還是我依然第一時間想要保護自己?

推己及人,
關懷自己,和關懷別人的層次,
都不再一樣。
有多允許自己,就有多允許別人。
有多體諒自己,就有多體諒別人。

在這些年來的傷害與被傷害中,我學得最好的,
是擔當、承擔。

其後

想要努力地用心地愛一個人,表現出來的,一定未必能完善完美,甚至可能有點笨拙,但情感肯定是真摯的。愛上一個人,愛一個人,當中也必有自己需要經歷的課題。走了好長好長一段路,在一個覺醒的剎那,驚覺可能忘記保留一點自私,才叫別人的人性中的不稀罕而傷害。開放的心,如最終沒有被善待,但經歷的、領悟的,還是自己的。困難、衝突、誤解、摩擦......如一直只有一個人有心去解決,也真的太累了。淚流到終於明白,會珍惜自己的,不用一直解釋得接近哀求。做完了一份屬於自己的功課,只想好好享受被寵愛被照顧。背山面海寫作的房子,我來了。

8.5.12

快6年

接受一些雜誌訪問,都會問起我在香港住了多久?原來也快6年。也許是我自作多情?但確然覺得自己已經是這裡的一分子。希望,這個城市滋養我的,我可以慢慢回饋。


融入一個高壓、高速、高消費、高競爭的地方,有多難?有一天早上,乘坐半島酒店的直升機服務翱翔於維港上空,俯瞰時清清楚楚地認出尖沙嘴地形,驀然想起其中有我偷偷流過淚的街角。想起來也像是好久以前的事。這6年非眨眼閒過去,卻是不知不覺中。如同案上的一杯茶,匆匆閒已由燙熱趨暖,微溫變涼,總是無聲。

事業的掙扎,當然有過。跟不上腳步,協調不了的思維,被微微排擠看低,那些在人群中的迷茫失措.....如果我不是一個有夢想的人,生命定然容易得多。

不確定在這裡埋藏了多少的感受,可以確定的是,在明白的人跟前,就會缺堤。遇上一位早年生活十分艱苦,但如今事業極度成功的朋友。有一次絮絮聊起我在香港初時的掙扎不快樂,沒想到在他一句安慰之下,我得到前所未有的體貼和釋放。這種力量不是人人都有,他有,因為他經歷過。經歷真美麗,走得過去,你的力量如此不同。而我也在勇敢地經歷,我會有我的美麗。

夏至

剪了新髮型,人又瘦了一圈,在新開的marimekko店搬回一堆新衣。

上半年在城市與機場快之間游走過去,

而下半年城市名單已經暫時列出在等著,

(又)倫敦,土耳其。也許京都。

臨時殺到的不知道會有哪些。

夏天剛至,好像已經感覺到在忙碌中抬頭,驚覺夏天又過去了的剎那惆悵。




祝君好

過於壓抑,最後流露出不屑或不在乎去應對。
不是不想要,是你得不到。
而你得不到的,卻是你最想要的。
所以,大半生在逃避中。

祝好。


7.5.12

當時

想起一件事。曾經有一次,在常規人滿的地鐵,我拖著十級疲累的身軀和背著一袋沈甸甸的東西,恰好有個位子可以坐下,便毫不猶豫地坐下了。過了不久,有個孕婦站在我面前,我勉強睜開千斤重的眼皮看一看,發現她也沒有盯著我看非要我讓位不可的樣子,而是怡然自得地聽歌。那天的意志力實在撐不起疲累的身體,我只能體恤自己的需要,就繼續閉上眼養神,沒有讓座。後來是不是有別的人讓座呢?我忘了。表面看來,我是個自私又麻木不仁的乘客?大肚婆站在面前也不讓座。但有時候,我也只能這樣無力地卑微地照顧自己,而無法顧及別人。

覺悟

如果一而再,再而三從一個人身上感覺到不被尊重、不被珍惜,
為什麼要質疑自己的感覺呢?
It must be something wrong.
即便可以以愛之名守候,但畢竟也是強求了。
好像著名佔星家Jupiter說的: “每一段關係,必然是符合你這一個階段的能量,被你這種能量吸引回來的。你有「操控」的課題,自然吸引一個操控狂回來; 你看不起自己,自然有會貶低你的伴侶; 你活在夢幻當中,自然喜歡上一個遙不可及的人。重點是,當中必然有需學習和經歷的課題。”

的確。必然是有不夠愛護自己的成分,才能罔顧那些不被珍惜的感受。愛別人之前,先深愛自己。是時候醒過來了。

6.5.12

不干預

讓思想干預感受很容易,不干預反而難。

譬如,寂寞的時候,會告訴自己做些什麼,來制止寂寞下去。
譬如,低落的時候,要自己做些什麼,振作起來。
譬如,悲傷的時候,告訴自己別要悲傷了,去狂歡吧。

可憐的自己,從來沒有被真正聽見過擁抱過陪伴過。是怎麼了,是什麼樣的恐懼,把你和自己隔開,相距了千山萬水。

要不要勇敢一點,讓感受是感受。苦要苦到盡,痛要痛到底,要是寂寞來襲,就盡情寂寞。把路走下去,免去在同樣路上終生徘徊的辛苦。

7:34am

很驚訝,那麼早的來電。原來,你一下機就給我電話了。
被重視的感覺總是甜美。
旋即想到,要是家人給自己這樣一個電話,感受上會理所當然得多。哎,人性呀。
旋即又想到,生活美好的感覺,元素之一是可以跟家人以外的人,建立深厚情感關係。

很有愛

這一年來,聽過最多用在我身上的形容,便是“很有愛”。是的,不是友愛,是有愛。
好像也是一個不錯的讚美。^^

5.5.12

4.5.12

放得好好的

某天翻開抽屜找東西,一打開看到這個,自己先怔了怔,什麼時候買的呢?大半年前吧。想起買的時候,也有想過未必有機會送出去,但還是買了。只怕想要再找會找不到。

你在好久好久以前講過的,衣服起了毛球,總不知道要怎麼處理。

原來有這麼一個小東西可以輕易解決問題。

也許都真的沒有機會送出去了。但沒關係吧,有些東西,無法強給,只有收好。就好像有些愛,給不出的,不代表它會憑空消失,它也只是需要一哥空間,默默收藏,如此而已。不是壓抑,也不毛躁,獨自安靜存在。學習放好,比起放下重要,畢竟,世間說的放下,已經變成一種變相自欺的口號,坊間人們扭曲自我的無形兇器,根本沒有人真正放下過。我不懂得放下,但我想我懂得放好。

3.5.12

五月

這個五月是怎麼回事?生活又回到機場與機場與機場游走的軌道上。台北5天。上海5天。馬爾代夫12天。行程緊湊得幾乎沒有喘息的空間。

因為出差過於頻密,隨身裝備要更精良,換了iphone 4s, 換了11寸屏幕的macbook air,輕巧為上。越輕越好,包括心情。

2.5.12

小情歌

有沒有一首歌,你聽了一千次以後,心頭依然一陣酥軟?
我的是《小情歌》。
尤其心頭時刻都有牽掛,牽掛一個人的時候。

http://youtu.be/2VVyYdHhcR4

" 你知道 就算大雨讓整座城市顛倒
我會給你懷抱
受不了 看見你背影來到
寫下我 度秒如年難捱的離騷

就算整個世界被寂寞綁票
我也不會奔跑
逃不了 最後誰也都蒼老
寫下我 時間和琴聲交錯的城堡"

1.5.12

真正應該學習的,是在命運跟前的謙卑,不管你是誰,總有些事,是你無能為力的。

30.4.12

在別人的經歷中溫習自己,然後發現,那些有所抗拒的,其實是抗拒當年心目中不堪的自己。

29.4.12

敬禮

向428上街的朋友致敬。勇敢爭取自己想要的幸福與未來,是此生
做得最對的事情。遺憾的是,人民的和平請願,沒有受到執政者的文明對待。世上沒有任何國家容得下暴政,大家一起把一再出賣大馬子民的無能政權時代結束吧。
 
絕對是時候還政於民。

26.4.12

自嘲

有時候看到自己被貪念唬弄的愚昧,也要忍不住笑自己:看這些人性啊~~~

感覺最好的一次

2月時找素黑做了個訪問。傳電郵給她,她問我,為什麼約得那麼急?不太尊重受訪者。我很是珍惜這樣的坦白,於是也很坦白地告訴她,因為之前快過年心散,很懶,然後過年放假多天,心更散。放完年假開工了,我被人催稿,才來抱佛腳。所以,如果她答應我的訪問,是我幸運,不答應,是我活該。看了我的電郵,再看了我的問題,她也答應了訪問。事前先被教訓,而訪問不長+她也有直接指出我想談的主題,某些訪問問題不到位(當然防礙不了她有啓發性的回答),但我依然很喜歡這次經驗。絕對是感覺最好的一次訪問。我喜歡這樣的直接、坦白,她道破我心虛的地方,反而釋放了我啊。
出門的話我都會穿戴整齊,但有時候也會覺得自己很違背“永遠要穿得漂亮出門,因為你不懂自己今天會遇上什麼人”這句話,尤其是早上頭髮蓬鬆地走去吃粥和雲吞面的地方。

再見二丁目

許多年前,我心愛的人手抄這首歌詞給我。我竟然要用上15年,才能徹底參透林夕所寫“原來我非不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