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11

説到迷信權威、崇拜專家,想起,很多人在教育孩子的時候,都會聽信專家,而不是反思自己。有多少父母可以看到,孩子的問題或特質,是自己的反射/投射?

前天,我的保險經紀來找我喝茶,跟我傾訴兒子的一些狀況。我聼了笑,她問我笑什麽?我說:“難道你沒有發現,你兒子的問題,其實跟你一模一樣?”她怔了,沉思一會,說自己從來沒有這樣反省過,但這麽一說,倒是發現是真的。

越來越發現,父母與孩子的關係充滿投射:孩子缺乏安全感和自信,常用小動作來得到額外的關注鼓勵並且好像永遠都不夠,因爲父/母正是這樣的人——而大部分的父母,只曉得聽從專家之言,多讚美鼓勵孩子,卻不懂最關鍵的,是要自我反思、對話,建立自己真正的自信;小孩自殘,但小孩的焦慮來自她母親常常上網,找最新的教育法用在孩子身上,孩子成了母親的實驗品。凡此種種......陪伴另一個生命成長的人,往往忽略了,自己其實也很需要不斷地成長。

我不是專家和權威,我只是冷靜的旁觀者。而我也在不斷追求成長,因爲實在太明白,生命這條路,只有自己是自己的終極陪伴者。

從奶粉到紅酒

自然療法醫師Arden在fb上不時苦口婆心奉勸爲人母者,要以母乳育嬰,奶粉的功效常言過其實,更可怕的是,後患還不少。因爲藥厰要在你身上賺錢,什麽報告也買得回來。他抨擊的並非無法親自哺乳的母親,而是商人:“對於很多母親無法選擇母乳,我們當然明白、諒解、尊重,我們要討論、批評的是醫生、奶粉廠,他們鼓勵母親去餵奶粉,並令人誤信奶粉可以勝過人奶。”

我不是母親,對於這樣的資訊,都是大概看過。對於母乳的妙處,以及奶粉的“不妥”,幾年前Len在舊blog寫的一堆文章,絕對是啓蒙。埋下了種子,所以看到相關言論和資訊,也會多看幾眼。

倒是這句“藥廠要在你身上賺錢,什麽報告也買得回來”,令我有了延伸的想法。

幾個月前在機緣巧合下,跟一位頗有名望的酒評人一起吃飯。席間,有人說起“一天一杯紅酒”對心臟血管有益。這位酒評人嗤之以鼻的冷笑,說:“酒商要賺錢,要把葡萄酒的形象重新包裝,有錢,當然有辦法促使某些報告面世,把單一功效放大,誇大其詞,然後再花錢請一些醫生、專家來出來說幾句......你不能說他們騙人,但他們只是說了事實的局部而不是全部。背後的商業手段,是許多人不知道的。但世人就是崇拜專家、迷信權威,結果,紅酒就被成功重新定位......群衆也成功被洗腦。” 我忍不住問:“那你們這班寫酒的劉伶,豈不是當作笑話來看?” 他笑答:“這個當然。”

從奶粉到紅酒......都是同一件事。這個世界,最需要的不是專家和權威,也不是排山倒海的資訊,而是每個人一顆明澄的心,以及獨立思考的能力。

15.11.11

遊客和旅人

今天和一班好朋友一起吃火鍋。其中一位朋友剛從伊朗回來,分享著​旅途趣事。他說,伊朗人非常親切友善且好客,從商店老闆、路邊攤​販到德士司機,都會主動請他喝茶吃飯。他說,從一開始的覺得突兀​和處處防備,在旅途的兩個禮拜以後,已忘了什麽是防備、什麽是保​護自己,完全融入那種和諧的互動中,讓他體會到人與人之間,最純​粹的信任,所帶來的快樂。聼著朋友的旅途故事,我想,作爲一個遊​客和一個旅人的分別,莫過於此——後者具有生命體察與覺醒,擁有​一輩子相隨的心靈收穫。

14.11.11

奇遇(?)

那天和姐妹們聚餐,K講起我這兩年來寄了不少東西給Len吧?我想一想,其實早在Len還沒舉家搬回法國去的時候,我已很“狼死”地在她生日時送花上門給她了,好像一個熱烈的追求者,哈哈哈。 不太記得這兩年給她寄過什麽了,除了月餅。倒是記得每一次寄東西的心情+細節:爲了確保物品不會因遞送過程太長而變質+確保她一定要收到,所以都寄速遞(沒錯,所以郵費絕對是天文數字); 有些看起來有拆閱+充公險
的物品内容,會在填寫遞送表格申報物品内容時“作假”(我是個喜歡作弊的學生!),也應該每次都過關;什麽速遞公司可以寄食物,什麽速遞公司不可寄食物,統統了如指掌。

最重要的是,我記得每一次去寄東西,心裏都是很開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