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11

韓國人

還在首爾,想起來韓國之前,聼過不同的人說:韓國人沒有禮貌!

想說一些什麽。

韓國人普遍上不諳英語,某些會講英語的,聼起來是學單字硬背的那種,沒有語氣文法可言,譬如,請你坐下的時候,對方說:“you sit the chair.” 字面上聼來,的確不太客氣。

對我而言,是文化造成的隔閡,所以,可以接受。

韓國人一般上沒什麽笑容,但是否代表他們就是個性冷漠的呢?

有幾次,和旅伴提著大包小包的戰利品搭地鐵,一踏進滿人的車廂,坐著的乘客,會站起來讓位給我們拎著很多東西的人。舉動很熱心,但他們是面無表情的。

拿著地址問路的時候,指路的人會比手划腳讓你知道方向在那裏,但奉送微笑的,少之又少。

在廣藏市場,找一家賣生牛肉刺身聞名的小店,一個地頭蟲看過我們手上的地址,叫我們跟著他,在市場裏的大街小巷左轉右拐,把我們帶到門口。我們忙不迭道謝,他只是揮一揮手,便轉身走了。

去吃韓式清粥小菜的時候,餐牌全韓文又沒圖片,店裏兩位大媽一句英文也不懂,糟了,完全溝通不來。正當雞同鴨講的時候,胖胖的那位大媽一支箭跑出店外,咩事呢?!頃刻,她帶進了那位接載我們的司機,幫我們做翻譯。原來,她眼利瞥見那位司機就在店對面的停車場等我們,便把他叫來了。這事看起來貼心,大媽卻是全程木口木臉的。

韓國人表情冷然,所以,會直接把感動的程度打了折扣。他們的幫忙並不令人感覺親切,也許是,在他們的國民教育裏,這些美德是應該的不為著討好,以致對額外加分、提升美好感覺的小動作毫不注重。然而,這代表他們沒有禮貌嗎?至少我不那麽認爲。世界之大,民情縂有異,實在難以用自己慣常生活環境的文化,將標準單一化。學著明白韓國人酷酷的熱心,也是學習另一個民族德育的思維和行爲模式啊。

當我們裝可愛的時候

我們在首爾的可愛街拍,看片!



8.4.11

韓式清粥小菜

原來我平日吃到的韓國料理,如燒烤、人參雞湯、石頭鍋飯......等等,只是其中之一二。

韓國飲食文化之精深,民間處處大長今。

還在首爾的我,對這個國家愈發感興趣。尤其今天好好地逛過了平民飯堂/市集的廣藏市場,我的天,太過癮了,我的視野不斷受到衝擊,對韓國種種認識的層次在急速更新。

昨天到了離市區偏遠的一家24小時營業的小店吃晚飯,店名叫木蓮飯堂。吃什麽呢 ?其實主打泡飯,收費的,也是那碗泡飯。

店家會給你送上十六道前菜,這些前菜,秉持韓國餐飲文化,是不收費的,而且可以任意添加。

這是我吃過的韓國料理店裏頭,送小菜送得最豐富的,而且有魚有生蠔等較爲貴價的食材,很大方。

收費的是這碗泡飯,價錢相宜,每人至少要點一碗,就算你不吃也計費。很公道。

小鯨回歸

小鯨第二代之小鯨在首爾,隆重登場!!!

季節,這是接你棒的J先生!!

Jentzen微笑。

小鯨微笑。

Jentzen吃泡菜。


小鯨吃泡菜。

本尊。

6.4.11

首爾街頭小吃


首爾的街頭小吃精彩!尤其是入夜之後的明洞,大街小巷擠滿賣小吃的攤販,食欲頓時成爲無底洞!

我們住的酒店,樓下一整條街,晚上擺滿了賣水果、烤香腸、炒年糕、天婦羅....的小販。我們指手畫腳跟攤販買東西,也非常順利。很多韓國人會講簡單的中文,譬如:一千、三千、八千.....碰上溝通不到的,我們拿計算機出來,讓對方直接按出價碼。

韓國的小吃,我離開以後將會深深懷念,我知道。














以上圖片,僅僅是首爾精彩小吃的一二啊!



連續兩個晚上,在回去酒店的路上,我們都外帶了美味的小吃,回去房間繼續開餐!酒店的房間附設了一個小廚房,廚具齊全,所以開餐十分方便!

上圖有辣炒年糕、壽司卷、天婦羅墨魚鬚、魚卷。我們吃得好滋味啊!

5.4.11

當我的旅伴是名人


路途要有隨時被打斷的心理準備。

走在熱鬧的明洞街頭,便被認出他的粉絲攔截,要求群體合照、單獨合照之類的。當然,我是幫名人和粉絲拍群體照的小助理。

4.4.11

海鳥和魚相愛

有些愛情,只是一場意外。

也許是惦記著劇本的事,一早便起來了。

發呆一下,寫下一些想寫的,讓思緒流動。

寫到傷心處,也真的是傷心的。

首爾

攝氏6度/地鐵站/路邊攤/炒年糕/熱氣騰騰/冷空氣。

街道/行人稀疏。

明天見。

3.4.11

單身男女


是香港近十年來最好的愛情喜劇了。

我到戲院看了兩次:一次在香港,一次在吉隆坡。戲好,就想對票房有點貢獻。

杜琪峰+韋家輝這個組合,真的是從來沒有令觀衆失望過,一次也沒有。、

電影開頭十多場戲都在中環街頭取景,那是我常常走過的地方,因爲熟悉,所以親切。

故事緊扣都市男女的感情話題,佈局精巧浪漫,處處見細緻心思,節奏掌控流暢明快,笑點新鮮又自然。一部賞心悅目的電影。

+++++

電影中,我最感動的一幕,不是大搞龍鳳的求婚場面,而是一個再也細微不過的場面。吳彥祖和高圓圓失散之後久別重逢,吳彥祖親自下廚,請高圓圓吃他煮的青口(mussel)。

三年前,他們第一次一起吃飯,便是到一家小菜舘,吃白酒煮青口。當時他們都很喜歡,吃了又再點。

高圓圓咬了一口,叫嚷:“跟那餐廳的味道一模一樣啊!”

吳彥祖靦腆地說:“那餐廳去年結業了,我在想,如果我們有機會再見,便再也吃不到那個味道了。所以,我便自己學做,失敗了很多次,終于做到這個味道。沒想到,真的有機會做給你吃。”

我一聼便愣了,鼻子酸酸的,好細膩的觸感!我跟好友J先生說,因爲這段戯,我回想,編劇當中有沒有gay佬?直男普遍是沒有這種在微瑣處著眼的觸覺。後來,我想到二十年前的電視劇《大時代》中,展博和慳妹有一段戯,儘管橋段不同,但那觸感是如出一徹的。嗯,我相信那是韋家輝的功力了。

+++++

那段戲觸動我的,是核心中,那份默默的珍視。吳彥祖並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再重遇高圓圓,但爲著那一個“如果會再遇見,便再也吃不到這個味道了”,他學著重現感動彼此味蕾的味道。

後來才漸次意會,我會被觸動,因爲,我就是這樣的人啊,會做這種傻事的人。也許,我應該大方承認,我是個懂得愛的人:那些默默,那些守護,那些深遠,那些成全。我自覺並非我刻意,而是我清醒,但不計得失。流動的水,使人寬敞和溫柔,still water runs deep。

愛的分量,從來沒人也沒能教導該怎麽拿捏,我也是邊走邊摸索。對於自己所愛的人,很多時候,我是選擇給多了而有可能被虛擲流失,也不想你有所缺失。

假若沒有表層的洗禮,第二層不會來得太深刻,更無法繼續深入腹地。這些深層的轉變已無法回頭,但我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