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0.11

遺囑

這個城市常有許多光怪陸離,關於遺囑爭產的故事。生活中,也聼過一些關於遺囑的小故事,背後揭露的是“愛情”的現實面:爲著個人“投資”和利益未來的回饋,不會放棄這段婚姻,但拒絕給你任何保障。遺囑當然也代表著某种承諾——而承諾並非人人願意給,又或者給得起。一張紙面前,總是人性盡見。也許應該在專欄寫一寫。

12.10.11

和村上春樹最近的距離

以前不是很流行說什麽“six degrees of separation”,這個世界上人與人之間只有六度隔離嗎?我的飯腳之一的H小姐,明天即將出發到三藩市跑馬拉松。昨天碰見她,從她口中知道,(我喜愛的)村上春樹先生也會參加是次的馬拉松,頓時雙眼發亮——儘管H小姐爲了避免我沉醉在她會跟村上先生擦肩而過可以幫我say hi的幻想中,極力解釋說她跑女子組,村上先生跑男子組;她跑半程,他跑全程,所以,不會有機會“擦肩而過”,我還是一廂情願地覺得,這是我和村上春樹的六度隔離了。

11.10.11

馬賽魚湯

今天中午到Petrus吃飯。來自法國波爾多米芝蓮二星食府Le Sanit-James Hotel Restaurant的主廚來Michel Portos獻藝,擔任Petrus的客席廚師一個月。Michel Portos的菜單中,主菜我點了鮑魚配沙丁魚湯。這魚湯啊,我喝一口,便被它的濃郁震懾了。 味道濃烈得猶如牛肉清湯,一點也不像魚湯。那股濃烈跟鹹只有一線之差,但絕對不是鹹,因爲,菜色一旦稍鹹,我會有反應,需要喝水,屢試不爽。這魚湯的濃,到了盡頭,鮮味活了過來。後來廚師出來交流,通過餐廳經理的翻譯,我問起魚湯怎麽做?爲什麽會好像濃縮汁一樣?廚師說用沙丁魚啊,魚要先烤香了才去熬湯,才有香氣。而關鍵是比例:一公斤的魚,兌一公斤的水去熬。難怪啊。廚師說,這食譜是馬賽經典的食譜。我一聼,馬上說,啊原來如此,我要跟一位住在馬賽附近(?)的朋友分享,我今天吃了這著名的bouillabaisse。廚師聼了笑,說我的朋友一定很為我高興的。

順便分享甜品,法國金桔蓉聖特羅撻(St. Tropez torter, kumquat confit) ,清甜不膩,造型真美,像一朵盛開的花!

10.10.11

愛需要天真.......

最近有一首作品發表。是的,是一“首”,歌手黃俊源的單曲《靠近​了》,是6、7年前的填詞的作品。那時候常常幫作曲的朋友填些歌​詞,好讓他們製作demo賣歌。現在想起,我也簽過好幾家版權公​司了,當我還在做著林夕Wyman夢的時候。重聼這首歌,聽到歌​詞中這麽簡單的一句:“靠近了,愛需要天真去重蹈復轍”的時候,​真的笑出來!Oh my god,那時候我已經很了解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