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11

我所愛的黎堅惠


“......由白襯衫背心校服開始,就是如何在外在誘惑和忠於自己之間作出取捨,人長大以後發現不是取捨,而是平衡。”

“.....那麽是物質VS靈魂嗎?這些年來我也以爲這些東西是對立的,起碼在我的世界它們是如此地分裂,因爲在我的層次只能看到它們分裂的存在,沒能看到它們同屬一脈的部分,於是就認爲物質和靈魂是對立的。今日我拿著筆,明白到世界沒有對立面,虛榮是我,勤奮好學也是我,靈魂靠物質盛載,高和低是相對的而不是對立。當你認爲事情是對立的時候,是因爲你只能看到一個有限的畫面,於是要將它定性為好或壞,高或低。自我認識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局部的畫面並沒有問題,重要的是知道畫面有限,而我們可知而未知的無限。

“......儘管只是幻象,但幻象是必須的,它帶出我們的可能性,當可能性變成真實,幻象的任務便完成了,但我們的經歷卻是真實的。在數十年的人生中,漸漸明白凡事都是講究平衡,從前我會很自豪地,不花別人一分錢、不要別人幫助、一切靠自己,一來是傲慢和偏見,二來也是害怕失去自由,然後失去自己。這些決絕的背後,有多少的咬緊牙根,多少的握緊拳頭,真是跟自己過不去,再年長一點才懂得人生不是鬥爭,而是遊戲一場。能夠自給自足固然好,但如果有人願意幫你,給你,爲何不能張開雙手欣然接受?怕習慣了囘不了頭?上善若水。面子越是重要,内裏越是脆弱,如果内裏實在,才不管表面如何,因爲那是給人看的,得閒至搞。”

“我不會是第一個,或最後一個告訴你,spirituality跟宗教毫無關係的人。很多宗教狂熱分子一點也不spiritual,他們只是對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絕對權力有興趣。”

“歸園田居脾氣自然好,因為生活簡單;都市生活卻是混亂蕪雜的,也就是精神進化向高難度挑戰,如果能在高壓的都市生活中活出平衡與大我,境界又跟脫離凡俗隱居深山不可同日而語。”

———摘自黎堅惠新書〈天空之鏡〉。

++++++

我不懂你讀到這些文字有何感覺,這只是開頭的第二和三頁,我就好像被人打通了任督二脈,靈光一現再現。

這麽多年來,依然對Winifred鍥而不捨,不是因爲她是我年少時的偶像,而是因爲,來到這個年紀,你已經outgrow了許多曾經喜歡過的作家,很難遇到,喜歡了很久的作家,他/她也在不斷提升和進化,陪著你長大以後,再引領你心靈上的成長,一直 走在你前頭,帶你進入新的思域,讓你看到的世界畫面,一再擴大。

如果你也質疑過,物質追求和靈性修行似是相違背的,〈天空之鏡〉會幫你打破成見。

4.3.11

疏離的開始

友人貼在fb上的:

“如果你有一天,心裡有話、有意見、有想法、有感受,卻不敢或者不想對另一半或者父母或者兄弟姐妹說,而在當事人心中只是想著:『唉,算了,算了,說了也是白說,我看,還是不說算了。」在這個時候,已經是一種疏離的開始了!”

千真萬確。不止是另一半、父母或者兄弟姐妹,朋友之間的疏離,也是如此開始。當然,疏離久了,會成爲一種相安無事的相處模式,如果沒有被衝突引爆積壓。

Double Bay

悉尼有個豪宅區叫Double Bay,友人A常戲謔:“Double Bay, the price is double.” 成了我記住這地方的心錨。最後一次到悉尼,在那裏吃過一頓自選海鮮配料的日式炒麵,還去吃了雪糕。味道不記得了,那時候對吃也沒有現在細緻感受的功力。現在還會不時想起過去的細碎,但心情沒有異樣,就只是想起,感覺不會隨之有任何起伏。這些年來要想起你一點也不難,當年跟你有過一段戀情的當紅女星,依然當紅,依然是一線時尚雜誌封面的寵兒,每每在雜誌攤看到她的臉孔,便自然想起你。你總是喜歡有事業心的女人,雖然以前,我的事業心不若現在明顯。事隔多年,我們終于可以平靜理清一些懸念和誤解,訴説一些想念,以及坦然面對自己的多情。我們都是多情的人。想著這些年來經歷過的錐心之痛、成長、解脫......會微笑的,但笑裏沒有多大的歡愉。儘管縂有悲哀之意,但我不能否認這一切的珍貴。Double Bay,今天走過地鐵站的便利店,看到她的封面,便又這樣想起了你,和我們。

3.3.11

小兔之歌


我一向不好自傳,但因爲他是我迷戀十幾年的偶像坂本龍一Ryuichi Sakamoto,所以我買了。

幸好有買。開卷的第一篇《小兔之歌》,已叫我激動得想站起來拍手。

這位譽滿東西方的音樂大師,第一次作詞作曲是什麽時候?是他幼稚園的時候。是因爲父母送他去向什麽名師學習而開竅成爲音樂神童嗎?

不過是因爲一只兔子。

讀幼稚園的時候,暑假時,每個同學都要輪流照顧班上飼養的兔子一個星期。這個星期是某某照顧,下個禮拜就輪到坂本,用這樣的方式分配。家裏來了一只動物,是一件大事,坂本龍一說,他記得每天都努力地找菜葉餵養兔子。

開學的時候,老師問班上的學生:“照顧動物好不好玩啊?請大家把那個時候的感覺變成一首歌。”也就是說,老師要他們創作一首歌曲。不管是歌詞,還是旋律,都得自己一手包辦。坂本龍一說自己先寫歌詞,歌詞最普通不過了,類似兔子有雙紅眼睛之類的句子,然後配上自己想到的旋律。坂本龍一猜自己當時應該有請母親幫忙寫樂譜,然後便交給老師。老師後來有把每個學生創作的歌曲請他們自己錄唱成薄膜唱片,只不過現在已經遺失了。

“這是帶給我強烈衝擊的一次體驗。飼養小白兔固然給我留下深刻印象,但這件事寫成歌曲,衝擊更是強烈。那時候,我想自己大概是品嘗到喜悅的滋味,又有些難爲情,也覺得獲得了與衆不同、專屬自己的一些東西。”

+++++

我想為這樣鼓勵表達感受的教育方式鼓掌。好感慨,從小學的音樂美術甚至寫作,沒人一早就來告訴我,那是爲了表達自己而做的。誰知道呢?也許正是這樣的一首小兔之歌,啓蒙了這位當代音樂大師。

我最最喜歡的坂本龍一創作+演奏《Merry Christmas Mr.Lawrence》。這樣叫人揪心淚滴的動人樂章,原來它的起步,也不過是一首寫得很笨拙的“小兔之歌”。

故事

他一直不懂自己的寂寞,也不懂自己在壓抑,直到遇到了她。但是,他既被吸引,又害怕面對自己太深。他的心理狀態,複雜、軟弱、滿足、歡樂、扭曲、抽象、具體、矛盾等等炒在一鍋中。看似亂,但卻又亂中有序。疑似有前因後果,但卻又倒果為因。

+++++

“爲什麽對我那麽好?”

“也許,我想把你一直留在我的生命裏。”

+++++

有個角色一直屬意梁小姐,從未想過有比她更好的人選。沒想到,大綱寫好不久,即爆出她跟富商的戀聞,旋即先後產下三子。以她的生活條件,從未想過她會復出。真的有失落過,那個角色的靈魂是她。萬萬沒有想到,不過幾年光景,又宣告分手,各自生活。

監製導演最關心她會否復出娛樂圈,她是不可多得的早慧演員,還有無限潛能。而我仿佛看到那角色的一線希望。

可見世事如棋局局新,最意想不到的事也會發生,什麽都沒有絕對。

2.3.11

日景

今天中午和友人在中環午膳。飯後,在微涼的天氣,緩緩走過嘉咸街市、威靈頓街、擺花街......生氣勃勃的街頭特質,滿載聲音和色彩,向我展示最生動的港式生活,以及庶民風貌。隨即而來,是一種感性的隨想。我想,這是一份,對這個城市的深厚情感。

做生意

遇到一個buyer,要我贊助他在某個展銷會三天聘請促銷員的費用,我問他:你平日請促銷員多少錢?他說八十塊一天,然後反問我請人多少錢?我據實回答說一百到一百二十之間。

隔了一天,我打回去,說促銷員找到了,而且是有經驗的,懂得推銷產品。怎知這位buyer堅持不要我找的促銷員,而是要用他找的,並且說他找到的促銷員收費一百五十塊一天,因爲我的預算是一百二十,所以他會倒貼那三十塊。我心感納悶,怎會有人願意倒貼之餘,而且還要費時閒功夫去指導新人呢?用我找的人不就好了嗎,既不用貼錢,又省功夫,對銷售有幫助。怎知,他還是堅持要用自己找的人,我越想越不對勁,旁敲側擊下,揭發了,他請人不過是八十塊一天,我的預算上限是一百二十塊,他其實想要倒賺我四十塊一天,三天總共一百二十塊。

我心裏十分鄙夷,但不動聲色,找個理由推掉了跟他的合作。不老實是其一,目光短淺是其二。我想,做生意承擔這麽大的風險,所看的數字,想要賺到金額,應該是那種上十萬百萬的呀!這一百幾十塊他也要騙我,出賣信用掙得這一點“蠅頭小利”又不見得會因此發達,實在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1.3.11

兩則

是/不是

之前關掉這裡,好友馬哥和小施先後來打聽,我是不是打算把這裡的文章結集出書了?所以趕快把門關起來以免影響書的内容的可讀性/銷量。

可見一件事,各人可以按照自己内心所想的去詮釋。我是又要出書,不過不是部落文章的結集囉。

小事

在綫上遇到阿管,他劈哩叭啦地說我賣的那個東西,一直在《I am no. four》裏出現,因爲女主角是很愛攝影的,所以都有美美的相機帶襯托,叫我一定要去看看這部電影。這樣一件小事,我的心卻著實地感覺溫暖。然而,這種連自己也很難説清楚,比塵埃還微碎的感動,卻不是人人都能明白的啊。

27.2.11

照明II

當有一天,開完了幾個小時的會議,全身累得已像一灘泥,毫無骨頭的勁兒。 小車在深夜的馬路開著,一路的安靜,氣氛彌漫著恬適感。疲憊仿佛獲得沉澱,思緒焦點在刹那走神,想起這些日子來所做的,為生活織織縫縫出斑斕浮光。想起有一天赫然發現自己可以默默守護一個人,說得不多的時候,卻做的最多。原來自己學懂了愛,儘管未盡完善。自問是個巧言令色的人,要表達心意何難之有?不說才是最難的。藏不住,即使並非想要回報,也至少想要回應。連回應也能不執著了,愛其實在悄然進化,雖然對方未必會懂。

但又有什麽關係呢?他懂與不懂。There is a light that never goes out。有時候沉默是不善辭令的自卑怯懦,有時候沉默是力量的沉澱,我想我是後者(這把年紀不會搞錯自己了)。我只想靜靜照明著你的生命,關於其他的感受,就不用多說了。



照明

*生活好忙,每天都有好多新事物學習,新的環境去適應。想象一下,在別的領域,忽然回歸了幼稚園學生的身份。每個見聞都新鮮,每件事物都新奇,每個困難都是衝擊。多好,我慢慢摸索到,另一個世界的智慧。營商的世界,需要營商的智慧,又不是一貫舞文弄墨所能體悟的事情。

*Len說:“能開始做的我就開始做,我的生命會不一樣。”我很是喜歡。

*慢慢學會的事情,不僅僅是工作上的,還有許多是生活上的。走過一些路,心境有變化是自然的,難得的是更自在些。

*轉換角色,會從舊有的思考模式跳脫,啓動新的思維機制。於是,又學會了,多為別人著想。

*我希望自己可以更專注地寫作/創作,成就自己的夢想,和他人的。那些值得投入自己的人與事,其實,若能不執著/自戀於自我的努力和付出,身心會有更大的收穫——因爲,那些值得你投入的,也必能令你提升自己。

*一部電影從初步構想、資金籌備、執行人員的擬定、主要場景篩選,到進入拍攝階段,直到出品發行,其製作過程之繁瑣,非身為局外人的影迷所能體味。在電影行業,一個人的成功,是許許多多人鼎力合作的結果,而走在前綫的,風光必然無限。我相信,每個上台領獎的人,感謝幕後的工作人員,是衷心的。

*用了兩瓶新的護膚品近一個月,效果挺好,臉肌滑溜,有機會真要分享一下。只是不懂,長期使用,效果又會產生什麽變化?據悉,肌膚只要對護膚品成分適應而“免疫”以後,初期顯現的魔力便會褪色——愛情一般。

*心情黯淡的時候,你如何照亮自己?原來流淚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