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2.11

再見2011

2011年,得意有時,失意有時;勇敢有時,怯弱有時;篤定有​時,忐忑有時;快樂有時;悲傷有時;希望有時;失望有時;受傷有​時;痊愈有時;愛戀有時,憎恨有時;平靜有時,憤怒有時;和善有​時,醜陋有時.......走過一整年,那些個性面貌、心情和際​遇的起落替換,更像是一生的縮影。啓蒙我一生的電影《Dead Poets Society〉有一句:“我不要在我臨死前才發現這一生從未活​過”,所以,新的一年,也會一如既往,繼續要做的事,過我想要的​人生,也會爲了守護我的夢想,變得更堅強。對我來説,生命中最珍​貴的是愛與成長,很慶幸我常常擁有,也感謝所有造就我擁有它們的​人。時光的子宮裏,發育著更多可能,我一直都準備好迎接不同可能​,2012年,我要過得更豐盛,祝我們新年快樂!!!

30.12.11


太開心了!《誰說我寂寞》這次竟然在零宣傳的情況下,登上KLC​C Kinokuniya書店的本周銷售排行冠軍!很感動啊,這讓我​知道,自己的付出和熱血,真的有累積,有人會遇見。

28.12.11

反方向思考愛

骨子裏有一種叛逆,又不喜歡服從,腦子不時會挑戰既有的觀念及想法。譬如不久之前想到,人們常說也相信愛的價值是至高無上的,愛的本質非常美好是人性將之污染了——但其實,愛可不可以本來是很醜陋的東西呢,是人們的努力,把它變得美麗起來。

25.12.11

關於連環殺手的疑問

看完幾本關於世界著名連環殺手的書,又看過之前在CI頻道的連環殺手特輯,我最大的疑問是:

“爲何連環殺手幾乎清一色是男人?”

難道跟男人的基因/荷爾蒙/生理/心理機制有關?

男人比較慣性壓抑以致心理容易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