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11

當亂倫創傷遇上精神分析──原初幻想或建構的真實?


講者

彭仁郁

台灣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助研究員,台灣新竹人。2006年12月取得法國巴黎狄德羅大學心理病理學暨精神分析學博士。2008年獲法國「研究世界」博士論文獎,並於次年3月改寫成書出版《亂倫試煉》(À l’épreuve de l’inceste, PUF)。2008年起於輔仁大學心理學研究所開設精神分析講座。2009年8月進入台灣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任助研究員。主要譯著有《恐怖的力量》(Pouvoirs de l’horreur, Julia Kristeva)、《黑色吶喊:法農肖像》(Frantz Fanono: Portrait, Alice Cherki)等。


日期

2011年1月26日 (星期三)
時間

7:30p.m. – 9:30p.m.


地點

灣仔溫莎公爵社會服務大廈202室


講座內容

在精神分析後設心理學中,亂倫主題被放置在幼兒性慾與伊底帕斯情結的脈絡裡。以暴力形式出現的亂倫真實,似乎溢出傳統精神分析的範疇。理論的固著,經常使亂倫性侵受害者的證言被視為伊底帕斯幻想的湧現。我們不得不質疑,精神分析師的聆聽是否只能對分析者的潛意識慾望開放?分析中的真實建構能否為心理創傷提供療癒的可能?

六、七零年代的性/別解放運動,間接造成性侵議題被淹沒在性慾解放的漫天聲浪中。社會建構論者倡議的解放論述,竟弔詭地被挪用為壓迫受害者主體自由的凶器!當代精神分析念茲在茲的主體慾望,無法再避開主體追尋自由的文化社會條件的問題。

此次演講,講者希望藉由亂倫暴力「受害者」的經驗與精神分析理論/實踐的對話,試圖尋找重新看待真實心理創傷的角度,釐清當代精神分析中主體慾望與自由的深層意涵。

主持

陳寧(塵翎)

作家、傳媒人、文化評論人

查詢網址 : http://www.cuhk.edu.hk/gender/publiclecture.htm
電郵 : genderstudiesPLS@cuhk.edu.hk
電話 : (852) 2696-1026
傳真 : (852) 2603-7223

+++++

我對亂倫課題深感興趣,有故事藍本也以這個為方向。這個講座當然是不會錯過了。

爸爸/單車

友人的部落格寫爸爸寫了幾天,講起爸爸,我就會想起Eason的歌《單車》。唉,Wyman的歌詞.....怎可以每一次都寫到靈魂深處去?寫情歌,歌詞要寫得好不難,寫親情,要寫得好、不落俗套,難度比天高。要多了解自己,又要對人世的經歷有多剔透,才能寫出這些有血有肉的字句?

“不說一句的愛有多好?只有一次記得實在接觸到...
騎著單車的我倆 懷緊貼背的擁抱"

"多疼惜我卻不便讓我知道
懷念單車給你我 唯一有過的擁抱"

"難離難捨想抱緊些 茫茫人生好像荒野
如孩兒能伏於爸爸的肩膊 誰要下車"

"任世間再冷酷 想起這單車還有幸福可惜

任世間怨我壞 可知我只得你承受我的狂或野 "

歷歷在目的畫面。十年了這首歌。我還記得是誰叫我聼這首歌的。

Eason多個演唱版本,覺得這個最有feel。也許那時候陳父身陷囹圄吧.......犯罪的爸爸,在孩子心目中,還是好爸爸。

肢解我

做我的朋友,心臟要強;做我的伴侶,心臟要更強,因爲別的女人問伴侶的問題,是:“你愛我嗎?”、“你有幾愛我?”、“你有沒有想過我們的將來?”而我的問題是:“如果我們殉情,要怎樣死?”、“你殺死我好嗎?”、“你殺死我之後,會不會肢解我?”然後,又在肢解的環節上糾纏不休,有九大變態問題:

(一)你會不會把我的腸子掏出來沖走?
(二)你會怎樣處理我的内臟?
(三)我的手腳要丟去哪裏?
(四)我的頭你會怎樣處理?
(五)牙齒可以鑑定身份,你會怎樣毀滅我的牙齒?
(六)你會不會把我煮來吃?
(七)你會不會放血?
(八)你肢解前會不會奸屍?(!)
(九)你會不會對著我的屍體打飛機?(!)

哈哈,如果我三日沒上網又找不到我,你們會不會報警?

角色/逆向思考

跟親愛的友人討論劇本,其中一點是:“一個人心底深處的自卑,會不會令他抗拒親密關係?雖然他也想得到愛。”

後來吃午飯時,又搬出來跟Eric討論,他說:“有的自卑會令人更加渴望,有的自卑會令人去抗拒,看你要寫哪一種,即使是自卑,也會演變出不同的行爲,還要看看他其他的個性、發生的事情,來配合這個塑造。”

然後,重點來了,他說:“自卑不一定就是負面的,不用stereotype。好像,你可以寫這個人因爲自卑,所以對人的反應比較敏感,所以更細心和體貼,反而是這份細心體貼令他變得額外討人喜歡。”

是啊,每當塑造一個角色,也很容易墮入stereotype的框架,很少逆向思考。

能量時代

這個年代充滿能量的説法,友人在fb上寫的,令我對能量有新看法:

“根據一些印度教的修行人,自己煮給自己吃的能量,有別於在外面吃。他們認為在外面吃的食物有兩重的精神污染:第一重是農夫賣給中介商時,你詐我騙、吵架、心有不甘等等的精神污染。第二重是中介商賣給餐廳後,餐廳的廚師在做菜時的精神污染。(可能還會有第三重的污染:侍應把食物端出來,他對老闆或客戶的不滿)

所以,他們主張修行人最好是自己煮,減掉一兩重的精神污染。”

++++

其實,能量無色無臭無味,毫無衡量標準,只能感受之。然而,把能量兩字挂在口邊的年代,好像人人都是專家。當然,我也相信能量的。

我每天都感覺充實愉悅,對未來滿懷期待,即使有挫折疲累,也很快復原——這樣,算是一種“能量”嗎?

21.1.11

I look good on paper

好友J的部落格名為“I look good on paper”,下面的小標是:People tell me I'm good, Sometimes I think I'm just good on paper.

一直都很喜歡這麽堂而皇之的利落自嘲,背後那份強大的自信。

有時候我調侃他,說他空有其表,他就露出招牌男性嫵媚笑容,說:I look good on paper。結果大家笑成一團。

是啊,sometimes I think I'm just good on paper。文字是一部分,甚至只是一小部分的我。懂得把玩文字的人如我,自然也懂得如何以文字自我包裝和自我美化,好讓大家喜歡我。一種享受被喜愛被欣賞的虛榮,會令我自覺或不自覺地僞裝。如果喜歡我的文字,加上認識我的人,會完整很多。真實的相處,會看到我的臭檔、炆憎、bitchy、刻薄、任性、勢利.......這一些,都不是文字能見識的真面目了!

文字讓你我活在比較美好的世界,那是我們對美好真摯世界憧憬的投射。所以,以前交筆友,現在交網友,單凴文字交流不見面不相處的情感模式,長做長有,人性需要。

Sometimes I think I'm just good on paper....嘿嘿。

模棱兩可/斬釘截鐵

跟友人談起一些議題,
他是個容許模棱兩可的人,
我則傾向于斬釘截鐵的類型。

後來想想,
以前自己也是個無可無不可的人,
是後來的慢慢改變,
跟生活常常需要做很多決定有關。
每一個決定,
都跟打後的成敗得失息息相關,
容不下模棱兩可。

譬如,
股票是什麽時機要入市,什麽時候要放手?
版權要賣斷不賣斷?
生意買賣要怎麽部署?
其中牽涉的是很實際的長遠利益考量,
利弊的取捨,
先輸後贏?先贏後輸?
好像玩一場又一場需要精密思維的博弈遊戲,
又要不停跟自己的心理障礙周旋搏鬥。

於是,
就越來越手起刀落,
想問題直達核心,
找實際的出路。
因沒沒有一樣事情是可以不停在想法上盤旋糾纏而不行動的。
像肥佬黎說的,人不是活在概念的世界而是實實在在的世界。
工作上生活上需要很多實踐而非概念,
於是,
培養出一種斬釘截鐵。
人的行爲模式,是受長期的生活環境、工作性質所需而推動形成的,
可見一斑。

20.1.11

書店職員/謀殺肢解案/曹操

一個禮拜逛兩三次書店的我,一般沒有特定的書想買,都是習慣性的閒逛,看中了就買。有時候在逛著的同時,想起要找的書,也很少開口向職員詢問,喜歡自己慢慢看慢慢找,享受一種尋寳的樂趣。往往,也會在尋找的過程,發現另一些好書而買下,這就是驚喜了。因爲有尋寳之感,又能得到小驚喜,所以,一直以來都喜歡自己找書。

有一次,路經灣仔的天地圖書,及時想起當時想買的一本經濟學的書《史密斯先生說了些什麽》,因爲趕時間,一走進書店便向職員查詢。其實沒什麽信心他會懂,又不是什麽暢銷書。沒想到那位白髮伯伯,聼我講了書名,還沒說到作者,便帶著我走向那經濟學叢書的部分,從其中一個書架的最底層,精確無誤地把書抽了出來。我馬上肅然起敬。這是一位愛書的書店職員。

+++++

又看Crime & Investigation頻道,這次的特輯是講述新加坡轟動一時的謀殺肢解案,一位中國女孩跟她的已婚上司發生戀情,最後慘遭他謀殺和分屍。我記得這宗案件,曾經佔據了報紙長時間大篇幅的報導。

負責此案的法醫受訪中說的一句,正正是我心中所想:一個人可以如此傷害跟自己關係親密的人,他到底想的是什麽?他是如何下的手?

犯罪的人,動機是不是大到可以容不下理智?

+++++

跟友人阿管在面書上談起曹操,原來他也喜歡曹操。三國裏頭,我最喜歡的人物便是曹操。

友人如此形容:“我喜歡曹操的狂傲卻自覺,不拘泥世俗禮教,不怕被罵是衰人,衰左又識的認衰,毫不花時間懊悔搥胸,EQ很高,電視劇角色塑造得又相當討好。反正,我喜歡爽快一點的人,反觀那三兄弟婆婆媽媽,煩死人。”

沒錯,就是成就大事業的人,那種氣魄、自信和爽快,同時具備過人的智慧和洞悉力。

摘錄

“.......要懂得壓縮自我便要困難得多了。可以這樣做的人要有聽取別人的意見和批評的胸襟;甚至對他的誹謗亦要容忍,他更會自我反省、檢討過失,從錯誤中吸取教訓,為自己創造進步的機會。能夠這樣做的人都一定有莫大的自信心。

自信心愈強的人,他的自我便愈小。壓縮了自我,也就相對地擴大了做人做事的空間,這樣的人便好比藏身在細小而堅硬的外殼裡,毋須在狂風暴雨中冒着樹大招風的危險強自出頭,而靜觀其變,放眼廣闊無垠的天地。曉得壓縮自我的人不會為拍馬屁的人所蒙蔽,也不會墮入激將法的挑釁陷阱。他會舒舒服服在堅殼裡把握時機、選擇適合自己的目標和機會。他不會為情緒或幻覺所影響,而以冷靜、理智的頭腦做人做事。”(黎智英)

19.1.11

吃的小篇


下午去買了一堆材料回家弄了餡料包餃子。不要以爲我很有空所以費勁地耗時閒,恰恰相反,忙碌和壓力大,會令我想借烹飪的專注轉移注意力,放鬆一下。自己包餃子我喜歡下芫荽,這是坊間吃不到的口味。坊間吃得到的,我最喜歡高麗菜豬肉,臺式的。也説不上是不是有什麽情意結在裏頭。

我好想弄一個魚湯,但又懶。之前季節在香港時,我請友人來家裏吃飯,做過一個魚湯。買鰂魚,煎香了,放進煲魚湯用的布袋,跟豬骨、蓮藕、紅蘿蔔、無花果、蜜棗等等,一起煲四個小時左右。蔡瀾常說,“鮮”這個字,是“魚”+“羊”組成,很多湯水,只要陸地和海里的動物各取一種一起去熬煮,滋味必美。我這湯有鰂魚做底,佐以豬骨,加上味道清甜的食材,你說味道怎能不好?而且不濁。也無需用什麽名貴食材。平實的材料,做到最好的味道,要有sense,去一趟大班樓你就知道了。鰂魚本來就肉質鮮甜,但實在太多刺,直接做菜的話,得要吃魚的高手才行。我是個常啃魚骨的人,還是買來煮湯吧!

我做菜有天分,也有一種自信。好像紅酒燴牛肉這道菜,從未做過,那天平安夜要做,上網隨便找了個食譜看一看,依自己的心意變通,也沒有抄下材料和步驟,就出門買材料去,回家就動手了。凴經驗也凴直覺,把菜做出來,也算有板有眼。所有材料、調味料的分量,都是按照直覺去下的。我好怕一板一眼的食譜:半茶匙鹽、一茶匙糖......是以我覺得自己無法做甜品,甜品的分量、火候和時間拿捏要很嚴謹,否則差之毫釐,謬以千里。所有甜品大師都是科學家和藝術家的混合體。我只有散漫和隨性,喜歡打天才波,難以成大器。

明天早餐吃什麽?明早做鰖魚三文治,今天買了北海道十勝牛油。說起牛油,優質的,的確是完全不一樣。最好吃的,當然是法國頂級手造牛油Bordier。在Caprice用餐,每一次都會因爲這牛油,不小心多吃了麵包,前菜還沒上,就已經半飽。

18.1.11

流水帳

從Elements走到柯士甸站, 需取道步程約5分鐘的行人天橋。冷空氣中,被斜照灑在身上的冬日陽光熏得一身舒暢。真的要夠冷,才顯出這陽光的愜意。它讓冬天冷得溫暖。

中午是跟女友約在Elements吃飯,飯後到Chez Shibata甜品專門店吃甜點。Chez Shibata在日本是著名的“貴族糕餅店”,有不少遊客到日本旅遊也會轉程去朝聖。日本以外,Chez Shibata選擇在上海和香港插旗。生活在香港快五年,覺得最快樂的事,是時常有機會吃到不同國家的頂尖美食。

Chez Shibata的甜品造型精致誘人,口味有獨家賣點,水準亦高超,有時閒會在City-licious那邊寫一寫吧。

離開Elements時,到尖沙咀會K.L來的友人。

他。給。了。我。三。大。罐。的。大。馬。年。貨。

我想,一個人拎著這些大大罐的“易碎物”上飛機,不麻煩麽?事實上,有一罐的kuih kapit( 馬來椰奶雞蛋卷)已碎了一半,但其它兩罐則是完好無缺。含肉絲的kuih kapit超好吃,又脆又香,鹹甜兼具,味道豐富,嗯嗯......

我感謝友人待我好,不嫌煩地給我捎來了這些家鄉美食。去年,他已經給我帶過一大鐵罐的kuih kapit,這次竟然升級,有三罐!(!!)。我都記下了。

別人待我好,我總是記得。

17.1.11

關於你愛的紅酒燴牛肉......

親愛的J先生:

你記得平安夜的晚上,我為大家做的紅酒燴牛肉嗎?人人讚好的一道菜,你尤其喜歡。

當然我也是為你做的,你是個牛魔王。人總是會偏心的,當我只能做一道菜,就做了你喜歡吃的牛肉菜式。(Season:如果我在呢?)(Eeerrrr.....)

昨天,我買齊了材料,又做了一次,紅酒燴牛肉。吸取了上次的經驗,這次我選用了牛肋條而不是牛肉塊。

昨晚做好了,但先不吃,放一夜,更入味才吃。

我問Eric,這個紅酒燴牛肉,你要跟意粉、跟白飯,還是跟麵包?他選了跟白飯。

紅酒燴牛肉,跟白飯, 聼起來是很好的配搭,對不?

他晚下班,回來的時候我已經吃過了。他一個人吃飯,喜歡在電視前邊看邊吃,我也由得他。通常,也會坐在他旁邊,陪他看電視和吃飯。

這夜.......他一邊吃著香噴噴的紅酒燴牛肉拌飯,一邊看著.......Oh My God!他看的節目,竟然是discovery channel的dirty work!!!!

而這次介紹的工作,是人用口把雄火雞的精液吸出來!!!!!!!!!!!!!!

我不能自制地,把紅酒燴牛肉的香氣,跟那個畫面串連起來!!!!!!!!!!!!

我對著Eric怪叫:天啊,我以後還怎麽做這道菜?我已經把這道菜的氣味,跟那噁心的畫面聯想在一起!我以後再也吃不下了!!!!

Eric笑個不停,急急忙忙轉台。

然而,對我來説,紅酒燴牛肉,已經等同人口吸火雞精液!!!!

對不起,親愛的J,恐怕我以後再也不能為你做這道菜了,希望你能找到所愛的人,為你鑽研出世上最美味的紅酒燴牛肉。

幸好,晚飯後的甜品,已經轉台。今夜我們吃南北杏無花果蘋果燉雪梨。請你吃一碗。

天啊!她的孩子真的是人?不是機器??

禁睇電視玩電腦  10狠招教女被轟虐兒
華裔老虎媽媽掀東西媽媽大戰


教育兒女,東西方大不同;西方講自由發展,東方講嚴加管教。美國耶魯大學法律系女教授蔡美兒( Amy Chua),最近出書(小圖)大談以狠招管教令兩名女兒科科 A的心得,包括不准看電視、不准玩電腦遊戲、不准自選課餘活動、功課成績差罵她們是「垃圾」、不練琴就放火燒她們心愛的熊公仔等。西方媽媽指她接近虐兒,是「辣媽」、「老虎媽媽」引爆一場東西方媽媽戰爭。

蔡美兒本月 8日在《華爾街日報》,撰寫題為「為何中國媽媽較優越」( Why Chinese Mothers Are Superior)的文章,介紹她的新書《老虎媽媽的戰曲》( Battle Hymn of the Tiger Mother)。她與猶太裔丈夫魯本菲( Jeb Rubenfeld)育有 18歲長女索菲婭和 14歲幼女路易莎。兩女品學兼優,蔡美兒說這都是她嚴格管教的成果。

蔡美兒指,中國媽媽把「不准」掛在嘴邊,她編列一份「十大不准規條」:看電視、玩電腦遊戲是頭號罪行。她不准女兒參加學校話劇,連埋怨也不淮。女兒須科科拿 A,每晚練琴一個半小時,否則心愛泰迪熊就會被燒,玩偶也會送捐.....

「老虎媽媽」還有更驚心動魄的戰曲:一次教幼女苦練一首獨奏樂章,她用上所有武器和戰略,「由晚飯時間一直教到深夜,不准她站起來、不准她喝水、也不准去洗手間。家裏變成戰場,我叫喊至失聲。」她自己不懂說普通話,但強迫兩名女兒學。她認為,管教嚴格,甚至女兒英文不好罵她們「垃圾」,不是損害她們自尊心,反而是激發她們上進心,因為父母對她們有期望。

美國學生成績越來越差,蔡美兒新書大受歡迎,登上亞馬遜網站暢銷書第六位。她到處宣傳時,批評西方媽媽管教寬鬆得「令亞洲父母覺得可怕」,令孩子軟弱。

她在《華爾街日報》的文章,有 25萬讀者按「喜歡」鍵,但 6,000個留言中大部份都批評她。有認同的網友留言:「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她那幾條我做過,但一條都沒能做到。」另一網友也指:「認同作者,對子女的自尊心來說,父母最大的失敗就讓他們放棄。」

育有三名兒女的女作家瓦爾德曼指,美國 15至 24歲的亞裔少女自殺率較高,可能源出家長逼得太緊;她自己准子女上網、玩遊戲,但長女依然拿到五科 A,幼女更自行克服誦讀困難症。第二代美籍華人王凱華也指蔡美兒管教法「太殘忍」,用侮辱方法逼讀書,「只會令孩子們終身聽到羞辱的聲音」。

「老虎媽媽」介紹

「老虎媽媽」蔡美兒,爸爸是菲律賓華人蔡少棠,是柏克萊加大電機系教授。她自己是哈佛法學院榮譽畢業生,在校時更是哈佛著名的《哈佛評論》主編,現是耶魯講座教授,丈夫魯本菲也是耶魯法學院教授。連同《老虎媽媽的戰曲》,她發表了三部著作。
《蘋果》資料室
東方老虎媽媽的十大不准規條

1.不准到同學或朋友家中過夜
2.不准約同學或朋友一起去玩耍
3.不准參加學校話劇活動
4.不准抱怨不獲准參加學校話劇
5.不准看電視或玩電腦遊戲
6.不准自行選擇課外活動
7.不准在任何學科拿到低於 A的成績
8.不准在體育和話劇以外的科目拿不到第一名
9.不准彈奏鋼琴或小提琴以外的樂器
10.不准不練習鋼琴和小提琴

(新聞摘自《蘋果日報》)

心結是自製的

看到友人KKY在fb上寫的,值得平日生活參考,特此摘錄:

“一日成為受害者,一旦墮入了受害者情結當中,可能一生人就以受害者的角度來看事情。特別是心中已經有受害的感覺,而思考上卻不斷告訴自己是堅強的,這更會扭曲自己的心智,因為他根本沒有面對到自己的感受,只是嘗試以另一個感受蓋在一個深層的感受之上。

冰淇淋蓋在大便上,大便還是大便。但,嘗試用心理上的『冰淇淋』蓋在心理上的『大便』,就不單純是蓋着,而是『壓抑』和『扭曲』。

就好像一個佛教徒心中有貪欲時,他思考中跟自己說『我是佛教徒,不應該有這種貪欲。』這不會讓你沒有貪欲,你只是在貪欲之上,再加罪惡感來壓抑它,最後你只會做出扭曲的貪欲行為而不自知。

問:因此應該要怎麼去丟掉這個"大便",換成甜美的冰淇淋呢?

答:其實,能夠不再製造更多的『冰淇淋壓大便』就已經不錯了,起碼從今天起,你不再增加更多心結。

很多人以為自己有面對到自己的情緒,其實他只是在情緒出現時,不斷的嘗試以自己的『解釋』來『改變』自己的情緒。你一以解釋來思考自己的情緒,你就用回你之前的種種,這種解釋必定扭曲自己。

很少人能夠在情緒一動時,斬斷過去的偏見和未來的投射,而只是純粹的去感受情緒的真相。我初步的領悟是:從佛家修行來說,若能斬斷過去未來而感受情緒,情緒其實是一種禪定。若以普通角度來說:純粹的情緒是一種精神統一的狀態。

+++++

近年來,我是越來越少壓抑自我感受,不能原諒的,便不能原諒;想要疏遠的,便疏遠。同樣的,如果是還想珍惜的,也不會爲著面子擱不下而不把話説出口。那些為著保護自己傷害別人的事,自然也少了。

明白自己能承擔的,以及不能承擔的。大部分時候,都是先跟自己對話:我爲什麽哭?我爲什麽不開心?我爲什麽生氣?我爲什麽難堪?我爲什麽特別覺得飄飄然?諸如此類。

不壓抑,心緒明澄,踏實感就非比尋常。

16.1.11

援交少女

買了一本關於香港援交少女的書,是某記者以一年時間追蹤、拍攝、採訪和記錄的社會實錄。内容深入淺出,一天便讀完了。個案中援交少女的内心獨白,是我買這本書的原因。其中,有一位女主角告白的一部分,震懾了我,那是關於嫖客的心態。

原來,援交少女只要在留言區寫下自己是爲了幫爸媽還債、等錢交學費、親人進了醫院要錢應急......之類種種的博同情謊言,會令自己生意特別好。她說:“男人很奇怪,鹹濕就鹹濕,但就是要給自己一個“正義”的解釋,令良心好過點,明知你說的是騙話,也要像救你出火坑般。只要出到博同情的伎倆,生意就會特別好。男人都會覺得自己跟你做愛是幫了你,嫖得理直氣壯一點。”

讀了不禁失笑。人,爲了逃避罪惡感、令自己自尊/良心上好過點、合理化自己(下意識認爲不當)的行爲,真是千奇百怪的藉口會想出來,匪夷所思的事情也會做出來。關於人性的可笑與荒誕,我們還能說什麽呢?

其後

喜歡一個人,一開始自然是被對方的特質/優點吸引。然而,真實的相處並非只談風月,日久的相識相處,便會看到對方個性的缺陷及幽暗面,到時又該如何自處?去面對去包容還是逃避?這自然是另一層次的事情了。如果可以衝破困局,自然可以借著感情優化生命。