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8.11

摘錄

很多人可能都居住在一個小小的黑盒子裡面,有時我們反到覺得這樣很安逸。於是當有光射進來時,黑暗可能變複雜,蔓延...然而,我們真的要因為怕光而一輩子躲在黑暗中嗎?勇於愛人是一種能力,敢於受傷是一種超能力。願你勇於看見自己。(林奕華)

那些傷口教會我的事

漸漸發現,

每個人都懷著各自的傷口在生活,

分別只是在於自覺或不自覺。

你有你的痛苦,

我也有我的傷痛,

大家的相知相遇,

像是所有不完整的靈魂聚在一起,

互相取暖和陪伴。

儘管我也有難以啓齒的傷痕,

可是並不阻礙我在生活、工作和情感互動上得到快樂。

畢竟,那個傷痕,不是我的全部。

漸漸發現,

自己的承擔能力強大了,

那就是不以過去的傷害為憑藉,

成爲自己傷害他人的利器。

我很明白我的缺失未必完全來自我,

我的缺陷本能大有可能從小到大來自許許多多的別人,

留在我身上的痕跡。

可是有一天,

當我醒覺,

我要成長,

就要突破這段包袱,

是突破,不是放下,而是放好。

不要再以過去種種作爲原諒自己傷害他人、活得不好的最方便手段。

如果我今天傷害了你,

我做出什麽不智的行動,

那是我的問題,我不夠成熟,

跟我過去的冤親債主統統無關,

我才是自己最大的因果關係。

完全自我承擔容易嗎?老實說,很難!

尤其是,有時候心裏有怒氣、有不甘、有怨恨.....

很想反擊的時候......

不能付出、不能原諒、不能信任的時候......

我是受傷的人,

我是受害者,

但是不是把所有問題訴諸于傷害我的人,

就能有出口?

我爲什麽又要借這些傷痛的糾纏,來否定自己?

難道我只能很詭異,需要這些傷痛來提醒自己的存在?

以上這些都是五六年前的啓悟了,

從開竅到實踐,

也走了那麽好幾年的時間,

過程波折重重......

但我想成長,我想更自由一些,

這個信念推動著我,

為更大的愛狠心,

學習忍痛解開糾纏的源頭,

讓自己活得獨立些。

如果我傷害了你,是我傷害了你,

我即使可以把前世今生拿出來作擋箭牌,

甚至合理化一切,

我還是願意責無旁貸。

我有自己要承擔的責任。

不要再借過去來加害別人和自己。

很難,真的很難,

因爲意味不能再逃避責任。

但一顆心卻是一天比一天自由,

儘管身心依然會遺留一些傷害的後遺症,

可是它沒有防礙我成爲一個願意去愛的人啊。

24.8.11

夢的真實

老闆通知說,新書《誰說我寂寞》已經在大台北所有的金石堂,

以及全台最大的誠品信義店(是的,我一定要這樣強調)上架了。

回過神來我忍不住流淚,

因爲,

我真的曾經站在樓高六層的誠品信義店前,想過那麽一下:

“如果有一天,我的書可以擺在裏面賣就好了。”

22.8.11

事實

某個飯聚。友人J說:“我不喜歡K.L,整體感覺很落後,公共交通設施又不方便,沒什麽個性,只有商場。”

友人C說:“K.L去一次就夠了,去吃東西是o.k的。”

聼著朋友坦率說出自己成長城市的不堪,我竟然沒有難堪也沒有不快,更沒有想要辯護的衝動,我心口一致地說:“你們說的,我都認同。”

說完,心中豁然明白到,當別人說的是自己已經坦然承認的負面事實,心中並無異樣;只有別人說的是自己逃避面對的負面事實,才會好像被踩到尾巴那樣反彈起來。


何必計較

Facebook上有個活動,那就是LIKE香港奇華餅家的專頁,隨著一個LIKE,奇華就會隨之送出一個月餅給獨居老人和有關的香港慈善團體。越多人LIKE,自然就越多人受惠。我認爲比起舉手之勞更輕易,便隨手分享了。

沒想到有人回應說不想幫他們做宣傳......

我不否認企業搞這樣的活動,是希望進一步鞏固群衆對品牌的好感,得到品牌形象的收益,商業策略之一,無可厚非。可是,同時間,這也是企業良心的示範,可以推動更多人取之社會以後,有回饋社會的反思與行動。而最重大的關鍵是,無論出發點爲何,這活動到最後,的確會散播溫暖到有需要的人手上。 其實是雙贏的。

有時候,不免對這樣的人性感到有刹那的失望。人心的計較,實在是件可怕的事。爲什麽要計較這麽多呢?我們要付出的,又不是十萬八千七,也不過是一個LIKE而已。

21.8.11

一盒月餅鋪出我的香港生活軌跡

親愛的阿草今天離港,

昨晚請他吃飯餞行,

到米芝蓮一星的阿鴻小吃去(是的,香港的米芝蓮餐廳星羅棋佈,數目遠遠超出在法國本土的)。

吃晚餐,五點半去等位,還要排了半個小時多。

吃完了,走到門外,擠在門外等位的,大約有三四十人之多,

阿草便又拍下了這“奇景”。

我說:你一定要上來我家吃月餅呀!

我家有一盒半島酒店的奶黃月餅,

是上個禮拜到酒店中餐廳嘉麟樓出席一個名為“ 齊齊食新鮮出爐全港最佳奶皇月餅 ”的媒體人聚餐時,酒店大方的贈禮。又食又拎,大家盡興而歸。

這奶黃月餅譽滿全城不在話下,

年年都奇貨可居,

限量製作,

有錢都未必吃得到。

今年更誇張,開售首日便告售罄,

於是,該月餅券在網上被炒賣,

十分轟動。

月餅,當然是最新鮮的時候最好吃,

我習慣吃之前,用烤箱翻熱,

製造新鮮出爐的效果。

打開月餅盒的時候,

阿草珍而重之地拍照,

那感覺好熟悉啊,

心裏暖洋洋地微笑。

想起第一次有幸嘗到這美味,

是友人E小姐非常大方地,

從她收到的酒店饋贈的那一盒珍貴的月餅中,

分了我一半。

那香馥融合了被寵愛的感覺,

超乎言語和美味之外的美好。

於是,

我也想跟心愛的朋友分享這個味道。

很轉折地,

在接近中秋的時分,

拿到了一盒彌足珍貴,

如果你在街上高呼“我有一盒!”會即刻被搶走的,

半島酒店嘉麟樓奶黃月餅。

用百分之一百的心思包裹好,

再以速遞寄了出去。

其實那月餅的皮酥鬆,很易碎,

此速遞方法有所不智,

但那是當時當下最好的方法了。

其實,當時那奶黃月餅,我自己只從E小姐的分享中嘗過一個,

卻送了別人一整盒。

這樣便想起很熟己的好朋友說我的:永遠對別人比起對自己大方。

這並不是很多人都知道的吧?包括我自己,

若不是朋友提醒,也不曾自覺。

匆匆兩年過去,

我幾乎淡忘那奶黃月餅在舌尖的味道,

就收到這個吃新鮮出爐月餅飯局的邀請,

在當場吃得過癮之餘,

還帶了一盒回家。

中間經歷過怎樣的事?生活有了這樣轉變?

是來往的朋友多了,

見識的事物豐富了,

不變的是依然有朋友的愛護,以及上天的眷顧。

從分著朋友的來吃,

到自己有機會跟別人分享,

一盒月餅鋪出了我這幾年的香港生活軌跡。

這月餅再美味也並非天下無雙,

只是裏頭溢滿愛惜及被愛惜的溫暖,

那委婉情味的溫柔,

做過的傻事的深刻摯情,

會一直與感受和記憶呼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