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2.11

這才是蘋果嘛


食家友人一年前在日本青森的農場認購了一棵蘋果樹,由指定的農夫栽種(選​農夫的標準是品嘗比較過不同農夫的栽種成果),一年后,蘋果完熟​以後,馬上裝箱運來香港。友人大方地把認購的蘋果派給朋友一起分​享——我的天,這蘋果奇香無比,陣陣誘人、甜蜜的果香撲鼻。切開​來吃,果肉細緻,口感十分清脆、味道甜美、微酸且多汁,蘋果香濃​得化不開,即便連著果皮吃也無渣,實在太好吃了!!!!我實在太幸福了!

23.12.11

一個人的art jam


許多痛苦慢慢浮現。許多未完成的憤怒。許多未完成傷心。
無法用語言疏導、宣洩,選擇了“畫畫”。
其實也不是真的在畫,只是拿起顔色筆,不停塗鴉。
不停不停塗色。
每一次塗色,都能感受到傷心的自己。
用顔色勾勒破碎的自己。

冬陽


寒意凜凜的午後,偶爾擡頭瞥見的一線光,看穿了靈魂裏頭的陰霾。​這整個下午,要躲在冬天的懷抱裏取暖。

身上的灰塵

作者:區樂民

「樂民,你有沒有試過為一個你很尊敬的人診症?」午飯時 L醫生問。
「有。」我不用細想便回答,腦海中浮現好幾張臉孔。
L醫生的表情有點沮喪,我問發生了甚麼事,他說:「今天,一個我很尊敬的人來看病,但他患的,是性病。我很失望啊!」
L醫生是虔誠的基督徒,也是一個完美主義者。
「你知道那說明了甚麼嗎?」我問。
「說明了甚麼?」 L醫生反問。
「你很尊敬的人,」我說:「其實也只是一個人。」
我們的教會,是一個罪人的教會;因此,當我們發現別人不完美時,毋須難過,說到底,自己也不完美。耶穌正正是為了拯救罪人,才來到世上。
如果一個醫生說:「我做手術,從不出現嚴重併發症。」那是因為他做的手術不夠多。
如果有個人,你看不出他有任何瑕疵,那是因為你認識他不夠深。
人生是一條路,我們一邊走,一邊有灰塵落在我們的身上,我們拿出小毛巾,不住的擦。
如果灰塵落在你身上的多,你擦掉的少,抵達終點時,你鋪滿了灰塵,我再也認不出你來。
如果灰塵落在你身上的少,你擦掉的多,抵達終點時,你一塵不染,恭喜你,你成了聖人。
只惜能當上聖人的,極罕見。
朋友們,努力地擦吧!但願那一天,我們彼此相遇,大家都能叫出對方的名字。

22.12.11

小詩


我的心挂在樹上,
你來摘就是。



錫自己多D,
錫屋企人多D......
冬至快樂!

我的心會記得

香港的朋友們令這個冬天非常非常溫暖。上兩個禮拜到Ron的cafe坐坐,Ron問起我的書是否買得到?我黯然地說,大型書店如商務、三聯等買不到了,因爲擺放空間有限,他們很快便退貨了,旺角和銅鑼灣的二樓書店如開益、樂文還是有的。Ron聼了,當時沒說什麽。沒想到,當天晚上,我看到他把買了的書拍了照片,上載在他個人及cafe的fb account,幫忙宣傳!我一看,眼淚就忍不住,把Ron的post轉發出去,娓娓道來作爲新人被香港大型書店欺負的始末.....寫出這一路來的孤獨感。那天以後,我的fb的私人信箱及電話忙得很,幾乎每天都有不同朋友說到香港或二樓書店買我的書,有的買到,有的買不到,其中,好些只是工作上僅有數面之緣的人,有的很有心,銅鑼灣找不到,跑去旺角找......有的找過兩個地方都找不到,索性在臺灣訂回來.........從來,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難爲.......可是,香港的這些朋友們,卻實實在在地令我感動了。被人如此善待過,是會牢牢存放在心底的啊。記得以前不時有大馬的朋友對我說“香港人情薄如紙”,對於我要在香港住下來表示同情.....香港人情是不是薄如紙?我不認識全香港的人,我不敢說,但至少我遇到的不是.......

21.12.11

厭世

這半輩子,縱然積極活著,但也時常覺得,生命何其艱難。

生命開闊的喜悅,往往得需要面對極大的痛苦去萃煉。痛要痛到盡,苦要苦到底,否則,關於心靈的解放,只能遠觀無可近觸;關於生命真正的慈悲與宇宙智慧,永遠和我們隔了一層。然而,要歷經多少劫,才得到開悟的一瞬間呢?

有時候,會忍不住想,作爲孩子,是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來到這個世界。如果每一個父母,聼過、了解過孩子内心世界的一切,看見他們在人世要經歷的一切,會遭遇的内心掙扎、苦痛、失落、不安......會不會產生憐憫,寧願從來沒有把孩子帶來世界?如果某些父母有正視過生命會經歷的磨難,還會不會輕言生孩子呢?更多時候,父母透過撫育新生命學習人生意義、完成自己、找到使命.....到了孩子,他/她很大可能也會把路走一遍,這個輪回,不累嗎?

我的生命質量其實不差。但因爲真正體恤自己活著的不易、累世的身不由己,真的覺得,可以脫世,其實圓滿。

19.12.11

今天開始用花藥

昨天去參加了順勢療法的工作坊,做了團體(排列)的人生動力練習......結束以後真是累到撲街,散曬。但工作坊的收穫卻是無可估量的,特別是靜心方法和團體排列的練習,這顆埋下的種子會在餘生慢慢發芽茁壯的啊。

順便跟導師Arden買花藥,Arden說可以選幾個處方調成一瓶。當我仔細讀著花藥處方及針對的情緒、個性特質的列表好作挑選時,Arden笑說,你要不要試著凴直覺去挑?哇,好啊,我喜歡這個凴直覺。便放下了手頭上那張紙,在花藥木盒裏憑心意挑了三支交給Arden。Arden一看,呵呵呵說:“一個是for硬頸偏激,一個是for要自我求過高十分挑剔,一個是針對疲乏感。”

在旁聽著的好友J和我馬上反應:哇,直覺好准啊!!

我也覺得直覺不可思議。

今天開始用花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