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11

一些事一些情

寫書需要專注,然而工作上旁騖太多。旁騖太多是不是寫不成?當然不是。永遠記得友人深雪小姐的歷程,她還未成爲全職作家之前,在公關公司上班,就是趁每天在地鐵上,拿出筆記本寫寫寫,下班回家,在自己的小房閒裏寫寫寫,就這樣,寫出了自己的小説王國。

只能說,自己未夠專注。沒有別的藉口。

+++++

其實,所謂的旁騖,有些是可以推掉的。有時候朋友會說:你爲什麽還在為XX雜誌寫?稿費不算高,而且已經寫了那麽多年了。

事實上,自己也會推job,而保留下來的,原因其實很簡單,因爲一直未忘,來自祖國及曾經接受的機會與提攜。如果自己依然應付得來,還是願意略盡綿力。

+++++

阿管在fb上引述李宗盛講的話:“..... “媒体不要小看自己,听众是​猪,你喂他什么饲料,他长什么样子,持续喂他便宜的东西​,他就变得很便宜。”這裡所指的是做音樂,但其實放在其他範疇,這道理一樣work。

看看水準每況愈下的港劇就懂了,觀衆是豬,持續餵養大家廉價的劇情,結果,觀衆的品味和選擇,也越來越廉價。

到底有多少人會尊重自己所做的事?

想起友人DK創辦大腳印,編務、寫稿、採訪很多時候都要自己來。有一次在新加坡,他帶我和女友去喝咖啡,談起大腳印,我説到DK雖然半途出家,但審稿甚嚴,每篇文章刊登之前都要校對和修正,一絲不苟。女友沖口而出:“做網站,文章也要校對?”有點驚訝。也許,很多人都認爲,網路媒體擔當的角色任務,沒有平面媒體長遠,責任也沒那麽重大。網路讀者每天瀏覽成千上万的資訊,跟平日閲讀平面媒體的習慣不同,來去匆匆,也不會去跟你斤斤計較你的語法錯字。如果想要得過且過,有上百個理由藉口支撐自己。可是DK十分認真、謹慎地,努力地把事情做到最好。他尊重自己所的事,也尊重別人,沒有餵養讀者廉價素質的内容。

這一點,我一直想給他一個掌聲。

12.8.11

預售

新書已經在台灣最大的網路書店博客來上展開預售: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514582

我自己也不時在博客來上買書,服務十分周到、有效率,是個有素質的網購平台。國外的讀者,你們可以通過博客來買我的新書了!^o^



10.8.11

冷氣肇禍

上個禮拜六陪友人去看中醫,是個名醫,

診金六百,不配藥,

只幫你拉拉筋,整脊,正骨,拍打,

過程不超過十五分鐘。

一天只看診三個小時,人數限於十個病人左右,因爲太消耗元氣,所以要嚴格限量,

以免耗損自己。

這樣的診金當然算貴,

但據説很多前去求整脊正骨的人,看一次就好了,

所以慕名前去求診的人多不勝數。

哎呀好像越說越遠了,還是速速回歸正題吧!

友人也是賣字爲生,因工作過勞至傷,曲手打字劇痛,得要包著護肘帶出入,工作受影響,十分不便。

求醫時,例牌,坐下,跟醫師敍述病狀,

然後,到隔壁房間(其實是打通的),由醫師高徒幫她做看起來是拉筋正骨的動作,

接著,回到醫師房間,坐下,

醫師拿起一支平直的木棒,在她兩邊肩膀,以及手肘位置運勁地拍打,piak piak作響,極有“音響效果”。

經過拍打的位置,皮膚泛紅是正常的,可是,沒多久後,肩膀兩邊,有一條條黑色的血管浮現了!我看得呆了。

醫師解釋說,那就是阻塞的血管。只見“阻塞的血管”半佈滿了兩肩。從未看過如此境況的我,頗有觸目驚心之感!

醫師又說,常常吹冷氣,身體多毛病,這樣的血氣不通,便是其中之一。友人這時候說,她在辦公室的位置,正是在風口位下,她平日都要披羊毛披肩來保暖,即使是夏天。

香港的辦公室、購物中心、商廈、餐廳.....等室内冷氣的強勁,氣溫之低,我們常戲謔去了北極。想起自己在夏天,患感冒的次數比起其他季節頻密,炎夏之時,也“哈秋哈秋”不斷。無他,就是在高溫的街頭走得渾身發燙、汗流浹背時,一走進室内,瞬間降溫至少15度,如此忽冷忽熱,反復領受,身子歷經油鍋雪柜的來去,再強的抵抗力,怎麽也宣告瓦解。

震懾心靈的一段文字

某個部落格讀到作家楊照寫給她女兒的書《我想你遇見的人生》其中一段,讀完,呆了數秒鐘。

不是常常能讀到如此震懾心靈的文字:

人生殘酷的事實是:三歲那年妳雖然去了京都,看了楓葉,但妳的感官和妳的記憶還沒有準備好,所以楓葉美景來不及跟妳的生命發生具體深刻的關係。那年的京都、嵐山、高山、太原,妳去了,但這些地方卻沒有進入妳的生命,成為妳生命的一部分。

這件事一直在我心中,成為提醒、警惕。人的生命有什麼沒什麼,往往不是取決於我們去了哪裏、看了什麼,而在於去到看到時,我們的內在感官與記憶有多少準備。生命的豐富與否,與外在環境的關係,還不如跟自己內在準備來得密切。

很多人沒有準備好自己的眼睛,就算去到羅浮宮,也裝不進任何東西到自己的生命裏。很多人沒有準備好自己的耳朵,在音樂廳一樣聽音樂會,他就不會有感動,不會有愉悅,不會有音樂衝擊出來的體驗。很多人沒有準備好自己的心,他就無法感染別人的痛苦、別人的興奮、別人的快樂。活在這個世界裏,不同的人會和世界發生不同的關係。我希望妳早早準備好,開放自己,讓世界的豐富,透過感官與想像,都變成妳生命中的豐富。


我當下的反思是,這個年代常說要去出走、要去見識世界開闊自己,然而,這種上路,旅程的標簽,漸漸成爲一種另類的虛榮,跟搜集名牌的心態其實沒有兩樣,都是自我感覺良好大於一切。汲汲營營的追求,卻從來沒有問過自己,自己内在的感官準備了多少,那些閲歷,能真正裝進生命,影響生命的,又有多少?

8.8.11

冷·熱及其他

親愛的朋友在微博上載奧克蘭下著冬雨的照片,雨滴貼著窗戶縂有種朦朧的美感。瞬間,便為我在酷暑的城市降溫。今天,香港35度,歷史性高溫。

+++++

一旦進入夏季,有些食店的生意便會打折扣,譬如粥店。粥店只有在秋冬時,店外才會排長龍。要熬得過炎夏,能屹立于嚴寒中爲人熬粥送暖,粥店的營運手法,其實是一門學問。

住家附近有一家新粥店,叫“滿粥”,開張于去年12月的寒冬,每每經過,生意是不錯的。意料之外的,幾天前經過,已經關門大吉。不過是半年多一點的事。都說了,這個城市物事的流轉,交替的急速,快得叫人不忍心。

當時方有點覺悟,原來,有的事經得起冷峻的考驗,但未必捱得過送暖的時節。對某些人某些事來説,冬天若是來了,冬天最好一直都在。

+++++

星期五,一整天都忙著為晚上在家裏的聚餐張羅。大夥開動時,朋友問我怎麽不吃呢?我笑說,做菜那個人,忙到最後總是不太有心情吃飯。看著大家吃得開懷,心裏覺得滿足。喝點小酒,便漸漸放鬆,到了吃甜品的時間,胃口就來了。

能夠為朋友做菜是幸福的。能夠為一衆食家朋友做菜,是幸福+榮幸。能夠和一衆食家朋友開餐,是幸福到喊救命。因爲,大家各自帶來的甜點、葡萄酒等,都是佳品。沒有刻意精挑細選,而是個人的品味會自動篩選上好的,每個人帶來的驚喜,似搜羅了世界各地最好的珍品。好像飲食記者G小姐從日本人肉速遞囘港的京都南高梅寒天,便叫我見識了極其美味的新食物!

朋友喜歡我做的算盤子,紛紛在網上傳開,太幸福了,有大家如此不吝嗇的讚賞。

+++++

友人寫道:“......因小分歧後的理解與珍愛;有質量的對談。”這樣的一句,便觸動了我。

跟相愛的人相處,免不了爭執不快。然而,如果互相珍惜,那分歧誤解,也是一種催化劑,令情感更酣暢。走到有一天,終于明白了,若然真的有愛,那些不被理解、那些分歧,其實是被允許的。不用爲難對方一而再,再而三去辯説解釋,何苦呢?若然有愛,會明白,誤解的内在其實是一種蘊藏。我終究領略到了愛的無言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