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11

深情無限,卻又只能不動如山

在冗長的午睡中醒來,近來晚上都無法深睡,許是工作壓力大,又有若干内心感受要處理:磨牙、說夢話。難得這個下午忽然感覺放鬆,好久沒午睡了,不顧一切,拉著被子躺在沙發上,倒頭便睡。一睡就是兩個半小時。

醒來寫了篇稿,文中提及了潘迪華曾在訪問中透露,那段長達二十三年,無怨無悔的感情。較爲出人意表的是,潘迪華說母親在生時,也非常支持她這段“既不破壞,也不退出”的戀情,贊成她默默做這位有婦之夫的紅顔知己,因爲覺得男人和女兒志趣相投,非常匹配,就無所謂愛情的位置了,也不必搞得人仰馬翻。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嗎?兩人都思想前衛,潘母更是上個世紀出生的人。

就這樣,潘迪華一直付出一直愛,直到男人病逝。二十三年的感情,不拘泥于世俗標準和枷鎖。你說超然嗎?潘迪華只是說:“感情的事不用想得太複雜,那是我一生中最真摯的情感。”

最近看到一句話:内心有了能力,便可以不計較。是怎樣的修為、強大内心,才可以做到這樣隔著距離地愛:深情無限,卻又只能不動如山?

+++++

因爲寫著潘迪華這段感情,刹那心領神會,我喜歡《劍雨》, 被“我願化身石橋”的寬厚及意志所感動,不是因爲那癡情,而是那深情無限,卻又只能不動如山。

+++++

憶起昔日默默愛戀一個人的迂回心事。他是你身邊最親近的人,眼睛看過你的昔日種種,我看著他深邃的眼睛,仿佛也得到了一把鑰匙,通往你舊日的通道。他的眼睛看過你,現也停留在我臉上,這種秘密的親密感,令我很自得其樂。我把這段心事記在筆記本裏。

我想,這也是我一生中,最不可明言又最真摯的情感了。

不良示範

家裏人丁單薄(?),除非請朋友上來吃飯,否則,開飯不是一個人,頂多就兩個人。

所以,我家沒有“開飯”這回事。一來,家裏飯廳桌子已被我佔據作辦公桌,如果要“開飯”就要把電腦雜誌字典書本挪開,好麻煩。二來,一兩個人的午/晚餐,開什麽飯?又要擺碗擺碟擺筷子又要多洗幾個碗碟還要擦桌子......煩死!

我家吃的是“碟頭飯”。就是呢,不管是吃兩菜晚飯還是意大利麵還是炒粉,都是把分量分配、盛裝好在碗裏或者盤子裏,然後捧著在電視前,一邊看電視一邊吃。TV dinner,也可以如是解?!


昨晚吃叉燒炒蛋,還有清炒豆苗。裝在湯碗裏,上面是菜肴,下面是白飯。

11.3.11

小鯨不要暈倒


劏田雞。(by the way,我記得小時候在河清園和Pudu巴刹也見過的。)

中國式市集

看Len貼了她住的地方的市集圖文,想起過年前到廣州時,也去了市集,還拍了照片。比起法國市集,中國式市集顯然充滿獵奇感。我記得好幾年前在上海逛市集,狗肉就那樣大剌剌挂出來賣。

臘兔和臘牛(黑色的是牛)。

水魚和不懂什麽魚。即買即劏。


宰中的水魚。

炒花生的小販。他總是挂著笑容。

籠裏雞,即買即宰。

一本善良的書

很捨不得地看完了黎堅惠的《天空之鏡》。這是一本美編極之出色的書,同時,字也很多,所以真的要有耐心好好去讀。讀到書的末段,那是許多讀者在網上留言說的,非常感動的篇章。我一邊讀,一邊沉重的呼吸。而我的確被那樣的坦誠感動了,也被啓發了。

那是Winifred和她的numerologer之間的對話,揭開了她心底連她也不懂的秘密。好像她一直把父親美化:

“.......你的爸爸對金錢和地位不負責任,做了不適當甚至不道德的活動傷害妻子,跟壞人混在一起,連累家庭名聲受影響,財富受影響,要祖父打救他,你卻將他理想化成這樣無得彈、十分有型、傾心仰慕的人......而當你將父親理想化,你根本不能看到問題的存在,你的潛意識會將這些問題内在化,當你内在化了父親的問題,父親犯的錯將由你來承擔懲罰——潛意識是這樣運作的。他的成功不是自己賺回來的,他濫用了權力和地位,背叛了母親,是那麽清晰,但如果你美化他和保護他,在你心目中他永遠是這個不可思議、魅力驚人的父親,你就把他的問題變成是你自己的。”

這一段對話給我的衝擊是,我,也不是會不察覺地理想化,身邊親密的人麽?因爲問題被掩飾和合理化,便能看起來一切安好。某种程度上,也揭示了,自己面對現實的怯弱。我明白人不可能完全堅強,但我還是希望了解我的脆弱多一點。

+++++

Winifred很詳細寫到了,她和前夫的離婚,情緒不穩定,又不停搬遷,如何影響了兒子:

“........因爲童年環境的波動和戲劇性的父母關係,令他一早學懂將感情的波濤壓下去,永遠是父母的開心果,活潑樂天的兒子,而不知道將自己的不安憤怒鎖在什麽地方,這是潛意識一切以安全感為大前提的必然,代價是犧牲情感上對自己的忠誠。”

我想,不只是小朋友吧,大人也不是一樣?很多時候,因爲覺得“不安全”,便會犧牲在情感上對自己忠誠。

+++++

《號外》創辦人陳冠中說,這是一本極之善良的書。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人家用“善良”來形容一本書。可是看完以後,我覺得,這是最貼切的形容詞。


10.3.11

或許可以這樣解釋

“......很多時候當人得不到愛,他們就去尋找次等的物質、名利或成功。”摘自《天空之鏡》。

這句話有一定的道理雖然我不全然贊同。但我想起另一件事。

好像朋友說的, 女人總是以為自己要的就是有錢的男人,總以為自己能做章子怡,總以為自己能夠只是看條件,不看感情。嘴巴講得響亮,可是,一旦遇到一個男人,如果對她很好,要男人花很多錢在自己身上,反而會不好意思,反而會推辭,反而會愧疚。

我想,這是因爲女人天生催產素就比男人高很多,所以是重感受感情的動物,這是基因需求。所以,如果在愛裏得到很大的滿足,對於所謂“次等”的物質、財富的要求就會降低,會不好意思男人在自己身上花太多錢。反之,如果在男人身上得不到愛的滿足,會希望他在物質上有所表現,那麽便能平衡自己。

那他對妳很好啊

重看《劍雨》,仍舊喜歡劇本中,那言語之外的情味,那一份細緻含蓄的雋永。天荒地老的一噘回響,也不過是:那他對你很好啊。

事IV

感性的事

朋友說:“人,是複雜的。人的理性只能給你知道:甚麽是“應該”、“理論上”、“想當然耳”是快樂的。但,只有感性給你的那個快樂,你才有徹骨的感受。”

重點:只有感性給你的那個快樂,你才有徹骨的感受。

太中了。這也解釋了,爲什麽我愛過/愛著的人,都是感性的人。因爲,領略過感性的那種共鳴,生命從此有了深入的導管,層次不再表面,連快樂也是徹骨的。



9.3.11

事III

自卑的事

當我寫說,自己重開了blog,沒有公告天下,只是通知了之前有來“告別”的朋友,其他的,因爲不懂別人是否在意,所以不敢主動打擾而作罷。這樣的心情,好友J先生說他也常常有,可是他不歸類為自卑,他覺得是謙卑。真是一體兩面啊,從這件事我又學會了一些些。他對自己是十分寬容的,我則對自己慣性苛刻要求高,以致看待事情的角度也不一樣。

但我知道心裏有個角落,是覺得自己卑微的。譬如,人家寫的東西,我看不明白而旁人個個都看起來講得頭頭是道,我又忍不住自卑起來,是不是我太笨?今天看著一道數學題束手無策:size of box- 42cmX34cmX27cm,當下忍不住要笑起自己來。

我的自審和J先生的自容,應該撈勻一下,那應該就很平衡了。

暴力的事

很多朋友都不知道的,我想,不會有人亂亂掀開傷口給別人看的吧?

有一天我明白了,努力地尋找心靈的出口、在心理上靈性上提升自己,因爲有些創痛太苦了,我必須自救。有很多很多的努力,也不過是因爲,我不想放棄自己。

只是有些恐懼還是要克服的,譬如有人粗暴的言語,會令我不由自主地全身顫抖。我怕的,被攻擊的感覺,太痛苦。

只是有一天,一起長大的好朋友,她是少數親眼目睹過的證人,無意講起小學時她看過的一幕,我當下並不悲憤,只是感覺無比羞辱。而我記得,這恥辱感,是當年有的,在衆目睽睽下被追打,直到大人出手調停。我甚至不記得自己有沒有哭了,卻記得這恥辱感。

餓嗎家姐?

餓媽家姐

以前我以為世界上最刺激的事是在日本坐的士去一個不知有多遠的地方,讓咪錶跳!

直到我認識了「餓媽家姐」才知不是!

是,是我改的,本來人家叫 Omakase,即是走進日本料理店不點菜,任廚師發辦決定你今天吃甚麼。

嘩,真是,世界上還有比這更刺激的事嗎?尤其是當你坐在銀座某間看起來已很名貴的小店,那些碗碗碟碟全部有名堂叫 XX燒 YY燒一邊吃一邊有和服嬸嬸講解給你聽時,而你吃到第四道菜才有人告訴你這是香港某出名大使的超級富豪的「飛佛」壽司店,你便會開始想想剛才他們給你吃過甚麼……唔,第一味是塞滿蟹肉和蟹膏的唔知咩蟹;第二味是兩片鮑魚;第三味是一篤好黃的海膽;而剛剛端在你面前的是熱辣辣油香四溢的燒吞拿唔知邊一度,越諗越大鑊……正在這一刻你才啱啱醒起今日日圓兌港元係兌差不多 10,如果碌卡的話……你試過一個人一餐食一皮嘢未?你試過留低洗日本碟未?

仲餓嗎?家姐?

這個世界還有比這更刺激的事嗎?

摘錄自黃偉文專欄《愛在十算得日子》

+++++

我想說,我人生第一次,Wyman口中一個人一萬塊吃一頓的“餓嗎家姐”即將來臨,而且......是世界級日本名廚的手藝!

原來,世上有種期待,叫做餓嗎?家姐!

事II

眼淚的事

回來就午夜了。

一日來回台北,像是出了中環SEVVA喝杯咖啡那樣合情合理。也許是累了,也許是太多觸動,也許是承受已久的孤寂有了著陸點,也許是激動,也許是開心,也許是......在回港的班機上,眼淚掉個不停。(上一次在飛機上哭是什麽時候了呢?)

即使内心寂然,卻也不曾“孤單”過。總知道,在冥冥的廣大宇宙中,有人明白,有人懂,有人愛惜。因感到有這樣的力量包裹著自己,承托著自己。感到被愛著,珍惜著。所以才能走到了今天。

在台北街頭走著,想著。

會議與機場之間有個空檔,就把從前走過的路,再細細走了一遍,默默把人與事的撲克牌抽出,望一眼,如同放生,在回憶之河裡放掉,任其流散,飄遠。

“讓我陪你走一段啊”,我跟誰說過,忽然明白,其實我也想有人跟我這麽說,在無數個孤獨的日子,默默寫著自己要寫的。

8.3.11

錢的事

一旦下了訂單,公司便會匯款給香港的縂公司,半年下來多次的交易以後,發現了蹊蹺。

跨國匯款,雙方的銀行都會收取特定數額的手續費。我們的協定是各自承擔自方銀行的手續費。可是,每一次的匯款,扣除了雙方銀行收取的手續費以後,還有一個數目的錢是“不翼而飛”的。比方説,我匯出一萬港幣,我方銀行收取RM30的手續費,對方的銀行收取HKD50的手續費,餘下應該是HKD9900左右。然而,每一次,都會在這個數目上,不見一個一兩百塊,視款項數目大小而定。也不是匯率的問題,因爲公司有港幣戶口,是爲了避免每一次交易兌換的折損。

這是一個耐人尋味的損失,我們已向各自的銀行追查真相。我發揮豐富的想象力,跨國匯款涉及不同的程序機制,中間有不法集團安插内應,配合電腦專家篡改資料和細節,從這些匯款中偷龍轉鳳牟取暴利.....哇,一個高科技金融犯罪的故事出來了。

我的事

自我認識是個漫長的過程,千真萬確。

好像,以前知道自己怕窮,但不懂爲何自己怕窮。是要逐漸發掘自己多一些,才看到裏面的因果。

好像,以前不喜歡學識不好的人,其實我是嫌棄學識不夠好的自己。不喜歡人家的某种特質,很多時候,也是在抗拒著面對,自己潛藏的幽暗/不安/缺陷。

靈魂要經歷多少的浪洶雨翻,才能被一再拭亮,不被試驗打倒,不被假我欺瞞?

自我認識,除了漫長,同時是個有喜有悲的過程。有時候我也不禁問問自己,小小的心靈,可以承載和面對的,又有多少呢?答案在不斷變動中。唯一能肯定的是,接受自己越多,能釋放的愛也越多,人生的體悟隨之不斷更新,是爲著那樣豐富的内在成長,驅使我去學習、去把路走下去的吧!

7.3.11

給阿Len

Len,

阿管寫酒評了。我八卦,覺得你會有興趣讀:

http://hisoing.com/life-37_degrees_C.html?bid=710

他寫酒的文章,跟平時的文字,一樣有著真性情的精彩。我很喜歡。


心中之鏡/不懂哪來的自卑

讀Winifred的《天空之鏡》實在有太多震懾的感悟,然而,那些感悟是因爲她寫得好嗎?當然不是。而是,有人可以把自己類似的經歷、領悟過的,化成有力量的文字呈現。好像Winifred寫的:“經歷是唯一的真實,而不是看的聽的學的,沒有經歷過的都不屬於自己”,我對某些人的文字有感應,往往不是因爲對方的文采,而是一種經歷與思想上的共感。

明報如此介紹Winifred的書:

“黎堅惠的專欄近年由時裝潮流的前緣轉型到精神上的追求﹕spirituality、astrology、numerology等玄奧思想,原來她在人生路上亦經歷一個又一個的大試煉。她的新書《天空之鏡》,寫秘魯和玻利維亞之行,內裏卻不是異國風情,而是她最坦率的自述。為了繼續上路,她在各種儀式中得到能量,鑽進自己的童年、婚姻傷痛及至患癌的經驗裏,面對和放下,默照和領悟生命中最重要的,究竟是什麼。”

一言以蔽之,這是一本面對生命、面對傷痛、面對自己的書,結合Winifred的個人品味&風格,整本書無論在文字或美術上的呈現,均是一流中的一流,當作藝術品來收藏亦可。我自年少便開始讀Winifred創辦+主編的雜誌《Amoeba》,到現在購買她個人作品《時裝時刻》和《天空之鏡》,只能說Winifred出品的作品,從未讓她的讀者失望。以《Amoeba》作爲發育期精神營養的,何止只有我一人?這些年來結識能分外投契的好友:J先生、季節、小鯨、安東尼......原來大家都“不約而同”讀《Amoeba》長大,也因爲《Amoeba》,所以喜歡John Ho。

幾年前出席Winifred在書展的講座,現場除了香港讀者,還來了台北、北京、廣州、上海.....等地方,與我年紀相若的讀者。原來,他們也是讀《Amoeba》長大的。而我,就堂皇地當了馬來西亞代表,嘻嘻。文化評論家說,《Amoeba》影響了我們那一代喜歡藝術文化潮流的年輕人,是真的。其實,她的年紀也沒有比我大很多,頂多十年吧!卻一直勇敢地追逐和實踐,做了那麽那麽多的事情。

Winifred寫時尚非常精辟獨到,寫精神追求也同樣擲地有聲。最重要的是,她寫得很坦誠,我是可以接收到她文字穿透的能量。

人的一生,有很多事情都是重大的課題,處理創痛是其一。即便沒有創痛那麽“嚴重”,心理隱疾其實也夠多的——就好像,我重開了blog,沒有迫不及待地公告天下,只是通知了之前來表達過不捨之情的朋友,至於其他沒說過什麽的,我會覺得也許我的blog對他們來説沒什麽大不了,自己也就不好意思主動打擾。直到陸續收到誰誰誰的訊息,知道自己被惦挂了,才怯怯地email了一個連接過去:我重開了blog.......都不懂這樣的自卑是哪裏來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