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11

小記

某些創痛的湧現,會令自己寢食難安。人的一生,爲何有那麽多的磨難?又或者,我天生敏感,那些傷痛,又是加劇的了。每個人,對傷害或者美好的感受力,都是不一樣吧?會寫作的人,内在多是不凡而複雜的。

別人的安撫和諒解是很奏效的,有所得益了,便要學著多點諒解他人。

對自己而言,走到痛苦的盡頭,便(對生命)又回到了信任的最初。

為自己

關blog是爲自己,

開blog當然也是爲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