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11

《誰說我寂寞》自序


你相信真愛嗎?問過很多人,有很多不同的答案。然而,無論是相信抑或懷疑,共同點是:都希望得到。人們對愛的追求,生命力好強。

什麽是真愛呢?有人說,真愛就像鬼,聼過的人多,遇見的人少。於是,注定了尋找的過程,不免跌跌撞撞,甚至遍體鱗傷。有可能,愛的真身未曾得見,自己早已粉身碎骨。就算有開花結果的,也有可能太平順單調得令人懷疑出錯。捉住了安穩,不一定就得到滿足:因爲,給你安穩的人,不一定能聯係你的靈魂,心底深處,有一個地方,他永遠到不了。世上遺憾何其多,誰又能說得准,什麽是幸福?我們能不能不以世俗的美滿,來定奪自身的幸福?

沒有標準答案。

愛情故事,很多。即便一個表面看起來和美的家庭,男女主人轉身,背後隨時會有另一個悱惻纏綿、可歌可泣的故事和盤托出。有時候,不免懷疑,愛情其實需要兩面的滿足:一個外相,一個内相;一個淡然,一個轟烈。好像張愛玲筆下的紅玫瑰與白玫瑰,其實就是人性,通用于男女。

誰說你寂寞?誰說你不寂寞?事實是,不管有沒有愛情,人性裏頭,會有與生俱來的寂寞。因爲,生命是孤獨的個體。我們可以與別人產生聯係、發生關係,但最終的,每個人也只有自己。沒有人可以轉移自己的生命實相到別人身上,包括生命裏所有紐結交纏的感受:孤獨、不安、寂寞、失落、痛苦、哀傷、快樂、甜蜜、愛,與恨……

所以我們需要愛情故事,也不斷創造屬於自己的愛情故事。情欲的雜沓斑駁、絢爛多姿,是愛的本能,是欲望的追尋,是生命的過程。經歷過的人會懂:總會在不經意的某時某刻,眼前景象霍然定格,時光像是默然靜止,心中思緒泉湧,那一刻的感性,全是因爲我愛過。

寫這篇序之前,恰好讀到一篇樂壇天后的專訪,一看標題:“遇到太多錯的人”,心裏靜了下來。誰說不是呢?我們身邊人來,人也往……錯的不一定會成就對的,所以,會繼續錯;對的人,錯的時機,也是錯;錯的人,對的時機,還是錯……可是,可是啊,就好像一首歌唱的吧,如果這是錯,我情願不要對……

我喜歡這些城市裏黑與白、對與錯之間縫隙的愛與欲。它們是活生生的,在世俗與自我、現實和幻想中交曡,沒有對,沒有錯,也沒有永遠的對和錯,都是自己的選擇,自己要去走過。時間會告訴我們,最後獲得了什麽。

這本書結集我過去兩年刊登在大馬《都會佳人》雜誌中的都市小品,另外收錄了10篇未發表的新作。還有改寫了8篇我做過的女星專訪,隱去姓名,保留讀者自行對號入座的空間之餘,突出了她們的感情世界——看看這些風光無限的女人,在浮華炫目的人世中,如何愛,或如何分……

我喜歡友人L的這段:

“有一片海洋,海上漂流著許多船只。

每艘船都擁有屬於自己的理念和道理。

你喜歡哪些理念和道理,就上哪艘船。

偶爾,覺得另一艘船好像比較快。

偶爾,覺得另一艘船的風景好像比較好看。

偶爾,覺得另一艘船好像比較適合自己。

就是這樣,我們不斷的換船。

偶爾,還一腳踏兩船。

無論你乘搭的是哪艘船,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彼岸。

其實,彼岸不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地方。

其實,彼岸就是腳底下的那片海洋。”

愛欲之海裏的顛背流離,能不能不要問抵達?其實,每一個可以忠於自己的當下,我們都已經成就了自己。

謝嫣薇

2011622日·香港

《誰說我寂寞》謝辭


感謝·感恩·感激

我自認個性外向,自我表達流利,要我寫一篇謝辭,竟然覺得尷尬。也許並非尷尬,而是好像忽然被宣佈得獎了,要上台說得獎感言一樣,多少令人不知所措。

《誰說我寂寞》一部分的文字曾在《都會佳人》雜誌刊登,感謝有這個發揮的舞台,成爲本書的緣起!

至於要謝謝的人,謝謝誰呢,先謝謝自己。謝謝自己喜歡寫作,謝謝自己細膩善感,謝謝自己心思明敏,謝謝自己有行動力,謝謝自己努力不懈,謝謝自己願意檢討,謝謝自己抱著學習的心態去做每一件事。

謝謝自己的過去和現在,成爲筆耕的養分。

年來的媒體生涯,遇過許多貴人,沒有他們,我無法成就自己。感謝賴忠苑先生,他是第一個給我機會的人。感謝楊柳青小姐,她是在不斷提拔我的人。感謝許多合作/合作過的編輯:JeenJennyBenniAndyVenusPatrick、素青、麗琴……謝謝你們對我的信任和支持。因爲碰上你們,這些年來,我一直心懷感恩。

五年前,在香港一切重新開始,很感動在一開始便不吝向我釋放善意、扶助我的朋友:深雪小姐、鄺思穎小姐、谷德昭先生,令我在陌生的城市,有著踏實的自信,知道自己可以在這個地方走下去。

這本書可以出版,我很開心!因爲這本書的内容與形式,是一本我想要的書。我知道這是一本超支的書,所以,謝謝出版人李民傑先生!沒有伯樂,寳馬又怎會有機會策騎千里?

感謝梁澤宗先生,雖然跟你腦力激蕩,是刺激到近乎痛苦的事!你太厲害了,我什麽時候才會有你的功力?

感謝親愛的小鯨,在忙著寫自己的書當兒,知道我需要幫忙時非常義不容辭。雖然,最後沒有用到你所提供的資源;感謝有你和我一路走來!感謝親愛的季節,你知道我謝的是什麽,雖然最後沒有成事……你們為我做的一切,已放在心上。

感激封面攝影師Eric,感謝模特兒Ariel,感謝贊助場地的翰銘,感謝内頁攝影的妙瑩,你們實在太令我感動了!鞠躬一萬次都不夠啊!

感激編輯阿佐,因爲有你,我很放心!

感激在精神和行動上支持我的好朋友,名字很多無法盡錄,你知道你們是誰,歡迎對號入座!

銘謝我摯愛的伴侶和家人——你們放在最後,因爲壓軸。

4.8.11

睡眠

睡眠習慣和素質有點改變:

午睡睡得比起晚上更熟更香,而且,往往倒頭就睡,晚上臨睡前還要翻來覆去一會兒。

午睡可以睡兩個小時,晚上的睡眠則是六七個小時,據説這樣分段睡眠,是較良好的睡眠方式。

作息也有所改變,以前是早起寫作,清晨五六點;現在是晚睡,淩晨兩三點。

習慣也會改變的。

別人的話

記者:你在微博上寫的,常被人曲解,你介意嗎?

李嘉欣:誰的人生不曾被曲解?有什麽好介意的呢?

讀到大美人說的這句,有種豁然開朗之感。真的,有誰說的話不曾被曲解?要費煞苦心地在自己的情緒上另生枝節消磨人生,還是好好面對自己,然後放下自我的偏執,換個角度稍移玉步跨過去放過自己,其實都是個人的選擇,與旁人無尤。

+++++

阿管在fb上寫說他看書看到這段:“把事情做到一個程度,引來佩服還不算了不起,路人甲乙​丙丁的關注只代表你做的事達到了一般人的要求,至此成功的你還是​會感到有一陣空虛,原來更重要的是,你更渴望那些你希望你佩服認​同的人真正地佩服認同你。”

實在是説到心裏去了。此際,所希冀的,是自己欣賞的人的佩服與認同。

+++++

心理學家Joane說,在微博上讀到作家梁望峯說自己在讀她的書,感覺很surreal,因爲梁望峯的小説,是她青春期的糧食。

Joane寫說:“多謝他在我中四時曾經回過我這個小讀者的信啊!就是他的回信令我明白讀者收到作者的回應時的感覺,所以我學會用心回應真心支持我的人 !”

這句很感動。曾經,因爲某個人的回信,令自己明白收到回應時的美好感覺,所以學會用心回應支持我、愛我的人。同樣的,也因爲曾經體會到某些不獲得回應的失落,所以會不忍心讓別人失落。能體恤自己的感受,便能體恤別人的。

3.8.11

虎口

昨晚在飯局,友人講了一段話,令我悚然一驚:

“有居心不良的人,真的會在你的fb戶口,check你跟誰的互動較多,推斷你們的交情,好讓自己(在公事上)做一些部署......” 我聼了,忽然明白了一些事!

難怪有人會煞有介事地把私人和工作的fb帳戶分開!真的是有必要的!!

難怪有朋友,打死都不會add某些人,因爲,如果add了,那等於是自殺式行爲!!

網路如虎口啊!


關於新書的一二

因爲分別在幾個平台做了預告,所以,陸續有朋友/讀者問起新書的事。書在台灣的印刷厰了。有進一步消息,當然會放上來。以前,發佈這種消息,是自己開心想要公告天下。現在,則是責任重于分享:人家投資在我身上,我實在有責任在自己的渠道幫忙宣傳的。出發點不是在自己身上。

也是一種轉變吧。

張小嫺寫:“人生是有一種遺憾,是你也許永遠沒機會去答謝那些幫助過你、提攜​過你,惟獨對你青眼有加的人。”所以,我想寫書有個好處,可以借序文或謝詞,很名正言順地感激那些提攜自己、支持自己、愛自己的人。那麽那麽多愛我的人。對於一切的愛護與包容,我是非常感恩的。

高空嘗意菜


是夜,和幾位食家友人在Ritz Carlton酒店 102樓的意大利餐廳Tosca晚餐。

坐在落地窗前,舉起相機說想拍腳下的維港夜艷,因爲窗戶反光,結果無意怕下室内與窗外夜景交曡的景象。像是一個幻境,分不清虛實。

食物、人物、氣氛都對味,美好的一頓飯。

2.8.11

上海瑣事

(一)

離開上海的那個早上,跟飯店借了單車,想說不要辜負美好景色,到湖邊去繞一圈吧。可是,因爲太久沒踩單車了,一坐上去,還未平衡好,頸項又挂著相機分散了注意,一不小心,從單車上摔下。手腳擦傷在所難免,但我當下最關心的是,着地的相機有沒有事?結果沒事,呼出一口氣,才來關心自己傷勢:多處擦傷,膝蓋嚴重些。後來跟飯店要了膠布貼上去,照踩單車去也。

後來,傷口發炎,後來,傷口結痂。現在,結痂部分慢慢脫去,新的一層皮膚要長出來了。雖然,還有些痛。

一如所有的傷口,都是會好的。

(二)

不關上海的事,在蘇州河畔想到的:

人生當中,總會踫到至少一段感情,你說什麽也捨不得的,卻非得要​把它結束。

(三)

寫了幾張明信片,貼好了郵票,放在包包中,忘了寄。

想起時,已是在機場,入了閘口要登機。

跑去服務櫃檯,問這裡面有郵箱可以寄信嗎?櫃檯的小姐說沒有,機場大堂才有。她問我是不是貼好了郵票的信?我說是的。她說,她幫我投寄吧!我就選擇相信了她,把那幾張明信片從包包拿出交給她。

希望她有幫我寄。

(四)

上海女友家中有一幅水彩孔雀,是她畫的,又是這樣看似不經心地擺出來,成了家裏雅意的風景。今天,我想起這幅孔雀。我喜歡她家中的一切,不怎麽花費,不怎麽刻意,但美,也愜意。品味,真的是用錢買不到的事情。

31.7.11

女兒的白日夢

在微博上看到的:

“芬兰的一位妈妈Adele在她的小宝贝女儿Mila睡觉时,用衣服、毛巾啊这些家里的道具给Mila摆出了许多故事里的场景姿势拍了下来。每张照片就花几分钟的时间,很自然的创意和造型,她把这些照片集成了一本相册:“Mila的白日梦”。”

我實在太喜歡這位創意爆棚的媽媽了!一千個like!!























大愛無言

讀著讀者的來信,想起生活總會機會踫到的兩難局面:一對情侶,若兩人同時為自己熟悉,兩人分別會向自己吐露一些心事,於是因此得知:一方對對方已經了無愛意,只是抱住盡義務的心態,也同時希望對方會主動提出分手;另一方卻遲鈍地察覺不到(也可能是在逃避),繼續投入。自己處於的局面,說跟自己無關,其實也爲難。說與不說,都不是。如果問我,我是傾向不說的,不是因爲抱著置身事外看熱鬧的心態,而是真的覺得,每個人都有自己得要走的路、自己得要去經歷的歷程,途上遇見怎樣的人帶來怎樣的試煉,都是個人内在的反射,自己要做的功課。旁人以爲本著好心做的事,帶來的“破局”,其實是搗亂了某种自然定律。常把“順其自然”挂在口中的人,到底明白了“順其自然”的多少?

很多時候,不說,也是因爲自己承擔得起那些疑慮,不急於找人來情緒陪葬。

記得好友幾年前開始新戀情時,對象在社交圈中風評不佳,先後有幾位朋友的確是出自善意來跟我透露實情,希望與這位好友最親近的我,能對他適當地作出提醒,免得會被利用而招來傷害。我當時細細思慮,最後什麽也沒說:一來傳言未必可靠,如果不屬實,便無端為這段戀情蒙上是非;二來我很清楚,如果發生了什麽事,他有我。這樣的角色,最好可以一直隱沒在無言中,永世發揮不了作用。大愛無言,心自清。

散步

下了兩天的雨,天氣有了涼意。周六的午餐,和阿草在中環吃過了意菜,坐一站的地鐵,到了香港公園散步去(哈哈親愛的Len,我們不是只有吃吃吃,我們還有散步的噢!:)。低頭便瞥見了風景,這城市雖煩囂,但還是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