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11

休止福

有時候,有時候,我會相信一切有盡頭。

從寫blog的第一天開始,我便問過自己:世上沒有不散的筵席,我什麽時候會不寫?

答案不是刻意尋找便會找到,隨著經歷,心智的蛻變,自然會明白,所謂的世情。

也當然更明白自己。

2005年5月20號開始,我寫blog已經快六年。平均,大概每天更新一篇,算是很勤力的作者。寫blog,儼然已成爲習慣。好像蔡瀾說的,我這種有發表欲的人,網路提供了一個最方便的平台,大大滿足了發表欲和被關注的欲望。

然而,意料之外的,部落令我建立了一些難得的友誼,還有累積了一些讀者。這是意外收穫,我衷心感恩。因爲這個blog,我認識了一些人,他們教曉我的事,令我畢生受用。首推當然是Len。她教育孩子的心得,也提醒了我,要別人對自己坦白,也要懂得怎麽提供一個誠實的空間。於是,我慢慢學會了,面對別人對自己剖白感受的時候,不急於自辯,而是聆聽和感受對方的感受。真正的自信,真正強壯的自我,不會因爲認同對方而受到威脅,我終于明白。

寫blog寫到今天,我不是累了,我只是想改變舊習,建立更自律的新習慣。改變,很多時候意味著要勇敢捨棄,顛覆舊有的行爲。於是,是時候跟大家說一聲再見。這個網誌將在此篇刊出的數天後被刪除,從此消失在網海中,世界上。本想灑脫點就把網誌直接刪除算了,但我想,對於每天定時來拜訪的癡心讀者,我還是需要好好表達内心的在乎和感激,鄭重地說一聲再見,作爲對這份相遇的珍視。

其實,除了滿足了發表欲和被關注的欲望,部落在某個程度上也處理了我人性中的寂寞,甚至,我有一點點留戀它了。以前,我會想象不到我不寫blog的日子,因爲,也意味著寂寞無處可逃。但今天可以了,有了力量,便自自然然放得下。

近年來,常常收到讀者的來信,訴説内心鬱結,又或者說我尖銳的文字如何狠狠罵醒了他/她們。我感謝這些難得的信任。我的文字絕對不是平易近人的類型,也沒有博愛的胸襟,更多時候讀者細説他們的感情問題,我會直接了當回答:“你要作賤自己,沒有人幫得到你。”難得依然有人那麽信任和喜歡我,愛護我。我覺得大家心臟真強,了不起。

如果我的文字曾經不小心傷害了你,對不起,請你原諒我。記住我的好,來原諒我不好的時候,好嗎?

我不敢說日後會不會姣婆守唔到寡而開新blog再寫,畢竟人的想法會改變的。我美好的遐想是,也許有一天,我可以站在一個頒獎台上,大聲跟大家說:我寫返blog啦!你地快D來XXXX.com搵我啦!!!哈哈哈。

上一篇問你們會祝福我嗎?算是個伏筆。謝謝大家留下的祝福,我也祝福大家,一切如意順遂,未來的日子有更多的成長和收穫。我想,讓我們都帶著祝福好好生活吧,這會是完美的休止福。

最後,摘錄我喜歡的作家素黑一段話送給大家:

“每個人的說話和文字都不過是某個語境限制下的紀錄,不可能全面。相對性、矛盾性、被無限詮釋等都是語言及思想的本質。別單從文字去瞭解一個人,別執著別人寫過說過什麼。從閱讀過程產生的心理反應瞭解和看清自己多一點,才是閱讀的深層得著。”

是的,別人寫什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從閲讀過程產生的心理反應進行反思,了解和看清自己多一點。這一點,我常常練習,得益深廣。

再見了大家,再見。

30.1.11

即將啓程前往的中國城市又比香港氣溫低幾度,那是我除了台北、香港和吉隆坡外,第一次度過除夕的地方。在那裏也許會看到有狗肉鍋,天氣那麽冷。接下來的生活都是爲著工作在不同城市的川行,時刻需要隨機應變的狀況和變化,促令自己不停成熟和蛻變。長大是,不會在心情不快的時候,一擲千金購物。試過最瘋狂的,看中一件衣服,每個顔色都包下來。但錢去錢也來,是以我對用錢很隨意。長大是,面對自己做錯的、造成的傷害,不再逃避或是想辦法合理化,而是勇敢承擔。生活是諸多瘢痕以後,依然無法雕鐸出無懈可擊的堅強,而脆弱令自己保留某個程度的柔軟度。開服裝店的小友在面書的私人留言說我從文壇殺入商界頭頭是道實在太能幹了,那麽長的對話我只記得了這句,可見我多麽喜歡讚美。朋友說要學著說愛自己的話,哇,要怎麽說,這可是考倒了我。我會說讚自己的話,這個算嗎?這一年有許多重大的事要實行,隱隱知道這會是人生新的里程碑,需要很多很多的祝福,你會祝福我嗎?好,我先祝福自己。

一些孤獨

想起一些孤獨。也許有的事,一開始是沒有受到祝福的,被孤立著完成對自己期許的成就,所以時間過去了,孤獨還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