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11

探班

Eric本來為部電影擔任副導演,還會到希臘和中國幾個城市拍攝,
本來已經開工,在做前期準備,
但因爲老闆還想要再精改劇本,所以拍攝計劃延期。
因爲空出了檔期,所以接下了陳可辛導演的《武俠》的後期製作統籌一職。
所謂後期製作統籌,就是要協調、跟進、管理後期的特技、剪接、配音、音效........等等部分。通常後期製作最耗時閒,拍攝僅需一兩個月,後期製作可以做一兩年。
因爲這部電影要在首爾的studio做特技,所以Eric會不約而同地跟我在首爾同一時間出現!我們應該可以在他晚上收工以後,一起去吃個燒烤之類的(親愛的J先生,你們兩個“牛魔王”又可以一起“鬥牛” 了!),
真是第一個驚喜。
第二個驚喜比較重要。
話説我一直以爲,《武俠》除了男女主角甄子丹和湯唯,就沒有其他大牌。葉師傅雖然可以一個打十個,卻不是叫我心動的男色。
怎知道剛才吃飯,Eric閒閒提起了另一個男主角的角色特質,
我當下一片空白,
囘過神來,只有一個念頭,並沖口而出:你們什麽時候配音?我要去錄音室探班!
因爲這另一位男主角,
叫做金城武。

只需要一句話而已

心靈治療師友人Joane的最新blog文,有這麽一段:

“那些什麼 「找到對的,就值得幸福。」實屬廢話。
第一,有沒有找到對的,你都值得幸福。
第二,未到埋單死去的一刻,你也不會肯定地知道誰是「對」,
此刻你可以做的,是有意識地清晰的跟著感覺走。
那些無意識的「懶」型跟著感覺走只是迷戀,
也就是那些當局者迷型,
不是沒機會開花結果,
只是難度很高加超多efforting。”

重點是:有意識地清晰的跟著感覺走。

我時常只懂得告訴朋友,我是個很清醒知道自己在做什麽的人,儘管所做的事,有時候在某些人眼中未必是理智、有理性的,但其實我是清醒的。在follow my mind 和follow my heart之間,會有不同的選擇結果,我是follow my heart的,也知道自己需要承擔的是什麽,不是盲目的熱情或熱愛。我可以看清楚自己心理機制的沉迷,抽離著清醒地投入。

原來以上種種,長篇大論的感受,來到高手的手上,只需要一句話而已:有意識地清晰的跟著感覺走。

沉重/緩重

過了沉重的兩天,今天下午可以去聼素黑的講座,終于可以為沉重的心情,舒緩一下。

素黑大約有十多本著作,我都看過。大約七、八年前,是她的書,開啓了我自我學習、反思、自愛的靈性轉型的漫漫長路。

我沒有任何抱住任何期待而去,只是想親近她,聼她説話。

23.3.11

信任很簡單,不信任就複雜

作者:李怡

在一片搶購日本奶粉和經銷商紛紛抬價聲中,偶而從一個網頁留言看到一段感人的消息:一家以網售為主的代銷日本奶粉和嬰兒用品的香港公司,在本月 15日,通知日本生產商,原已訂購的 3,000箱日本奶粉和尿布,可暫停寄運,先供應日本其他有需要的地方。但香港公司仍會先匯出所有貨款,讓錢存進日本各生產商戶口,出貨期則任由生產商無限期押後。

在這家公司的網頁上,老闆宣稱這是他一生人最痛苦的決定,因為現在香港正是日本奶粉狂銷的時候,這決定不但錯過賺錢的機會,還會讓公司斷貨,使支持這公司的父母們失望,甚至影響他自己一家的生活。但他義無反顧,因為他相信香港嬰兒短期並不會「斷糧」,搶購只不過心理因素,或擔心會缺貨,或擔心今後生產的日本奶粉受輻射污染。他說他明白香港父母的擔心,但若不顧災區需要,在困難時刻還要供應香港這麼多其實並非急需的貨品,實在很不應該。

這老闆作出的決定,是對日本生產商投下信任的一票,不僅相信先付貨款不會讓生產商遲遲不交貨,而且相信災後的奶粉也不會受污染。他說他不相信日本生產商會讓有問題的奶粉流出市面,也不相信日本政府容許生產商製造有問題的奶粉。他說「信任,就是無條件,就這麼簡單。」他沒有說的話是:若不信任,事情就複雜了。
這顯然不是一家大經銷商,在公司網頁發表的這封給顧客信的信末,他鳴謝太太說:算你沒運行了,嫁了我,我看你有排捱窮了。

香港有不同的人。有搶購奶粉的,有趁機抬價的,有對日本地震反應冷漠的,也有從經銷日本奶粉而對日本人產生關顧之情的。我會記住這家經銷商的名字:天翼堂嬰兒用品公司。

給電影人的情書

有時候,也不過是需要一首歌,撫慰疲累的靈魂,催引抑壓的眼淚,給那永遠不可預期未來的心情一點力量。

作詞:羅啟銳  作曲:李宗盛  演唱:蔡琴

多少人愛你遺留銀幕的風采
多少人愛你遺世獨立的姿態
你永遠的童真 赤子的心態
孤芳自賞的無奈

誰明白你細心隱藏的悲哀
誰瞭解你褪色臉上的緬懷
你天衣無縫的瀟灑 心底的害怕
慢慢滲出了蒼白

你苦苦地追求永恆
生活卻顛簸 無常 遺憾
你傻傻地追求完美
卻一直給誤會 給傷害 給放棄 給責備

何悲 何愛 何必去愁與苦
何必笑駡恨與愛
人間不過是你寄身之處
銀河裏才是你靈魂的徜徉地

人間不過是你無形的夢
偶然留下的夢 塵世夢
以身外身 做銀亮色的夢
以身外身 做夢中夢

22.3.11

斷斷絮絮

常常忘記了今天是星期幾是幾號之類的重要瑣事,

慌忙間找手機來看日曆,心底會怕自己忘了去飛機場,

其實沒有忙得那麽嚴重,但不能否認忙碌帶來後遺症。

生活中要憂心的事很多,

體力尚可,比較有感覺的是腦力透支。

關於憂心的事,理性上明白那是過渡期必經的,

可是,

“当头脑/理智的认知,跟内心的感受起冲突,
头脑知道一回事,内心却感觉另外一回事”

(這句真好用啊!)

就會情緒受苦了。

工作辛苦,美食是很大的撫慰。

說說那天到名店Nobu吃的Omakase,

第一次吃石班魚刺身,如此豐腴嫩滑,很喜歡。

還有一道櫻花蝦丸,配竹荀清湯吃,蝦丸子的口感味道令人十分驚喜。

主菜有八道,甜品有三款:是黑豆燉奶, 啤酒雪糕,和綠茶紅豆蛋糕。款款都好吃。

綠茶紅豆蛋糕入口即溶,是我吃過同類型中的最美味!

配四瓶酒,三瓶是不同特質的Sake,一瓶是雪山梅酒。

特別喜歡那梅酒,滿口芳馥的梅子味。

全世界到處飛的大廚Nobu當天在場,還有他的好友,客席廚師笹島先生。

兩位日本大廚笑容可掬地投入工作,淡化了我近期對日本人所投遞的悲憫感。

嗯,差點忘了,笑一笑可稀苦,心情會起微妙變化,也要對自己多笑點。

21.3.11

家常

前兩天天氣又濕又冷,在家裏吃小火鍋最好了。


這個鍋一物兩用,,有時候我們用來吃小火鍋,有時候用來吃fondue。

後天混血過程

不久前小鯨在fb貼過一句話:

“每一次的旅行,就像是一次后天混血的过程,就成了拥有了越多国血统的混血儿,灵魂的轮廓既深且美,并拥有国际视野。” ~李欣频

這句話當時令我想起巴黎的狗屎和狗尿臊。如果我說一開始沒有嫌棄,也未免太僞善。可是,有一天當我在乘坐地鐵,看著對面那裝扮時尚的婦人,手上抱著可愛小狗,我不禁想到:這,不就是旅行的目的麽?多去旅行,嘗試學習及接受別人的生活,就自然明白,這個世界其實沒有對與錯,一切都是民風與習性,了解多了,包容空間就會擴大。人的價值觀和處世態度,跟眼界有很大關係,見識得越多受啓發越大,鑽牛角尖的機會便會縮小。

思維有新取角,是那一刻開始,儘管嘴巴仍會嘟噥著地鐵的臭味,卻是接受了,這些屎尿與巴黎同在。

想起巴黎


寫巴黎,就想起了巴黎。

巴黎的美,之於我,是它的建築、文化、藝術、時尚、人……所帶來的質感。這份質感,厚實得來有種隨意;巴黎的美感,是很日常的、不刻意堆砌的,統統收納在細節,自然而然地展現。這種美,不是單憑硬體的精心打造就能擁有,是非得要一定程度的文化根基不可。

閉上眼睛,用氣味尋找曾經踏足的城市,巴黎的狗尿騷味是跑不掉的。在巴黎當狗是最幸福的吧?它們享有的民主待遇:到超市購物、坐地鐵、到咖啡店坐坐,跟人一樣自由自在。所以,連帶遊客如我,也學著這種“人文精神”,跟動物真正的平等共處, 放下了被自小灌輸的,身為“萬物之靈”的優越感。曾有旅居巴黎的文化作者指出,她細心觀察過巴黎人與狗的互動,發現法國狗較亞洲狗具有人性,因爲法國人不把狗當寵物來養,他們當狗是人。

所以,巴黎有永遠隱隱飄溢狗尿味的地鐵站、隨時踩中狗屎的街道……巴黎沒有很刻意維持自己的形象,去討好對自己有浪漫想像的遠客。巴黎就是這個樣子,它不介意向你暴露缺點,如果你喜歡它,也要接受它的不完美,很有自信的城市,因為它的美,它的氣質,它的自由、它在骨子裏的優雅,是千秋萬代累積下來的。

20.3.11

打發

生活持續忙碌,

昨天晚上十一點在Skype上面conference call,開完會,什麽,已經快兩點了。

泡杯茶,看看文件和合約,短暫的淩晨時分過去,清晨來臨。

月尾了,

過幾天,“台北一日游”要再來一次,兩個會議。

然後離開香港,然後是吉隆坡,然後是首爾,再回來香港是一個月後的事情了。2011年的三分一,就如此輕易地打發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