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11

感性與理性

節錄:

永遠要感激那些更激進的人,沒有他們的義無反顧奮不顧身,就沒有我們這些距離稍遠的,在尚算安全區裡說三道四,舞文弄墨。永遠要守護那些比我們更勇敢更奮不顧身的人,他們的自由就是我們的自由。

我的讀者可以看見,我的公共寫作有一些關注的面向。個人,社會,與藝術。藝術,說到底就是一種修養。社會,是要去參與、觀察、評說,如果可以,甚至是微小,微小地改變。個人,你是怎樣的人,做怎樣的事,說怎樣的話,要有一種胸襟與視野。同理心同感心。感性並不是純粹的感情用事,而是一種穿透力。穿透了就能感。透過能感而能看見,看見那些看不見的。理性也不是純然的客觀分析與思辯能力,而是能抽離,能看見限制,以及限制以外的可能。


——————陳寧

+++++

這是我讀過,關於感性與理性,最好的見解。

29.7.11

幾則

一念之間

這邊廂溫州高鐵慘劇,有特警警長違抗指令,堅持把人命放在第一位,終于搜救出受困20個小時的小女孩,被大家奉為英雄。那邊廂有挪威極端分子大開殺戒,無辜賠上性命者近百,令這些受害者家庭從此留下不可磨滅的裂痕與傷痕。生與死,都是一個人,係在一念的事。什麽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獄?這是鐵證。

速度

高鐵慘劇發生後,輿論和傳媒紛紛指摘中國發展只盲目求速度,然而,技術、文明、學養等制度和體系卻未成熟,以致人爲悲劇頻傳。中國發展,軟体追不上硬体的一日千里,是不爭的事實。小如住在氣派非凡設備一流的和平飯店,五星環境和價格,服務水準只有兩星,都可窺得一二。住飯店,我很少會投訴,此次卻是借著媒體的身份,好好反映了一番。

空間

終于忍受不了要不斷刪除電郵來騰出空間的擾攘,於是,便給錢買了2GB的額外空間。在這個年代,任何空間,都是有價的啊。

今晚

今晚有個飯局,有關單位和眾食家一個月前便約好,要一試名廚的懷舊粵菜!昨晚公關傳來菜單,讀著肚子已經打鼓!真的,好期待!!

28.7.11

預告


巨大的工程。太多想法,太多點子,少一點組織能力都死。

我就這樣差點死去。

重開這個故事的folder,仔細看看,竟然有12個版本的故事大綱。平均每個大綱5000字。

我非常喜歡這個故事,從開始寫的那天,我知道自己不惜代價會把它寫好——劇本和小説。

賣故事是不容易的,中間有很多轉折,但,一如所有轉折,不管笑與淚,都是必經的過程。

很多時候,經歷,賦予故事生命力。經歷是一組密碼,有了這組密碼,便能破解某些共同的幽微的難言的心事與心情,變成大家共同的情感起伏,俗稱共鳴。

愛情與夢想最大的共同點:都是死去活來的事。

再次重投這個故事的懷抱。

What's meant to be.....will always find its way.

阿平的家

之前不是說崐山的朋友帶路去吃農家菜嗎?我這個都市人,能親身接觸到這樣宛如在武俠小説中才會出現的農舍,大呼小叫,拍照拍個不停。

農家菜沒有名字,友人喚作“阿平的家”,因爲農舍主人叫阿平。是她負責燒菜給我們吃的。農舍很古樸,收拾得乾乾淨淨,樓頂高,前門後窗很通爽。這樣一家農舍,實在叫我太歡喜了。



外觀I。


外觀II。


池塘裏的鴨子。後來,坐在客廳吃飯,這群鴨子徑自上岸,連群結黨地走過門外。


廚房。依然是燒柴起火,以柴火來烹煮。


阿平的臥室。


院子裏的石磨:磨米做年糕、河粉之類的食品。


水井。沒用的時候會蓋上,以免下雨會污染井水。


門外。坐在客廳吃飯時,看著鴨子刮刮刮刮叫,在門前走過,自然情景動人難忘。可惜,顧著看,忘了拍。


那天吃了八道菜,幾乎走不動。這是其中一道前菜:冰鎮糖番茄。當天吃的所有蔬菜瓜果,都是阿平自己種的:有機、配合時令,什麽季節適合種什麽、收成什麽,便吃什麽,遵守大自然定律。農人智慧給我啓迪。阿平的番茄實在太鮮甜美味了!


飲料是鮮搾黃瓜汁。這黃瓜很清甜啊,一點青澀的味道也沒有,太讚啦!


很難忘這道魚湯。昂茨魚是當地才有的魚,也是阿平做飯之前才從池塘釣起來的。從。未。吃。過。如。此。鮮。活。的。魚。肉。集嫩滑結實鮮甜於一身,跟我們平日吃到那些飼養的魚,素質超班太多。魚湯,只簡簡單單地下了姜片、蔥花和鹽巴調味,滋味鮮美無比。 這頓飯,我邊吃邊說:好幸福!好幸福!

有生之年,可以吃到這樣的滋味和風味,實在很幸福!


離開的時候,回頭為阿平的家拍下的。

面書大掃除

面書大掃除的動作持續進行中。

以前,並沒有把面書當作一個很認真的平台,所以,add了一些不太認識、相熟的人。後來,漸漸發現,面書隱私洩露的問題頗爲嚴重,自己的好友名單上,名人也有若干,為這保護自己和別人,篩選是必須的。

然而,並非所有素未謀面的網友我都刪除。好像,和美囯的網友雲小姐、在檳城的yeelee......都已經建立起一定信任和了解。網路虛擬,情感是真實的。這樣的情誼,也是難得。

而有些人,是非得要“被黑名單”不可的。畢竟,什麽人抱著善意而來,什麽人來意不善,自己是感覺得到的。面對這種人,一如另一位在德國的雲小姐說的:“妖,死開D啦!”


26.7.11

頭條


溫州動車慘劇引起中港台三地的高度垂注,中央急於恢復通車,拯救行動草率得令人心寒。

如果709真相,報章頭條可以打出這三個字,應該會非常大快人心。

可是那裏是馬來西亞。所謂的新聞及言論自由,不斷在時光倒流五十年當中。

希望香港能永保這種新聞自由。

Vulnerable

林憶蓮是今期〈明周〉的封面人物,專訪内容可讀性高,因爲,看到林憶蓮的轉變,她變得比以前願意開放自己,更破天荒地提及自己與李宗盛之間的種種。這些心情上的侃侃而談,在以前,絕對不可能。

有一段,我讀了,整顆心靜了下來:

林憶蓮向來重私隱被指活在圍牆内,但去年12月開了facebook專頁,又于1月以真實姓名開了微博,親自上載了不少自拍照及片段,有關她的新專輯製作過程,也有她不施脂粉的旅遊照片,原來她花了兩年時間才接受在互聯網與粉絲直接溝通:“我這個人很直接,可以分享的是真實、很坦白的東西,但其實這些也是很vulnerable的一件事,所以最初我較保守,但後來或許是自己成長改變了,覺得很多事也不需要太介意,可以開懷些,人變得開心了很多。”

林憶蓮又說,改變不是一時一刻,而是經歷的累積。

這段説話打動我,因爲自己也算是個直接的人,可以分享的,也是真實坦白的事——不管是公開的園地如fb和部落格,或者私下和友人的溝通。可是,我卻從來沒有想過,這些真實與坦白,其實也是很脆弱的。所以,當被曲解和不能被明白時,便會覺得無力和孤獨。我一直沒有看到自己善感脆弱的源頭啊。

難怪有的人在表達上,縂傾向迂回曲折的方式,那是自我保護的一種啊,不那麽容易被看穿。一個舒適區。這個舒適區,我從來都缺乏。

25.7.11

車夫

昨日從蘇洲拙政園出來,有一位三輪車伕趨前,問要坐車嗎?眼看快要下雨了,本來想打車,可是左右附近沒有的士的蹤跡,便問他到平江路要多少錢啊?他說十塊錢,沿途有風景看,很值得的。我想,十塊固然是開高了等我殺價,可是殺來殺去也不過那幾塊錢,也就算了,就坐上去了。路程不長,但也有上下斜坡吃力的部分,他就一路賣力地騎著車,偶爾搭訕幾句。天開始下起毛毛細雨,他沒帽子沒雨衣,身子慢慢給沾濕了。不過兩三分鐘,到了目的地,我拿出一張十塊錢,又往錢袋不斷找散錢,要多給了他一些錢。我一邊給,他忙不迭說夠了夠了,不要給那麽多,不好意思的。不是常說中國人窮苦見錢眼開面目猙獰嗎?在這個車夫身上,我看到人性裏善良憨厚的一面。我很鄭重地向他道謝,確定他得到的是前所未有的尊重。他不懂説話,只是靦腆地笑,不斷囑我快走進去咖啡館,雨漸漸大了。很多時候,旅途上遇到這些小人物的真性情,比起5A級景點更叫人深刻。

24.7.11

農舍


今晚,崐山的朋友帶路去吃農家菜,遠遠看到這農舍,便已經心底哇​一聲,充滿期待。這農家菜很有私房菜的規格,一晚只招待一桌,所​有食物用柴火烹煮。今晚吃的八道菜,都是田裏自己種的有機蔬菜,​還有今天在湖裏活釣的鮮魚,以及自家飼養的走地鴨等等,飯後水果​也是農家自己種的有機西瓜和梨——所有食材的清鮮甜美,至今還逗​留在味蕾上。不管是風味和環境,都是畢生難忘的一頓飯。

石橋


在蘇洲平江路河畔散步,不時看見這樣的石橋,便就想起了《劍雨》裏用的:“我願化身石橋,受五百年風吹、五百年雨淋、五百年日曬,只求你從橋上走過。”

被這樣真摯無怨地愛過、成全過,會令一個人成就怎樣的自己?雨後的濕空氣中,我走著、想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