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11

洞悉

日前讀陸離的專欄,她這麽寫:

我是那種照鏡看見自己模樣都想「轉台」的人。從小到大,自慚形穢。這方面我想全世界最早明白我這個遺憾的,應該是沈西城先生。很多年前他寫我,非常坦白非常直。為此我感激他直至如今。
他說,「根據尹懷文的講法,陸離並不太喜歡出現公眾場所。……我一聽……便知道,陸離一定不會是一個美人了。」

還有更直更坦白的:「果然如此,陸離非但不美,而且平凡得很。如果看了她的文章,在腦海裏編織了她的影子,再見她的真人,肯定會失望。」

我讀得拍案叫絕,對兩位前輩的“洞悉能力”讚嘆不已:陸離洞悉自己,沈西城洞悉人性——的確,沒有聼過好看的人說自己是抗拒見人和社交的。(爲此,我趕緊要說自己熱衷見人和社交了......)

6.7.11

小風景


友人R開了這家小小的cafe,在地點方便,人流暢旺的銅鑼灣。位于商廈的11樓,租金卻是一點也不便宜。儘管如此,他沒有物盡其用,在寸金尺土的現實中,cafe座位與座位之間的空間感尚算不俗,甚至有個林憶蓮專屬的小角落。現實逼人,也不一定要唯利是圖。

R的創業,是個動人的小故事。沒有賺人熱淚的煽情,卻是一個人,爲了理想,實實在在付出的一點一滴,小人物的不平凡,一樣在這個世界裏,閃著光。R在多年前還是上班族的時候,便渴望擁有自己的cafe。他築夢踏實,先是妥善規劃自己的財務,醖釀經年,在做好準備之後,辭去工作,有長達一年,零收入,去上咖啡課程,天天在家裏做蛋糕,反復試驗,力求完美。以我喜歡的椰子慕思蛋糕為例,他試過十幾個品牌,來自泰國、印尼、馬來西亞等不同產地的椰漿,才找到味道最好的去做。

至今,他還在力求進步中。那天帶朋友到他的cafe坐坐,朋友問起他創業過程,他微笑說:“一切從零開始。”真的啊,從一個想法,到慢慢規劃財務,到一杯杯咖啡的沖泡、一個個蛋糕的練習,到有了這片小店,裏頭的小廚房、一桌一椅一杯一碟,都是因最初那個想法,加上毅力和行動,分分寸寸的實踐,累積得來的成果。想著,心裏就感動了。

說起這些努力,R從不特別激昂,只是誠懇地,淡淡然地敍述著,有一份做份内事的平常心——既不放大,也不小看自己的心血和付出,就視之為一個必然的過程,沒有什麽值得大肆歌頌。我把這樣的態度記下了,用來提醒自己。我喜歡他店裏的小風景,更勝於我所熟悉的五星級酒店咖啡室的無敵景觀。

5.7.11

行爲藝術

法國藝術家Sophie Calle有一本作品《精致的痛苦》,是她親身體驗的結集。在她年輕的時候,爲了處理失戀的傷痛,便到處問別人:“你最痛苦的經驗是什麽?”然後記錄,然後也巨細靡遺地書寫自己的痛苦,兩者並列對照。

想起即便不是藝術家,可是在生活中要實踐行爲藝術也並無不可。昨日走在炎炎的銅鑼灣街頭,就這麽沒頭沒腦地想到,平常人想要做一些小小的實驗,也可以是一種行爲藝術。諸如,有人在fb或或微博或部落格問:“如果你心知肚明自己曾經傷害我,或者曾經對我心存愧疚,要你現在留言道歉,你做到嗎?”,主動與被動之間,感受的往返,也構成一種行爲藝術的關係。進一步想到,我自知曾經傷害的一些對象,如果他們如此發問,我是會坦然留言道歉。

又再進一步想到,假使是自己在部落格這麽發問,有自覺又有勇氣站出來的人,會有多少?

阿武

終于。
好友在中午打來,聊了一陣。聊起一些事,聊到一些傷害。有些感受,也只有曾經身受其害的同類會明白。世人看表面是常態,沒有弱者的外衣,很多時候,很難尋求他人的諒解。難得有人體貼一些難以言明的,感受。

都一樣

每當身心出現透支的疲憊感,就會想起《梁祝》裏,梁山伯對祝英台說的一句對白:“知不知道我爲了來看你,這一路上趕得揮汗如雨啊。”

4.7.11

人對好朋友總是有期待,總以為是一輩子的。後來的一天,大家走的路不一樣,立場和際遇也不同了,兩個人不至於不相往還,可也回不去最好的時候。(張小嫺)


3.7.11

愛II


一段不長也不短的路,一個人做了兩個人的堅持,雙倍的心力。有時候天陰,有時候天晴,從未明到明朗,那些日子,我都記得。終于,兩端的道路接軌鋪通了,我轉過頭來,看見人情物事都在軌道上不徐不緩地前進,默契日趨成熟,從一個里程碑,到另一個里程碑,路程縂有顛簸之時,但景觀一定是開闊的。一路堅持的想法跟現實風景對上了,夢想的用意又顯得高一個層次。沒有不問收穫的付出,所謂夢想,未免顯得單薄而虛空。儘管那不全然是我的夢想而已。有些堅持是為自己,有些堅持是為他人。一切已經不同了。有一種自由與安詳,像與自然同在。我觸摸到那樣的柔軟,到心的深處。是的,很柔軟很柔軟,像水那樣,流到哪裡是哪裡,慢慢滲進泥土。給你一地泥土,你想要栽種什麽,收成什麽,都是隨你的。

愛I

有些傷害,不是對方道歉了,就可以undo。有時候選擇不計較,只是因爲,自己珍惜這段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