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11

本能

有人出言譏諷Eric的專業,我當機立斷:割席。完全不想糾纏下去。反諷的是,出言譏諷的人,根本不在那個行業那個位置,連鏡頭是怎麽捉也不會懂,根本沒有資格講那樣的話。

爲著維護所愛的人,我可以很有攻擊性。當然,值得令我變得有攻擊性的人,實在很少。

你絕對可以說我小事化大,維護所愛的人就是這麽一回事,在血液裏的本能反應,超越一切理性。

29.4.11

訪問

今天和好友J先生一起接受雜誌訪問,談説我倆的情誼。

編輯問:“認識了對方,你們有什麽改變?”

J先生說:“以前我是畏懼親密的,因爲她我變得柔軟了。以前,人家對我太接近我會抗拒。通常,朋友碰釘以後,都會收起自己的情感,她是可以換個方式,但還是不斷付出,然後給的方式很有分寸不帶來滋擾,而且有點調皮又有點浪漫,不會令人反感。不知不覺中,因爲她,我發現自己愛與被愛的容量變大了。”

這是我從來不知道的事。聼了,心裏感動到飆淚啊。

無法重來

終究,有些信任是無法重來。

一如,經過盜提事件,見識過一個你無法想象的陰暗面,戴佩妮就算可以再接受易先生為朋友,怎麽也會有所保留吧?

即便還是可以坐下來喝杯茶哈拉,情感的品質,跟昔日是差遠了。

朋友說:受過傷害,對往後有保留,是一個保護自己的系統,卻是一個對別人和自己都不太公平的系統。所以,他只對傷害過自己的人有保留。我想,我也一樣。實在太記得,那種得悉真相的不寒而慄。

27.4.11

我想到什麽就寫什麽

自我對話是一種習慣。生活中並沒有很多特別感受需要時刻去分析,只是當有引起特別反應、激動、會反彈的,便會問問自己:爲什麽我會有這樣的反應?往往,問到深入的部分,都跟内在的自己有關。別人說的話,只是一個trigger,如果你的彈匣裏是空的,是射不出子彈的。

有別于很多人以爲我“嫁到香港就是享福”的印象,其實,近乎所有事情都是重新開始:家庭生活、事業、社交圈子......當時也有不少人(特別是女生)把自己對愛情的憧憬投射到我身上,認爲我為愛情放棄在馬來西亞建立的一切,到新的環境重新開始很偉大很動人。唉,其實,我從來不覺得我在馬來西亞建立的事業,有宏大到難以放開的地步;第二,我當時覺得馬來西亞的中文媒體環境實在難有突破和新衝擊,而且進度緩慢,又無法跟主流的中港台中文媒體接軌,想要離開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心願很強烈,不久后,我就認識了Eric!又很神奇地,拍拖一個月後他就向我求婚!簡直完全符合我那種不按牌理出牌的個性。那麽刺激那麽多未知,真好!總之,一切都像上天接收了我的指令,為我接二連三地編排接下來所發生的!我有一位女友,常常搞那些女性講座,當時就不斷問我練習什麽念力法則,游說我去她的講座分享“怎樣在一個月内把自己嫁出去”。我很反感,喂大佬,我是真的沒有施法,沒什麽可以分享的,可是她就當我藏私。唉。題外話。

整個人生的轉變是我想要的,結婚是一個契機。雖然有很多忐忑,但往往如此,覺得有許多未知的可能性在未來等著,牽動我極大的好奇心,要我走過去。過於穩定會讓我不耐煩,活著也像死了。只能說,那些未知、那些不安、那些恐懼.....也是我想要的。我喜歡生活有種變動性,讓我可以突破自己。當然也不是全然的顛背流離,那就是失控了。總之,在某些穩定條件的支持下,有不可預知結果的不斷開拓和探索。我真心喜歡自己這個樣子。

現在回看,在人生的選擇中,我常常選擇較難的那條路。我喜歡難度。

香港生活給了我許多磨練,也幫我成長許多。有些經歷,打開來看,是血淋淋的,但你可以舉重若輕,就不會想要煞有其事了。難過的時候,就是自我對話:你怕什麽,你要什麽,你爲什麽憤怒,你爲什麽哭,你爲什麽會在這裡,你爲什麽要做這件事,你爲什麽孤單,你爲什麽失望.......我相信,只要願意認清自己,不是看表面而已,而是看到很裏面去,就能夠跟自己溝通得到,力量可以跟自己要而不是外援。

在香港的這些年,自我對話最頻密,現在進入另一個階段,習慣還是保留了,卻同時也對自己溫柔多了。這是一股新力量啊我知道。2011年4月27號,昨天切了一個提早慶祝的生日蛋糕,距離我的34嵗還有一個月左右,我寫下了這些。



潘朵拉的盒子

黎堅惠在《天空之鏡》寫到她和父親的關係。父親的個性糜爛不堪,給家人帶來傷害和麻煩,她卻極度美化父親.....延伸的是,提及了潛意識的運作。因爲她逃避面對父親的問題,於是,父親的問題成了她的問題。在心理機制的運作下,於是,她遇到了一個跟父親差不多的對象(前夫),重復差不多跟父親一樣的(家庭)相處模式......結果當然是焦頭爛額收場。

看到這些篇章,我心顫抖的是,不止是她書寫的誠懇,而是那種深入面對自我的環環相扣,就像打開潘朵拉的盒子。多麽有共鳴。以爲已經夠深了,原來不止,原來還有更慘烈的。有的人,好像黎堅惠,會因爲揭開了真相、看到了源頭、梳理了矛盾而豁然開悟,生命重生而喜悅;有的人因爲軟弱而不斷逃避,而事實是,你所逃避的現實/感受,會不停重復回到生命,提醒你去面對。

明白丑婦終需見家翁的事實,我開始懂得不再逃避,即使無法當下處理,也要好好地看清,然後把它找個位置放好。時機到了,便可以清理。不要以爲看清那個感受/問題的源頭,只有難過沒有幫助,那其實可以減少許多内心看似莫名的矛盾和困惑,減少許多在生活上因投射帶來的切身問題和不快樂。過了這一關,内心會有前所未有的踏實,以及平靜。我常常這樣感覺到:不管生活上有多少情緒起伏,但内心的底基是扎實和寧靜的,是過眼的浪洶雨翻所摧毀也動搖不了的。這樣的自信那裏來呢?是從打開潘朵拉的盒子開始。

26.4.11

物質

物質背負太多罪名,有時候好想為它平反一下。

當然我喜歡物質,有那麽一點點拜物。縂覺得,物質本身無問題,如果有問題,是人的心態有問題。好像,有人負擔不起,以抗拒、不屑,將之負面化來抵消欲望或是無力感,就是人爲的物質問題了。

縂覺得,物質裏有一種精神的境界,那種細緻和誠懇,是上帝給人們的恩寵,是美的饗宴。

物質不止是物質,是有種對生命的愛和熱切在其中。物戀,如果沒有生活的喜悅,是很難有的。一如生怕春天要結束了的急切感,恨不得把萬花看盡。

記得有位作家寫過,物質是很奇妙的東西,像錢。它讓原本快樂的人,更快樂;讓原本不快樂的人,更不快樂。萬幸,我是前者。


25.4.11

回收

看到Len小弟的一句:“用行動去支持,用行動去關懷,用行動去愛的話,會產生一股力量。此時,被你“行動”的對象,必須要有能力去承受/承擔這股力量,不然會全盤歸還于你。你有本事推出去的力量,也要有本事迎接回來。”

說得太好了。頭腦不停叮叮作響。試問,又有多少人問過自己,付出的愛如果不被接受,自己有沒有本事迎接回來?而不是付出落空以後,轉化成怨恨、不甘、不滿、憤怒、自憐......?

你要知道的是

某年某月某日,我曾經對某人說:“就算拿掉你身上的才華,我也一樣會很愛你。”

不懂這樣算不算那個被奉上神臺的“無條件的愛”,因爲,我特別喜歡有才華的人,才華是吸引我的重要條件之一。如果拿掉才華我還是喜歡你,那就是有異于尋常了。

對我而言,愛,還有其他事物,都是得要經過表層的洗禮,才能逐漸來到第二層、第三層、第四層、達到核心.......愛,要深入腹地,足以比擬旦丁《神曲》的試煉。當然,礙于個人修為,很多人身上的,所謂“愛”,只能止於所有夢想形成與幻滅降臨之間,止於第二層的階梯之前。而這些的所謂“愛”,因沒有穿過表層,是以縂顯得虛妄。

當然也包括愛自己,這一生的功課。

看過世事的蒼涼,培養出一雙可洞察人性的眼睛,於是,了然于心的是,有時候,別人喜歡我,或者愛我,也會是因爲我的條件。對這點我不太有掙扎,對自己偏心的人,是真的樂於付出。不是因爲靈性修為高人一等,看似偉大的心態説穿了其實也簡單。如果你愛我有條件,我愛你無條件,爲什麽我可以繼續愛?

你要知道的是,

因爲愛你我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